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这些也许都是你伪造的!”狐狸挣脱叶千狐捏着他下巴的那双手,但此时的模样却更像是垂死挣扎。

    叶千狐嘴角带着和煦的笑容,“何必这么固执呢,你会相信这一切的,我会让你看到真相。”

    他的笑容在狐狸的眼中无比寒冷,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神中已经带上了几分恳求的意味,她对叶千狐口中的真相感到恐惧。

    叶千狐从背后拥着狐狸,双手探到狐狸的前方摆弄着自己的手机,从里面找到一个视频文件,“喜欢看电影吗?”

    狐狸已经没有注意到,叶千狐现在的姿势其实很容易被她反击,甚至可能一举杀死叶千狐。然而这些现在对她都不重要的,她只是看着叶千狐手指轻轻打开那个视频文件。

    一个身形狼狈,看起来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残酷战斗的年轻人冲进兄弟会总部的图书馆,他环绕着图书馆大声吼叫着斯隆的名字,狐狸能够看到他眼中的愤怒与仇恨!

    在年轻人的周围,隐藏在暗中刺客忽然现身包围了他,用他们手中的枪指着那个苦笑着的年轻人。

    这些现身的刺客中的每一个人,狐狸都能够叫出他的名字,而“她自己”则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看到自己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狐狸下示意的就要看叶千狐,却被他脸贴脸制止了她转头的动作,他能够想到狐狸此时的惊疑,但只是平静的说道:“继续看!”

    斯隆出现在图书馆中,背负的双手中拿着一个很大的文件夹,他缓步走出,看向中间的年轻人,他似乎永远都是这么的镇定自若。

    “我父亲不是叛徒”,年轻人穿着粗气从外套里拿出了一块布片,和叶千狐刚刚向狐狸展示的一模一样。

    “这是个杀人命令,而目标就是斯隆!”

    年轻人把布片仍在桌子上,身体有些摇晃地看着斯隆,“你说过什么?是个名字,是个目标,我不想要他死,是命运要他死!”

    “命运要你死,他无法接受,所以他开始伪造一些目标来图利。我父亲得知了这件事而决定与他对抗,而你就利用他的儿子,去杀死自己的父亲!”

    “你不是命运的刺客,斯隆,你只是个能让子弹转弯的坏人。”

    年轻人说完对着斯隆举起手枪,但是却被“自己”一枪打伤拿枪的手,狐狸看着视频中的自己问道:“是真的吗,斯隆。”

    “事实是这样的”,斯隆走到枪匠前面,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递给枪匠,“你的名字出现了。”

    枪匠接过那张纸,不可思议的看着上面自己的名字,斯隆则走到“自己”的面前,递出另一张纸,“你的名字出现了”。

    “你的名字出现了!”

    “你的名字出现了!”

    “你的名字出现了!”

    这一句话如同噩梦般一次次响起,每一次都代表,他们中的一个人已经成为了命运眼中的该死的人。

    “这房子里的所有人,如果当时我没这样做,你们都已经死了。我救了你们的命,看看现在的我们,比以往更强大,用我们的能力改变历史,我们自己决定目标,将权利分配到需要的地方。”

    “这是强者生存的世界,弱者只能死去。”

    斯隆背负双手,环顾着所有人,道:“如果你们认为必须完全遵守兄弟会的规章,那请你们举起枪,放进自己嘴里,然后扣下扳机,这是韦斯利想要的。”

    “否则,杀了这他妈的混蛋,让我们把兄弟会带上前所未有的高度,一个只适合神的高度!”

    斯隆离开了,留下等待选择的他们。

    曾经无比熟悉的斯隆,此时在狐狸的眼中如同一只魔鬼,他用死亡和利益蛊惑着所有人,所有本该正义的人!

    叶千狐关闭了视频,用如同"qing  ren"间低语的姿势说着对狐狸残酷的话语。

    “这个年轻人叫做韦斯利,他是十字架的儿子,唯一的一个十字架不可能杀死的人!”

    “在不久之后,刚刚你看到的一切就会开始出现。你们用谎言欺骗了他,训练他,让他去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

    “现在,福克斯,你来告诉我,你和麦克斯·佩特里吉有什么区别?”

    “杀了我吧!”狐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生硬的说道:“请杀了我吧!”

    对于信仰坚定的人而言,信仰崩溃比死亡更加恐怖。

    曾几何时,狐狸坚信自己为命运而战斗,为了让更多人不像曾经的她那般痛苦而战斗。然而,现实却狠狠地敲碎了她所有的梦想,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成为了将痛苦带给别人的人,一种曾经她最痛恨的人。

    她杀人的依据不再是命运的选择,而是出于斯隆的谎言,她甚至不敢去想,这些年中,她究竟已经杀死了多少本不该死去的人。

    “我请求你,杀了我吧!”

    她不敢回答叶千狐的问题,只是近乎卑微的请求他杀死自己。

    她不敢回答,因为,在她的心里已经给出了答案,她和麦克斯·佩特里吉没有区别,和那个在她面前烧死自己父亲,在自己的脖子上烙印上他的名字的那个恶魔,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都是别人眼中的罪犯罢了!

    单纯的信仰破灭,只会让狐狸坦然赴死。就像是她在电影中做到的,在图书馆中,其他人全都选择加入斯隆的时候,狐狸用堪称惊艳的一枪杀死了所有人,当子弹环绕一周回到她的身体的时候,她脸上一直带着坦然的笑容。

    真正让此刻狐狸如此脆弱,如同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一般的,正是叶千狐反复提到的那个名字,麦克斯·佩特里吉。

    孩童时期是狐狸会美好的时代,但是麦克斯·佩特里吉却让它变成了狐狸的恶梦和最深的伤感。信念的打击会让放弃生的愿望,但是她依然可以坚强。唯有曾经痛彻心扉的回忆才能够彻底击碎她的坚强,将她最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

    尤其是在叶千狐的诱导下,她渐渐发现自己或许和那个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时候,痛苦与绝望如同望不到边际的黑暗将她彻底包围。

    叶千狐依然保持着从后面拥抱狐狸的姿势,下巴撑在她的肩膀上,微笑着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杀了你,不是太可惜了吗。而且,你难道不想知道我又在这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吗?”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