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这样的局面,对叶千狐来说,是计划破产的烦闷感,而且这种局面对他的长远利益是有损害的。

    但既然玩砸了,那就不玩了,叶千狐现在想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弄死天启,以及杀光下面那些不争气的蠢货!

    然后,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要走人了。

    可是对于查尔斯他们来说,情况就更加糟糕,很关键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是变种人,他们必须站在变种人的角度去思考,而叶千狐却不然。

    万磁王想的还算是简单一点,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也不想对自己的同类动手的,然而他们站错队了,那么最仁慈的做法就是给他们最干净利落的死亡,你看,多简单,甚至比叶千狐的思考方式都要省事。

    查尔斯却需要考虑更多,不论结果如何,因为眼前大量变种人站在天启这一方,那么这一战之后,普通人和变种人之间本就称不上友善的关系就必然会继续恶化。

    没错,因为他现在还没能知道的原因,关于这一场战斗的全球直播被停止了,可是所有参与到这次战斗的士兵都知道他们的敌人是变种人,他们背后的指挥者也会知道。他们不会考虑这些变种人是不是受到了天启的蛊惑,只需要记住此刻发生的结果就足够了。

    变种人为什么会受到普通人的地抵制?并不只是因为他们的不同,还有他们的能力。他们自身便拥有的能力,可比流落在平民手中的枪支更加可怕,这意味着他们有伤害其他人的能力,变种人本身的存在于许多普通人的眼中就是一种威胁。现在倒好,他们真的把可能的威胁变成现实了。

    然而这还没有完呢,得罪了普通人之后,还要继续得罪变种人这个群体,即便他们也是其中的一员。

    “未来的麻烦,留给未来去解决。”看着查尔斯皱眉的模样,叶千狐轻易就能够想到老人在顾虑什么,淡淡地说道。

    查尔斯是善良,不是圣母,他从来都不喜欢用最终的暴力手段,可不代表他真的从来不会采取暴力手段,要不然x战警是做什么的,他的x战警,说到底就是一个暴力团体。

    查尔斯和万磁王还是不同的,幼年到青年生活的环境,让他看到了太多普通人的社会中美好的一面,所以在努力维护变种人的同时也对普通人存在着善意。

    所以他所领导的x战警一直站在相对中立的位置,变种人搞事情就打变种人,普通人搞事情就打变种人。

    而这一次,显然是下方他的那些同类做错了,之前通过心灵感应的方式去观察这场战斗,让查尔斯也找不到为那些变种人开脱的理由。其实查尔斯已经做出决定了,那就是开战,站在普通人的军队这一方,去对抗那些变种人。

    听到叶千狐也不知道该不该算是安慰的话,查尔斯无奈地说道:“可我们也不能把所有人的责任都推脱到以后,但你说的对,尽量弥补吧。”

    查尔斯当然要感到无奈了,尽管做着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但这下要真的两边不讨好了。因为那些变种人,普通人这边已经得罪了,他们的参战也只能说是尽量弥补一下,无法确定能够有多少效果。而他们对下方如此之多的变种人开战,那么其他不知情的变种人会怎么想?认为泽维尔学院成为了普通人的鹰犬都不是没有可能。

    “汉克,尽量维持飞行轨道平稳,我先去抓一个人。”叶千狐从机舱中的座椅上站起身,对独自驾驶着飞机的汉克说道。

    他之前的时候还在怀疑是夜行者在全球范围内带着变种人来到开罗参战,那么现在几乎就已经可以说是确定了。

    能力的原因,他对空间的波动非常敏感,而空间穿梭这种事,就算是已经很小心,在他的感知中,其实也和黑夜中丢下了一颗闪光弹一样明显,刚一出现就被他捕捉到。

    第一次捕捉到那个明显是离开的空间波动,是在几分钟前,他们正在借助查尔斯的能力观看战斗的时候。

    即便只是稍纵即逝,但叶千狐已经记住了那种感觉,在和查尔斯他们说话的时候,便一心两用地在分析对方能力使用过程中的空间反应。

    夜行者的能力很不错,可在叶千狐的面前,他稚嫩的就像是一个幼童。

    对汉克吩咐一句,叶千狐不再说什么,隔着舱壁安静地看着远方金字塔的方向,明显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段等待并不漫长,实际上,也只不过是在几次呼吸之后,没有提醒,叶千狐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机舱之中,之间根本就没有间隔,叶千狐的身影同时出现在金字塔侧上方的天空之中,双眼紧盯着某处虚空,右手呈爪状闪电般朝着前方的虚无抓去!

    “给我滚出来!”

    一声低呵在空气中炸开,叶千狐右手仿佛生生撕碎了一道道柔性的屏障,伴随着空间的剧烈波动,那里的光线传播都已经变得扭曲!

    右手抓向的地方,本该什么都没有,但是在他出手的下一刻,手指之间蓦然捏住实物,一连串人影生生被他从虚空之中扯出来。

    夜行者,这个有着蓝色的恶魔外表的瘦弱变种人,眼中写满了惊骇,他甚至都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到来自咽喉的剧痛,仿佛被铁钳卡住,让人几乎在被抓住的瞬间便放弃了挣脱的想法,因为那根本就不可能。

    之后便是恐惧,远程瞬移在最后的阶段被人强行终止,以最粗暴的姿态将他从瞬移的状态中打落!

    他只是在使用瞬移这种能力,可叶千狐,却早已经研究清楚瞬移这种能力背后涉及空间的本质!

    被从瞬移状态终止的,不仅仅是夜行者,还有他这一次带来的三个变种人,三个全都很年轻的变种人,一看就是那种稍微被忽悠一下就能热血上头的年纪。

    就像是搬家的刺猬一样,从夜行者开始,几个变种人一个连着一个来进行这次远程空间转移,而现在也因此直接被叶千狐从空间中扯出来一串。

    平淡地扫了一眼比夜行者更加迷茫的三个年轻变种人,第一次进行瞬移的他们,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一眼扫过,叶千狐就失去了兴趣,淡淡的空间波动在抓着夜行者的变种人手腕处扫过,随即右手依旧捏着夜行者的脖子,轻描淡写地压制对方的能力,强行将他带离这处空间。

    天空中多了三个惨叫着的自有落体,而且其中一个叫声尤为凄惨,手腕处整齐断开的切口处喷洒的鲜血,无意间给天空渲染了一抹很快便消逝的血色。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