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一过,这次七门擂台赛最关键的决胜赛开始了!

    “第一场比赛,林漠,异。”

    苏远方站在观战台上,向前走出两步,缓缓地说道。

    两道如流光般的身影陡然间朝着山谷中巨大的擂台飞跃而去,旋即,落在擂台中央处,对立而站。

    林漠看着自己的对手,倒是有些意外,眼前是一名留着短发的男子,国字脸,浓眉大眼,看上去平平无奇,穿着一身显得极为寒酸的粗布衣服,浑身气息收敛,让人探不到他的底牌。

    说实话,眼前这名拿到小组赛冠军的家伙,看起来实在太过普通,任由谁也不会将他和天之骄子联想在一起,但越是这样,反而让林漠的眼神变得越加凝重。

    能够收敛自己的锐利,将真元控制到如此平静的地步,就连林漠也做不到。

    “异。”国字脸青年看着林漠,眼神如大海一般深邃,平静无波,淡淡的道。

    “林漠。”林漠抱拳道。

    两人站上了擂台便是对手,击败对方拿到荣耀是他们的目标,也无须说一些太客套的话。

    人群中,两名衣着华贵的青年站在高处,目光遥遥望向山谷中央的擂台处,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些护卫之类的人物。

    “哥,如果对上林漠,你一定要好好收拾他,替我报仇,竟然敢在大焱城打我,还拿走了我的冰元梭。”其中,一名脸色略显阴沉的青年,双拳紧紧攥捏,目光中涌动着点点怨毒的光芒。

    这名锦衣青年,正是端木家族的端木博,大焱城中被林漠狠狠揍了一顿,一直让他怀恨在心。

    “本来我想对上他好好折磨他一番,没想到苏远帆竟然这样安排。”端木景林微微眯起眼睛,双手负于身后,一派天之骄子的派头,眼神中带着一抹漠视,“不知道他能不能战胜异,那家伙有些奇怪。”

    “如果不是孟清歌帮他,我早就叫人宰了他。”端木博低声暗骂了一句,旋即目光落在异的身上,“这家伙的名字我倒是没听过,他哪里奇怪?”

    “说不上来,总觉得他有一些奇怪的地方,甚至有种危险的感觉。”端木景林轻轻摇头,旋即再度笑道:“看一看他们打得如何,不管怎么样,他们这种蝼蚁跟我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那是自然,哥,你可是我们端木家的天才,而且有太爷爷的推荐,宗主一定会收你为徒的,到时候谁还敢和你争锋。”端木博看着身边的青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崇拜之色。

    擂台上,持续了片刻的安静之后,一道急促破风声陡然打破了平静。

    一道凌厉的掌印,携带者雄浑凝实的真元,朝着林漠轰来。

    这是异的试探,带掌印中的威力也不容小觑,看来藤椅也明白林漠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并没有任何的保留。

    咚!

    林漠双眼爆发出凌厉的光芒,星轮衍宇图,兽变图第一层同时开启,脚掌一跺地面,身影暴掠而出,右拳快速自腋下轰出,瞬间轰炸空气,拳头表面形成一股强悍的飓风漩涡。

    掌印与拳头霎那间碰撞在一起,天地一静。

    而后,便是爆发出一股强烈的起劲,自两人身上爆发扩散,震得空气荡漾出一片片涟漪,音爆声也是陡然响起。

    “七十二裂天掌!”

    藤椅盯着林漠,两者目光交汇间,如雷光碰撞,爆发出无形的火花。

    伴随着藤椅的一声爆喝,前者身上的真元顿时变得汹涌澎湃起来,气息陡然变得极为锐利,这种变化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对方手掌上凝结出一层真元光芒,极为凝实,一巴掌豁然再度轰向林漠。

    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变化,林漠微微瞪眼的,对方对于真元的掌控能力,丝毫不弱于他修炼的控元术,甚至还要强上一分,足以媲美完美级的控元术。

    嘭!

    蕴含强悍真元的掌印轰在林漠肩膀之上,令得后者直接暴飞而去。

    一瞬间,狂暴的真元涌入体内,让得林漠有一种骨头快要碎裂的错觉,他身体的强度比一般同等级武者都要高出几个档次,挨上一巴掌竟然会让他有这种错觉,可见那一巴掌的威力。

    然而,异的目光也闪过一丝惊诧之色,他很清楚自己这一掌的实力,若是一般星河级武者挨上绝对会身受重伤,可是刚才一瞬间的接触,却让他有一种轰击在金属上面的感觉。

    “这家伙,还真的不一般。”异心中掠过一道想法,但这种想法并没有让他停止攻击,反而身影一掠,再度追上林漠,手掌抹过一抹玉色光泽。

    “兽变图,第三层!”

    林漠也被打出了真火,体内经脉中的血液顿时沸腾燃烧而起,肌肤表面流淌过一抹金属般的冷泽,汇聚真元,拳头好似被冰霜覆盖一般,再度迎着异而去,一拳轰击对方手掌。

    这种硬碰硬的打法,没有任何花哨技巧,纯粹是真元与肉身的碰撞。

    观看台上,七长老抚着长长的白胡须,那一双小小的眼睛却是偶闪过精悍的光芒,专注的看着擂台上的战斗,笑了笑说道:“没想到,这异竟然有着这般潜力,七十二裂天掌乃是天阶掌法武学,虽然是天阶低等武学,但也是极为珍贵的武学啊!”

    说着,七长老将目光落在身旁一名穿着黑服的中年男子身上。

    中年男子脸色微微一变,拱手道:“七长老,异是我最为看重的弟子,他的天赋虽不算最好,可是进入七门这段时间,却是极为的刻苦,而且实力提升的很快,所以,我才将‘七十二裂天掌’传授给他。”

    “丰堂主倒是舍得下血本,这异的表现一直不显山露水,看来丰堂主是准备让他今天大出风头。”苏远帆望着那名黑服中年男子,淡淡一笑,道。

    七门中,一共有六位堂主,其中苏远帆与丰汝培的关系最差,一直暗中竞争,对此,七长老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不闹出什么大事,都不予理会。

    林漠虽然没拜苏远帆为师傅,但接受了苏远帆赠送的‘皓月庄园’,实际上已经站在了苏远帆阵营,而藤椅正是丰汝培的弟子,这次林漠与异的交战,实际也关乎着两位堂主的竞争。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