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混蛋,真不知道你哪来的体力,真怀疑你是不是一个机器人。”

    后半夜,客厅靠近阳台的位置,叶千狐坐在一张椅子上,劳拉坐在他腿上,两人都只穿着浴衣,没有干的头发证明他们才刚刚冲完澡。

    劳拉舒服的躺在叶千狐的胸口,手指在他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上划动,似乎想要分辨这下面是不是钢铁一样。

    虽然现在已经是后半夜,却也不觉得冷,只是感觉到夏日难得的清凉。阳台那里,窗帘被外面吹来的风吹动,不时露出外面的明亮的半月和越发灿烂的星辰。

    也正是今晚的月光和星辰,难得的吸引了劳拉身体中的浪漫因子,和叶千狐折腾了大半夜之后,冲洗过身体的汗水就拉着叶千狐回到客厅里,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隔着薄薄的浴衣,叶千狐感受着劳拉身体的曲线,刚刚消散的欲望再次被引动,双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体抚动。

    劳拉翻了个白眼,却没有拒绝叶千狐,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这家伙,脑子里就只剩下欲望了吗?”

    “这是生物的本能。”叶千狐轻吻了一下劳拉的耳垂,理直气壮的说道。

    说话间,叶千狐的右手再一次灵活的解开了劳拉浴衣的腰带,然后找到那处挺翘的山峰,肆意把玩。

    “给我说一下其他的世界吧,有什么特别有趣的世界吗?”劳拉在叶千狐的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很感兴趣的问道,不过,叶千狐却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压抑的颤动。

    “那就有很多可以说的了”,叶千狐也没有了去休息的意思,索性把他经历的这几个世界说给劳拉听。

    生化危机世界的丧尸横行,世界毁灭。铁血战士的各种习性还有科技,他们的那个外星狩猎场。刺客联盟中神奇的命运织布机还有会拐弯的子弹,以及刺客信条世界,刺客和圣殿骑士持续几个世纪的战争。

    或许是年代不同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叶千狐发现,这些电影在劳拉的世界中都没有出现,那些世界中种种神奇的事情自然对劳拉充满了吸引力,尤其是被叶千狐这个“亲历者”所讲述,劳拉忽然觉得,叶千狐这种能够穿行在不同世界的能力真的是一种对冒险者最好的恩赐。

    当然,叶千狐可没有不知死活的说之前几个世界中的那几个有纠葛的女人,找死也不带这样的,相关的东西他都是尽可能的一笔带过或者直接忽略不计。

    不过,以劳拉的聪明不会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但也明智的主动忽视的这些事情。

    “你说的那个生化危机世界,我听得出来,你很看重那里。”心中憧憬了一阵,劳拉说道。

    叶千狐也不隐瞒,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没错,那个世界已经经历了一次真正的世界末日,往日的一切秩序和条条框框都失去了作用,所以,我准备彻底占据那个世界,就当我的后花园吧。”

    “不得不说,你预想的这个花园还真是够大的。”把一个世界作为自己的后花园,如果是从他人口中说出,劳拉绝对会以为对方是疯了。

    不过,劳拉皱了下好看的眉头,道:“听你之前的描述,那个世界到处都是择人而食的丧尸,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保护伞公司,你的计划想要成功,并不容易。”

    叶千狐承认劳拉的担心,道:“丧尸还只是小问题,至少保护伞公司已经研发出了针对的抗体,可以通过空气传播,通过一些方法可以扫清整个世界的丧尸。”

    “不过,保护伞公司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即使他们有点玩脱了,他们所保留的力量依然不是单独的几个人就能够对抗的,我有了一些准备,但是当我回到那个世界,还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决定到底该怎样做。”

    两人又谈论了一会保护伞公司的事情,叶千狐结束的这个话题,继而说道:“明天我们去哪,还是希腊,或者换一下其他的城市,比如巴黎?大家口中的浪漫之都,我倒还真的没有去过。”

    劳拉不屑的哼了一声,“巴黎,法国人的城市有什么好的,那座虚荣的城市只会让人堕落。”

    “呵,都说英国人和法国人互相看不上,看起来还是真的啊。”

    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虽然英国和法国的联系越发紧密,但是双方在情感上的偏见却依然那么明显。

    法国人觉得英国人呆板保守,对英国人的饮食更是诟病不堪,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令人喜欢的邻居,就连德国都比英国要好太多了。

    当然,对于英国的饮食这一点,或许也只有英国人会觉得自己的食物还不错。

    而英国人更是对法国人没什么好感,在他们的普遍印象中,自高自大,拒不认错,生性散漫,等等等等,这都是他们眼中的法国人形象。对于法国人喜欢的蜗牛和青蛙,英国人更是感觉到令人生呕。

    “那你有什么建议?”叶千狐没再提法国的事情,他对巴黎又没什么执念,干脆让劳拉这个地头蛇决定吧。

    劳拉把附在自己胸前揉捏的大手拿下来,抓在手里让它老实下来,没有多想便说道:“我知道几个不错的猎场,我们可以去打猎,猎狐就挺不错的。”

    英国人似乎很喜欢打猎这个运动,猎狐曾经更是风行一时,只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猎狐已经被明令禁止。不过,这种事也不可能真的因为法令就完全消失,有需要自然就会有相应的服务,这种事有太多的例子了。

    不过,为什么非要是猎狐呢。

    也不知道劳拉是不是故意的,劳拉刚说出自己的提议,叶千狐干脆地道:“换一个吧,不可能只有猎狐这一个选项吧?”

    劳拉愣了一下,一时不明白叶千狐为什么这么抗拒,很快她想到了对方的名字,翻身起来跨坐在叶千狐腿上看着他,左右手臂搭在叶千狐的肩膀上,轻笑着问道:“嘿,一直想要问你,叶千狐这个名字代表什么意思?”

    叶千狐说道:“从字面上来讲,就是一千只狐狸。”

    “一千只狐狸,是形容你的狡诈吗?”

    “不,我觉得是想要让我听起来,狐多势众。”

    “呵呵。”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