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姆,你好厉害哦,你的羽毛变成了金色的呢,会烧到人吗?”埃米尔蹲下身子看着趴在地上睡觉的王楚说。

    但是王楚没有理会她,而是装作在一边睡觉,地上有几根掉落的金色羽毛,她捡起几根在鼻子上挠动了几下,王楚忍不住干脆把头埋在翅膀下面。

    “唔……卡姆,你不要这么冷淡嘛。”埃米尔耍赖起来。

    周围的地面上都摆放着食物盆子,大部分都被吃得精光。

    从上一次熔岩退去已经过去了几天,魔法师协会们最终还是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将剩余的熔岩利用河流引走,在河水中慢慢冷却,否则仅仅靠墙壁是挡不住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从那天之后哈吉尔城外的河水就变质了,总会有一股刺鼻的气味飘到城市里,河水不能饮用让整个城市出现了大面积的水荒。

    在普法尔茨城主的提议下军队大量的开凿地下水,希望能度过这个难关,同时鼓励商人多去周边的城市购买水源,但那毕竟是一条河流,养育了哈吉尔城多少年的地方,突然不能饮用对这个城市来说几乎是灾难性的。

    军队开凿的几处地下水源,每天都排满了一大群人,有部队守护着按次序取水;而商人们运送过来水量也要固定价格以免有人用它来牟取暴利。

    而莉雅丝从那回来之后因为受伤已经有几天没去学院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多少产生了裂隙。

    应该说……王楚更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唤兽终究是辅助主人的工具,生活的环境取决于主人的地位以及对自己的态度,可如今莉雅丝还是大小姐,因为尤里安在的关系这个城市里都能够横着走,那之后呢军部的势力总会慢慢减弱,以后只有靠她们自己。

    王楚不想一直过着这样看人脸色的生活,尽管目前的莉雅丝对自己还不错……那都是因为她还是学生,可是以后一旦当这个女孩也要一手撑起路西菲格斯家族的时候,自己会不会也遇到这次这种情况呢。

    没人能够给自己回答。

    他想过自己离开,但是一旦与莉雅丝的距离真正走远了,身体就好像被抽空力量一样,变得很虚弱就好像一个大病的人,随时都可能归天。

    王楚把它归结于契约的力量,或许也是限制唤兽的方式之一。

    也许该是时候找到一个自救的方法了。

    “卡姆,你看。新鲜的麦饼哦,要吃一个吗可好吃了。”埃米尔依旧孜孜不倦的在逗自己开心。

    眼下这几天里,小麦食品可不好找,由于最大的农场费尔德农场被毁加上最近的水源又不能用,面包也被炒到了天价,像路西菲格斯这样的贵族家庭都有意识的减少很多量,普通平民家里更是不敢想象。

    这样下去恐怕要闹饥荒的,王楚想着。

    对于伸过来的食物,能吃的都照吃不误,可不能亏待自己。

    他抬起头来……等等,看着只剩下半截饼干,然后嘴里还鼓鼓的埃米尔脸蛋。

    你不是给我吃的吗?怎么自己吃起来了。

    “喔,卡姆。你终于睡醒了。”鼓囔囔的小嘴说道。

    然后把凑到自己鼻子边上的半截麦饼递到嘴巴。

    “来,吃吧。”看着还有湿润的鼻涕液,王楚忽然觉得这丫头不会被熔岩吓傻了吧,尽管是自己的粘液王楚都嫌弃的撇过头。

    要吃你吃,我不吃。

    “埃米尔。”听到楼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埃米尔立马站起来。

    “姐姐,快上来!”向着下方的人招人。

    是莉雅丝回来,休息了几天后据说今天她已经可以去学院了。

    从这次任务回来之后王楚便没有再变回松鼠的形态,所以也不能再住进房子里,只好选择比较旷阔的房顶居住,莉雅丝还专门给自己搭建了一个大棚子,白天可以遮阳光晚上也能挡风。对于自己不回房间的事情似乎并不是很生气。

    踏踏……

    阶梯的脚步声。

    听上去好像还拿着东西上来。

    “姐姐。”埃米尔跑到楼梯口迎接。

    “卡姆怎么样了?”莉雅丝问道。

    “还是那个样子,不生气也不闹,给什么都会吃,就是……不太理人。”这几天王楚的状态几乎都是这样,没必要把气撒在两个女孩身上,倒显得自己不懂事了。

    鼻息间味道烤肉的味道,还是是自己最喜欢的酱汁烧烤的。

    莉雅丝抱着一大捅肉,放到自己面前。

    “卡姆,饿了吧,快吃吧,这里好多都是给你准备的。”莉雅丝轻声的说道,然后蹲下来抚摸自己脑袋上的羽毛。

    双手都缠绕着绷带,这次在费尔德农场任务中受的伤依然没有痊愈。

    香气诱人,王楚低头在桶里吃起来。

    嗯,是自己喜欢的味道。

    这段时间没有了小麦食品代替的就是更多的肉制品,外面看上去像是变得丰盛了。

    但是王楚知道之所以杀这么多牲畜大概也是因为水源的关系,没有水源就很难再养育家畜,所以趁着还没死的时候杀掉卖钱算是个好方法。但是家畜的成年周期长,而且价格上比普通小麦要贵很多,持续下去对于城市没有好处。

    在莉雅丝喂食的时候身后的埃米尔就自觉的走开了,算是给两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她望着在吃东西的王楚,虽然她看不懂动物的表情,但是她能感觉到对方心里一直都有介怀,所以才不愿意回房间去。

    “还在生气嘛?卡姆。”掏出手绢擦拭着羽毛上沾上的酱汁。

    要说生气,其实王楚还真没有太过生气,如果当时换成自己在生死关头的时刻可能做的更果断一些,自己能活下来算是自己命大,而且还从中找到了开启火鹰形态的法门。

    只是每次回想起在熔岩中被蒸煮时候的感觉,都觉得好像被出卖了一样难受。

    过不起的始终是自己心里那道坎。

    “我答应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在抛下你不管了。”莉雅丝双膝跪坐,伸手捧起自己的头。

    王楚停下嘴里的食物看着对方。

    绝美的脸蛋上露出笑容,眼眶红彤彤的,每次看到这种眼神王楚都自己对方说的话是真心的。

    莉雅丝不善于说谎,她这么说了也会这么做的。

    …………………………

    入夜王楚独自待在房屋顶的台子上,没有莉雅丝的打扰这几天里自己进入翡翠梦境的时间好像更长了一些,睁开眼睛世界又再次进入了那片一望无际的碧绿丛林中。

    轰隆,闷雷的滚动,这里会不会下雨王楚没有见到过,但是天气的变化倒是和现实世界里差不多。

    天边一团红色的火云,那样子非常熟悉。

    让王楚想起那个巨大的炎魔之王来。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