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么说,这支笔真的不值钱了。”林凡真的有些意外。

    要是按照他的推测,这支造型有些奇特的毛笔价值应该最高才对。

    “老先生,这支笔,可否让在下看看。”就在这个时候,忆古轩外走进来一个身穿道袍,一副得道高望中的道士走了进来。

    让人感到怪异的是,这道士一看就是一个假道士,因为他穿的不是僧鞋,而是一双名牌的运动鞋。

    这给一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哦,这东西是这位小兄弟的,你要看,可以问他。”陶老开口。

    那假道士闻言看向林凡。

    “施主,这笔可否让在下一观。”

    “没问题,你要看的话,就拿去看好了。”林凡笑了笑。

    林凡在说话的时候就像这金色的毛笔递给对方,而他则继续看向那忆古轩的陶老。

    “老伯,这幅戴进的竹石菊图你们忆古玩要吗?”

    “要,当然要,我们忆古轩就是收购各种古玩的。”

    “那这价格。”

    “这价格,我之前跟你说了这幅画值两百万。我们忆古轩愿意出两百万进行收购。”

    “你就不能在加点。”林凡问道。

    “那你说要多少。”陶老笑眯眯的问道。

    “这样,一口价,四百万。”林凡见对方问价,他直接就加了两百万,翻了一倍。

    “小兄弟,这戴进的竹石菊图要是送到拍卖会,或许能拍到这个价格,可是,我们忆古轩不会以这样的价格收购的。”陶老笑着摇了摇头。

    “这样吧,年轻人,我在给你加五十万,二百五十万,这已经是极限了,要是在超过这个价的话,我们古玩店就没有什么利润可言。”

    “五十万,那就是二百五十万,真当我是个二百五啊,这价格不行,不行。”林凡直接就否决。

    “那你说多少。”陶老脸上浮现一摸尴尬之色。

    “这样好了,你进一步,我退一步好了,二百九十八万好了,这数字吉利。”林凡笑道。

    “二百九十八万,不可能。”陶老直接就摇头。

    “只能在加你十万,二百六十八万。”

    就在这个时候,那看笔的假道士抬起头,冲着林凡问道:“小伙子,你这支笔卖吗。”

    “这笔,你想买?”林凡抬头问道,没想到这假道士竟然想买他的这支笔。

    “卖啊,就是不知道你要出多少钱,价格合适的话,我愿意出售。”林凡笑道。没想到这这毛笔,竟然意外遇到识货之人。

    “那你这支笔要多少钱。”假道士不答反问。

    “这个,你是卖家,我是买家,这价格听你的。”假道士笑了笑。

    听对方这话,林凡就知道这人八成是一个人精。

    “这笔卖给有缘人,这价格,你只要给我一个令我满意的价格,这笔我就把他卖给你。”

    “这样啊。”假道士闻言,看看林凡接着就道。

    “这支笔你要是愿意割爱的话我愿意出两百万。”

    “什么,这笔值两百万。”此刻开口的不是林凡,发出惊呼声的是在一旁的陶老。

    刚才他帮林凡鉴定这支笔的时候给出的价格是两三千,这个价位,可是没想到转眼之间,突然冒出来的道士,竟然愿意出价两百万,这价格一下就涨了一千倍。

    难道这毛笔,真的是好东西,他刚才是看走眼了?

    “怎么样,小伙子,这支毛笔是否愿意割爱。”那假道士笑眯眯的看着林凡,这笑容,让人是如沐春风。

    此刻林凡他越发的肯定他的感应是没有问题,这毛笔之中隐含的灵气非常的浓郁,这东西肯定很值钱。

    至于两百万,就把这毛笔给卖了,林凡是绝对不愿意的。

    要是林凡没有得到这张天师的天师符篆,林凡他或许会将这毛笔给卖掉。

    可是现在林凡他不愿意,这毛笔既然是古玩,要是用来制作灵符的话,肯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要是现在林凡将这么好的毛笔给卖了,那他绝对是一个傻冒。

    今天可以说,林凡他运气爆棚,竟然淘到了这两件好东西,将这古画给卖了林凡,他的郎中就不再羞涩了。

    而且他也能购买一些制符用的材料,学习制作灵符,看能不能将别墅里面的那厉鬼给除掉。

    “大师,不好意思啊,之前我就和你说了,这毛笔货卖有缘人。只要大师你给我的这价格让我心动,我就会买给你。可是你的这价格远远的超出了我这毛笔预计的价格,不好意思这毛笔我不能割爱。”

    随着林凡的话音一落,那假道士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这毛笔,你两百万不愿意割爱的话,那就五百万好了。”这假道士对这毛笔,有一种自在必得的心态,他直接就加价300万。

    一下子这不被看好的毛笔价格飙升到了500万,那陶老看得是眉头直皱。

    这毛比他刚才仔细的看过了,这东西虽然有点奇特,根本就不值500万啊,为什么这假道士愿意购买这奇怪的毛笔,而且还说出了一个天价来。

    “不好意思,大师,我说了,这毛笔我不会卖的。”林凡摇了摇头。

    “这位道长,可否告知在下,这毛笔有什么来历,竟然值五百万。”陶老看向那假道士。

    “不可言,要是这小友愿意将这毛笔卖给在下,我倒是可以将这符笔的来历告诉诸位。”假道士笑道。

    “你说这支毛笔是符笔。”陶老闻言在次发出惊呼声。

    “符笔,没想到你竟然知道符笔。”假道士在看向这陶老的时候,浮现了一抹意外之色。

    直到此刻,这假道士才仔细的打量起屋里的几人。

    “原来这是符笔,怪不得这笔管的材质会如此的奇特了。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这毛笔应该是一只传说中的符笔了。”陶老也算是见多识广,他鉴定过很多的古玩,但他知道,有些古玩,那东西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这样的古玩,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奇功效。

    “小伙子,你开个价格吧,这符笔我要了。”原本这假道士还想捡一个漏,没想到这古玩店的鉴定师说出了这毛笔的来历,想要花点小钱将其拿下是不可能了。

    现在,他准备大出血,也要将这符笔给弄到手。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