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扮还行,不是很丑。”

    沈靖寒打量了陆泽一眼,娱乐圈与时尚圈是不可分割的,作为一名混迹娱乐圈的老人,沈靖寒承认陆泽梳背头是让人感觉到舒服的。

    “那我之前的造型很丑吗.......”

    陆泽把遮阳板拉下来,照了照上面的镜子,他还真没感觉出来有多大的差别,毕竟他还没有学过时尚圈人士的模拟课程,只是感觉梳背头比往常精神了点。

    “你的视力有问题吗?没事少打点游戏,唉,以后得给你配个造型设计师了。”

    陆泽没在意,拽了一下座椅的长短,让腿能更好的放松开,靠在椅背上闭目眼神,玛莎拉蒂而已,又不是没坐过。

    “剧本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算ok吧,现在写了八九万字的小传,初步熟悉了一下角色的性格特征,还好,难度不算太大。”

    沈靖寒没有再过问,之前她就已经知道了陆泽在乾世嘉面试时,演技得了最高的分数,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也算放心,挑起了另外一个话题。

    “酒量怎么样?一会能喝点?”

    “还好吧,喝多了我酒品也还不错。”

    陆泽不怕自己喝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酒品不差,喝多了最多就是闭目养神,直接睡在酒桌上,不会满嘴胡咧咧。

    这点很重要,喝多了顶多被人嘲笑酒量不好,出不了大事,但酒品不好出了洋相肯定会被人笑话,这都算好的,万一喝多了嘴再松点,平白无故惹了人,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魔都的晚高峰自然不用多说,那是能多堵就有多堵,两人在车上话语也不多,偶尔说句话,然后就没了下文。

    陆泽刷着手机,给妹妹发了条微信,她现在还在记刚才打电话只说了半句话就被陆泽骂滚蛋的仇呢。

    道路畅通时开十五分钟就能到的酒店硬是开了将近一个小时,两人下车时已经六点半了。

    门童对两人说了一声欢迎,两人进入大厅,沈靖寒把包递给了陆泽。

    “我去下洗手间,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她去了卫生间,陆泽就闲的无聊四处张望一下酒店的装饰,这个酒店的大堂并不土气的装饰成金碧辉煌的样,相反是选择了相对沉稳的褐色木质主体,只有角线用了金色的金属板连接,使其有种低调奢华的感觉。

    堂中有木质香料燃烧的味道,但没有大鼎立香,让人闻到心神安定又没有香火燃烧时的浮灰带来的不净感。

    两旁有展示桌上面摆放着瓷器和仿制的青铜器皿,墙壁上挂有山水画,带有浓郁的华夏风格,整体造型让陆泽颇为喜欢。

    就连大堂摆设的供客人休息的座椅都是仿古的木质长椅,坐上带有黑色的皮革提高舒适性,茶几上摆放的茶具目前还没有客人动。

    望向大堂的天花板,吊顶很高,上面绘有壁画,但吊灯的款式是昙花灯,虽然漂亮但总感觉过于浮夸,换上朝下三层木质的明黄色吊灯不会打破原本的明亮,而且也更为贴合整个大堂的搭配。

    陆泽看着装饰,找出了一系列缺点与优点,忽然思维停顿了一下,脸色变的有些复杂。

    “好了,咱们走吧。”

    沈靖寒从洗手间出来,接过陆泽手上的挎包,陆泽也点点头,两人上了电梯,陆泽的表情很正常,但沈靖寒没有看到的是陆泽有些颤抖的手。

    通知了一下服务生是哪个厅,由服务生带着走到门口,推开门,里面坐着六个人,目前只上了冷盘,还没有动筷子。

    “程哥,抱歉抱歉,路上有点堵,来晚了,别见怪啊。”

    “哪能呢,靖寒你这话说的见外了,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说这话我可不愿意听啊,快坐,就等你了。”

    “那我就不说什么见外的话了,高总、冯导、张先生你们也在啊,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手下的新艺人陆泽,陆泽,快跟几位打个招呼。”

    程渊跟沈靖寒轻轻拥抱了一下,看样子两人的交情确实不错,陆泽赶紧上前跟其他人握手打招呼,对于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不多问,也没人告诉他。

    陆泽主动坐在菜口,也不用别人提醒,沈靖寒坐在他的旁边,放下包,端起桌上的小酒盅又站了起来。

    “这杯酒呢,我敬各位,晚了一会真是抱歉,我一个女人家家酒量也不高,大家也别见怪。”

    说完,酒盅对嘴,一饮而尽,空杯对着众人亮了亮,然后重新坐下。

    陆泽没说话,这些话沈靖寒适合说,但不代表陆泽就能说,他就直接做了表态,三两半的直升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左手握住杯体,右手食指和中指抵住杯底,一口干了,然后杯子朝下晃了晃,放好,对众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嗨,靖寒你犯不着这样,陆泽是吧,年轻人不用这么冲,等你像我这么大岁数你就知道难受咯,快吃点东西缓一缓。”

    说的都是漂亮话,不然没等沈靖寒和陆泽喝,就该有人拦着了,不过这么一下气氛是热烈了许多。

    这下也开始上热菜了,等菜全上齐了,由刚才那个高总带头,大家一块提了一杯,众人用的都是酒盅,而陆泽用的是酒杯,也没人拦着,可见地位。

    白领模拟课程中,这样的酒局陆泽经历了太多太多,几乎每天都在重复这样的事情,心里也不觉得恼怒,毕竟在座的各位,不说地位,就连岁数也至少比陆泽大两轮。

    其他人吃吃喝喝,沈靖寒跟他们聊的话题也不少,可以看得出来沈靖寒的在他们心里也是有一些“分量”的。

    陆泽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似乎他们之间都很熟,互相聊着自己与对方的家庭和子女,这是中年人酒局的主要话题。

    什么他家儿子找的女朋友他不满意啦,他家的女儿早恋啦,当哥哥找人把“女婿”揍了一顿啊,家里媳妇最近在做什么生意啊。

    这种话题沈靖寒也参与了进来,谈论着她的女儿,但有意思的是,众人都没提沈靖寒的丈夫,似乎故意把这个人绕了出去。

    偶尔话题也会回到陆泽的身上,拿陆泽与自己的儿子做了些对比,夸陆泽沉稳啊,埋怨自己的儿子成天出去玩,连顿饭都不愿意跟自己吃啊巴拉巴拉的。

    陆泽也只能笑笑,然后一个劲儿的说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儿子”的一些好话,表达一下现在年轻人的思想,反正都是人家爱听的东西。

    总之这帮人褪去工作上的光环,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就是比较“讲究”。

    “对了程哥,你那个新戏准备什么时候开拍啊?”

    沈靖寒终于把话题引到了今天陆泽来的目的上,陆泽不动声色,轻轻转动玻璃转盘,给想夹菜的人送菜,竖起耳朵听着。

    “目前啊......投资是高总投的嘛,目前资金方面已经到位了,现在正在招演员,和筹备剧组的人手,预计也就是明年三月到四月开拍吧。”

    程渊早就知道了沈靖寒的来意,其他人看沈靖寒带个年轻人来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高总吃了口菜插了句话,但没有什么暗示的意思,这让桌上所有人都把闲聊放在了程渊的新戏上。

    沈靖寒也松了口气,她知道现在剧组已经插了几个人了,但还不敢确定男二是不是真的空着。

    高总如果不说话,那么这个事程渊肯定是不敢谈的,现在既然高总把话题都扯过来了,而且没有话里有话,那么说明这件事还有的谈。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