这是哪里?我不是已经被炸得粉身碎骨了吗?

    当沈浪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处在完全陌生的环境。

    他躺在一张柔软的雕花大床上,周围的一切都是富丽堂皇。

    雕琢考究的红木桌子,精美的银质烛台,柔软的羊毛地毯,这些细节无不显示这是一个豪富之家。

    最关键的是,这个房间内的一切都是古色古香,没有一点现代地球的家居风格。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衫,是上好的丝绸,但款式绝不属于现代地球,更像是电视剧中的古装。

    床边上有一面大镜子,并不是非常清楚,应该是一面铜镜。

    沈浪努力起身,鼓起十分的勇气朝着镜子看去。

    这不能怪他,自从毁容之后,每一次照镜子他都如同做噩梦一般,自己都会被吓到。

    看到镜子里面的面孔,沈浪先是惊愕,然后泪流满面。

    这张脸虽然憔悴苍白,但是却俊美无匹,甚至和沈浪毁容之前有八九分相似。

    沈浪确定了一件事。

    他穿越了,他的灵魂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穿越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男子身上。

    久违了,帅气英俊的脸庞。

    沈浪几乎有些贪婪地望着镜子中的面孔。

    上天竟然真的给了他新生,竟然真的让他恢复了俊美的面孔,哪怕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太好了,反正父母离去之后,他对现代地球的就没有什么眷恋了。

    能够获得新生的感觉赞了!

    而且一穿越过来,就已经满足了沈浪一半心愿,恢复俊美之面孔!

    哪怕这个身体实在有些柔弱,而且病怏怏的。

    剩下另外一半心愿,就是能够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女来躺下的容华富贵生活了。

    就在此时,一团复杂的信息涌入了他的脑海,这是属于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

    这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

    熟悉是因为这里非常像是中国古代,而且也有类似的文化,用同样的文字,相似的人种。

    陌生是因为这里不是地球,版图是不一样的。

    这个世界有四书五经,中华上古先贤的那些著作,中华文明的根基仿佛都有。

    但是中国的朝代一个都没有,没有秦朝,没有汉朝,没有晋朝等等……

    这一点很奇怪啊,版图不一样,朝代不一样,却有一样的文化起源。

    沈浪搜索脑子中的记忆,这个世界的历史曾经出现过大涅灭。之后文明再一次重生,这些书籍被整齐挖掘了出来,成为这个世界文明复兴的伟大钥匙。

    所以,四书五经之类的书籍在这个世界,甚至拥有更加崇高的地位。

    不仅如此,这个世界是有武功的,个人武力远比中国古代更加发达。

    此时,沈浪所处的朝代被称之为大炎王朝。

    这是一个庞大的帝国,换算之后疆域超过一千四百万平方公里,几乎超过了中国古代任何一个朝代,包括元朝在内。

    这个朝代也和中国古代不同,除了一个中央帝国之外,周边还环绕着许多诸侯国。

    是诸侯国,不是藩属国,类似周天子和天下诸侯的关系,但是这个中央帝国又比周室强势许多,这些诸侯国全部奉炎帝为真龙天子。

    而且单纯文明程度而言,大炎王朝远胜中国的春秋战国,大致和唐宋相近。

    ……

    沈浪现在所处的国度,就是南方的一个大诸侯国,越国!

    越国拥有三个行省,四十五郡,面积超过三十九万平方公里,人口一千多万,商业发达,民风犀利,武道昌盛。

    宁氏家族,统治越国已经超过四百年之久。

    沈浪所在的地方便是越国的天南行省,怒江郡,玄武城。

    他穿越这个身体原主人的名字,竟然也叫沈浪。

    关键是两个人的长相竟然有七八分相似,这应该不像是一个巧合,究竟是何等复杂的原因,此时完全不得而知。

    但阅读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之后,他只觉得这个异世界沈浪,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喜剧。

    ……

    沈浪出生于玄武城,寒水镇,枫叶村。

    他家是外来户,在沈浪两岁多的时候才来到枫叶村。

    父母是最普通的自耕农,整个怒江郡山多水多田少,沈浪一家一家四口加起来也只有区区两亩田地,两亩山地。父母都非常勤奋,但一年所产连温饱都勉强。

    尽管出身农家,而且他还不是家中独子,但从小到大父母对他非常宠溺,舍不得骂舍不得让他干活。尽管家里穷得叮当响,但父母还是将他送去读书,所以从某种意义上他还算是一个读书人。

    不过他的书读得是相当差,念了十年书,加起来认字不超过一千个。

    不是因为懒,他反而非常勤奋,成绩差是因为智商太低,够不上脑残的级别,大概和《阿甘正传》里面的阿甘一样,言语温吞,表情呆滞,反应迟钝。

    除了俊美的面孔之外,他几乎一无是处,在方圆几百里内都是废物的代名词。

    而他弟弟沈建是个破落户,习武几年一无所获,现在已经沦为一个彻底的泼皮,当然做流氓也可以发家,但他这个弟弟做不了坏人,每天就是在外面瞎混,哪怕在泼皮中也是炮灰级。

    父母渐渐年长,家中每况愈下,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真正家徒四壁。

    今年他满十八岁了,进镇学读书已经整整九年,但学问依旧很烂。和他一起上学的同窗有的甚至已经考上功名了,而他依旧在启蒙班,每天都和一群十岁的孩子一起上课。

    这相当于别人都上大学了,而他连小学都没有毕业。

    这完全是寒水镇学堂之耻,哪怕父母弟弟拼命在外面赚钱给他付学费,镇上学堂的老师也不愿意教他了,因为他实在是太笨太蠢了,朽木不可雕也。

    于是,他被赶了出来。

    如今他已经成年了,好歹也算是一个劳动力,若回到家中务农也不是活不下去。但从小到大父母太宠溺他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几无缚鸡之力,连砍柴都不会更别说干农活了。

    于是回到家后,他就天天拿着木棍在门外泥地上写写画画,每日在家吃白食。

    父母没有嫌弃他,依旧对他嘘寒问暖。弟弟尽管是一个泼皮流氓,但也待他极好,天天在外面鼻青脸肿回来赚几个铜元,养着他这个废物哥哥也没有怨言。

    当这些记忆画面浮现的时候,沈浪的身体觉得一阵阵窝心。

    这个身体的主人智商不好,所以很多事情不懂。

    因为白米贵玉米贱,所以家中收获了稻米之后就去卖了换回了玉米,唯独留了他一个人吃的白米。

    小时候沈浪每顿吃白米饭,父母和弟弟就只能喝玉米粥。父亲偶尔在山上猎了一只野兔,会拿去街市卖钱,但每次都会留下一只兔腿,只让沈浪一个人吃,弟弟沈建一边流口水一边干巴巴扒着碗里的玉米饭。

    父母真的很偏心啊,把沈浪这个低能儿当成宝贝一样疼爱,弟弟沈建就如同野草一般。

    而且从小到大因为沈浪智力地下,所以经常有人欺负,弟弟沈建为了保护他,不知道跟别人打了几架。

    真是幸福温暖啊。

    所以记忆到现在目前为止都很美好,哪怕家里极穷,但真的很幸福。

    不过,既然沈浪穷成这个样子,那为何此时住的房间如此华贵呢?

    因为她娶了一个超级有钱的妻子,准确说他入赘到了一个豪富之家。

    ……

    注:把我放进书架,好好养成吧,谢谢阿弥陀佛圣恩无限的万币打赏,谢谢。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