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峪河水面上骤然间爆裂开来,叶雪城的身影从水中冲了了出来,这条河算不上什么特别深的河流,最深之处也就二十尺左右。

    墨鳞在叶雪城的本命宝剑银宝连绵不绝的攻击下,根本没法逃走,而且在本命宝剑紫宝的帮助下,快速的向他接近。

    正所谓:狗急跳墙,兔急咬人!

    墨鳞被叶雪城逼急了,立刻化作人形,提着月牙短枪转身与叶雪城厮杀到了一起。

    在水中交手数招之后,墨鳞惊喜的发现,那土地神完全是虚张声势,实力也就那样,顿时熄了逃跑的念头,全力与叶雪城战成一团。

    叶雪城故意卖了个破绽,假装受伤败走,冲出了浊峪河,那墨镜昨晚上差点被叶雪城剁了,今日叶雪城又来水府袭杀他,仇恨结大了,岂会答应叶雪城就这么逃走。

    在叶雪城冲出浊峪河的同时,那墨鳞也提着月牙短枪追了出来。

    在浊峪河面上,叶雪城将踩银宝,凌空而立,那墨鳞却是直接踏在波涛战台上,好不潇洒!

    “小土地,你不是要杀我吗?那你别跑啊,我就站在这里,等着你来杀我,你干的最蠢的事情就是,竟然敢在水中与本大王交手。”墨鳞叫嚣着道。

    那墨鳞拥有龙族血脉,本身又是水妖,在水中的战力可以提升一倍。

    “爷爷今天没吃饱,我们明日再战!”叶雪城用法力逼出一口逆血,闷声道。

    墨鳞看到叶雪城吐血,顿时眼睛一亮,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向墨鳞这种为了提升实力,转门吃小孩心脏的妖魔,岂会不懂。

    “这么蹩脚的理由,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手中的两把宝剑不错,送我一把,我就饶你一命。”墨鳞贪婪的望着叶雪城手中的本命宝剑,冷笑着道。

    “不可能,墨鳞你不要欺人太甚。”叶雪城断然拒绝,愤怒的道。

    “拒绝了,那好,干掉你,那两把灵器宝剑都是本大王的。”墨鳞残忍的道。

    话落,墨鳞举着月牙短枪扑向叶雪城,手中月牙短枪挥舞的如风车般,狂风暴雨般攻向叶雪城,叶雪城赶忙提剑抵挡。

    墨鳞就站在波涛战台上战斗,与在水中没什么区别,依旧是增幅一倍战力,叶雪城在交手数十招之后,再次喷出两口逆血,这让那墨鳞的自信心完全膨胀。

    叶雪城觉得差不多了,假意拼死爆发,一剑劈开那墨鳞,然后转身便逃。

    “想逃,没门,留下宝剑!”墨鳞兴奋的叫嚣着道。

    两人,一追一逃,一路上多次交手,叶雪城的抵抗是越来越弱,那墨鳞终究是没脑子的妖怪,完全被胜利冲昏了头,一心向着得到叶雪城的两把灵器宝剑。

    就这么打打停停,离那浊峪河是越来越远,等到距离那浊峪河百里的时候,叶雪城竟然仿佛不死小强般,还在抵挡,一路上都不知道吐了多少口血了。

    墨鳞就算是再傻,也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顿时心中闷声了退走的念头。

    叶雪城看到那墨鳞想逃,岂会让他得逞,他为了将墨鳞引到远离那浊峪河的陆地上,浪费了多少口血液,费心劳神的演戏,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在水中他终究缩手缩脚,发挥不出全部战斗力。

    骤然爆发的叶雪城,仿佛化作了人形凶兽,猛的扑到那墨鳞近身,属于他自身领悟的近身搏命剑技被他使出。

    每一招每一式,都冲着那墨鳞身体的致命处招呼,那墨鳞要不是身上的二品灵器乌金甲抵挡,早就身首异处了。

    惊剑诀――惊慌失措!

    叶雪城的花费为意识海深处沉沦万年,看破人世七情,创出的,被叶雪城首次在对敌的时候使出,正好契合那墨鳞此时的心境。

    一缕无形无影的剑光一闪而逝,斩中了那墨鳞的头颅,剑光本来属于以叶雪城如今的实力,根本使不出来,那可是能够重创渡劫期存在的招式。

    结果,叶雪城借着他自创剑诀的威力,竟然劈出一缕剑光,刹那间,叶雪城丹田气海中三个元婴中蕴含的法力,消耗了整整三分之二,意味着这样的攻击,叶雪城如今的实力,最多能够使出一剑。

    咔嚓!

    那墨鳞的法力眨眼间见底,身上乌金甲形成的护身灵光被那缕剑光,撕开了一丝裂缝!

    “啊,你不要过来,你不能杀我,我的父王是蛟龙王,他可是拥有天仙初期修为,你敢杀我,你也活不成。”那墨鳞仿佛疯了一般,惊慌不已的尖叫道。

    叶雪城杀那墨鳞的心非常坚定,虽然对那天仙实力的蛟龙王忌惮不已,但是不代表他会放过那墨鳞。

    墨鳞的心神被他的惊剑诀蕴含的意境侵袭,此时完全失去了抵抗之下,正是诛杀他的好时机。

    叶雪城用法力控制着紫宝首先化作紫光,直刺那被撕开的裂缝,而他自身提着银宝,紧跟着直刺那墨鳞的眉心。

    完美无瑕的攻伐,结果就是叶雪城一剑刺入了那墨鳞的眉心,剑罡肆虐,毁去了那墨鳞的头颅,紫宝同时裹挟那墨鳞的元婴带了回来,被叶雪城随手收到了储物袋中。

    “小土地,你胆大包天,竟然敢真的杀我,你也活不成,你死定了!”那墨鳞的妖魂从他的体内冲了出来,怨毒的望着叶雪城,诅咒道。

    “很抱歉,我不干土地有几天了,别乱叫,你吃那些小孩心肝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一天,残杀凡人,十恶不赦,当魂飞魄散。”

    叶雪城心智如刚,岂会害怕一个妖魂的威胁,随手一弹,一缕剑罡飞出,轻易撕碎了那墨鳞的妖魂。

    彻底将那墨鳞击杀之后,叶雪城当然是毫不客气的将那墨鳞的一切宝物,据为己有,二品灵器乌金甲,三品灵器月牙短枪,以及那墨鳞的储物腰带。

    这条储物腰带与那乌金甲一般颜色,毫不起眼,差点就被叶雪城遗漏,幸好他这人一向是雁过拔毛,糊里糊涂之下,发现了这条拥有五十尺立方的空间的储物腰带。

    叶雪城当然是立刻鸟枪换炮,立刻将那储物腰带换上,将那乌金甲与月牙短枪扔了进去,然后赶紧向着那一浊峪河赶去。

    叶雪城使用神通,赶到浊峪河岸,轻车熟路来到那墨鳞的水府,将那水府的水妖使用神道法术诛杀了个干净,然后搜刮一遍之后,带着那疑是孟石头媳妇的妇人离开了那水府。

    走的时候,叶雪城有意使用神道法术,一把火将那水府给点燃了。

    是天下土地的专属神道法术,完全可以用来混淆视听,扰乱那蛟龙王的判断。

    蛟龙王可是天仙修为,不管那墨鳞知道他老爹的实力是否确切,叶雪城就算是遇到地仙都打不过,哪敢去与天仙扳腕子。

    叶雪城将那妇人送回家中之后,使用幻瞳,催眠了孟石头一家,让他们忘记了遇到他的一切信息,然后翩然离去。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