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无法预知未来的路,只得集中精力走好脚下的每一步。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不管你是否为此焦虑。

    向前走,向前看,生活就这么简单。

    每一个坚强的人,都有一颗柔软的心,摆正心态,温柔自相随,哭给自己听,笑给别人看,这就是所谓的人生。

    都说人生何处不相逢,赵浮生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会在韩家巷这里,遇到面前的这个人。

    每个人童年都会有这么一个经历,在初中或者高中阶段,学校里会有一个特别闪耀的人,要么学习好,要么体育好,或者人帅,综合起来的话,往往流川枫这种人设总是会让人不自觉的仰望。

    出现在赵浮生眼前的,就是他读高中时候号称校草一般存在的男人,陈世杰。

    曾经的记忆当中,陈世杰应该是赵浮生所有高中同学当中,成就最高的。这家伙四十岁,就做到宁海省公安厅副厅长的位置,当然,这也和他找了个好老婆有关系。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前任省政法委书记的爹。

    尽管陈世杰的老婆比他大了十岁,但或许,和前途比起来,爱情,或许没有那么重要。

    原本赵浮生刚刚重生的时候,并没有想起陈世杰来,前世自己和他的交集不多,大部分关于陈世杰的事情,都是偶尔高中同学聚会听来的。

    可是现在,对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却变身成混迹于游戏厅里的混混,时空错乱的力量,几乎在一瞬间击中了赵浮生的内心,让他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更让他意外的是,陈世杰很显然是认出了自己,可是让赵浮生奇怪的是,陈世杰眨了眨眼睛,竟然没有说话。

    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陈世杰高中毕业考的是警校,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但毕竟赵浮生不是小孩子,人家不和自己打招呼,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他也没多想,而是看向那个胖子,“你是老板?”

    很显然,这人一定是老板。

    胖子扫了赵浮生一眼,又看了看纹身男:“你认识他?”

    纹身男俯身在胖子耳边说了几句话,那胖子颇为意外的打量了赵浮生一番,这才开口,“范建在我这输了四万多块钱,讲好了加上利息五万,怎么着,你是来还债的?”

    赵浮生虽然很能打,但胖子还真就没放在眼里。

    这年头,靠拳头是没有办法在社会上混下去的,八十年代中后期以及九十年代初的几次严打,街面上的那些狠人,一个个全都栽了进去,现在的混混,靠的是脑子,而不是拳头。

    “钱我可以还给你,但不是现在。”

    赵浮生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随即冷冷的看了一眼纹身男:“我来,就是告诉你们,下次再去我们家闹事,别怪我不客气。”

    胖子一愣神,伸出手指点了点赵浮生,“你有种!”

    说完,他看向身旁的几个人:“听见没有,在范建的欠条到期之前,不准再去打扰他们。”

    那几个混混连忙点头答应,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赵浮生眉头皱了皱,也没想到这胖子居然这么好说话。

    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那胖子忽然开口说,“要是到期了,这小子还没把钱送过来,你们就把姓范的老婆和女儿都给我带来,送她们去南方接客。”

    还是太天真了!

    赵浮生心中凛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上辈子李媛要带着范贝贝和范宝宝消失了。

    但随后他马上就觉得很奇怪,既然如此,那范宝宝是怎么成为大明星的?

    一时之间,赵浮生发现,自己对于很多事情的了解,都不太清晰了。

    但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一关,还是要过去的。

    想到这里,赵浮生对那胖子说,“你最好记住自己说的话。”

    说完,他转身直接就走了出去。

    看着赵浮生的背影,纹身男咬咬牙,对胖子老板低声说了一句,“老大,要不要我叫几个人,砍了他!”

    胖子没吭声,在一旁的陈世杰沉声说,“砍什么砍,你生怕警察不上门是不是?”

    “你……”纹身男一脸不高兴。

    还没等他说完,胖子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你什么你,阿杰比你聪明多了,咱们现在要办大事,你嚣张什么!”

    见老大发火,众人全都老老实实的不敢吭声,胖子看向陈世杰,笑眯眯地说:“阿杰你跟我进来,我有事让你去办。”

    其他人噤若寒蝉,只能看着两个人离开。

    …………………………

    …………………………

    赵浮生离开韩家巷的时候,表情很纠结,因为他现在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毕竟时过境迁,再加上如今这个世界,他并不能够肯定与自己原本所在的世界有哪里不一样,所以,赵浮生有时候不太敢确定一些事。

    坐着车回到宿舍,赵浮生一直在想,陈世杰出现在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翻开自己的通讯录,仔细的找了半天,赵浮生总算找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拿出学校发的磁卡,插到电话机上,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你好,找哪位?”

    “我找一下李元浩,我是赵浮生。”

    “稍等一下。”

    过了几分钟,电话那边响起一个声音,“喂,赵浮生?”

    “嗯,是我。”赵浮生笑了笑:“怎么样,在湘南还习惯吗?”

    “别提了,其他的都还行,就是这边的饭菜有点吃不惯。”李元浩说,“你有什么事儿么?”

    两个人高中的时候关系尚可,谈不上好,也不算坏,赵浮生千里迢迢打电话,在他看来肯定是有事的。

    赵浮生也没绕圈子,直接问他,“陈世杰在哪儿上学啊?”

    “陈世杰?”

    李元浩愣了愣神,“你遇到他了?”

    “没有,就是在街上看到一个人,挺像他的。”赵浮生笑着说。

    “他好像在滨州警官学院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李元浩和陈世杰当初是同桌,关系还算不错。

    赵浮生心中一动,随便聊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的他,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李元浩说的话是真的,那么赵浮生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一个有些离谱但却是事实的真相。

    “无间道么?”

    赵浮生眉头皱了皱,喃喃自语着。

    这年头香江那边还没有拍摄《无间道》这部电影,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梁影帝和刘天王在天台的那段表演。

    但这并不妨碍赵浮生脑洞大开,脑补出整件事的始末。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这五万块钱,可以省掉了。

    把赚花不完的钱作为人生目标之一的某人,心里暗暗的想着。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