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洋有些沮丧。

    朝着赵珊珊和阿黄扬了扬手里的蓝色绸缎:“没抓住,被这狗曰的偷窥狂给跑了。只从他衣服上撕下来一块布。”

    “我来看看。”

    赵珊珊从傅洋手里接过这块蓝色丝绸,两个人的手指无意中触碰到了一起。

    一股细腻滑嫩的感觉,从指尖儿传来。让傅洋心头一荡,眼睛朝着赵珊珊看了过去。

    两人的目光刚一接触,又赶紧分开了。彼此都觉得心跳得有些快……

    “我这是怎么回事啊?他年纪比我小啊,我怎么会对他……”赵珊珊心里有些紧张。

    这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只有两人心里有了这种莫名的情愫。阿黄并没有发现。

    “这个,我来看看这块蓝色丝绸有没有什么特殊。”赵珊珊稳定了一下情绪,转移了话题。

    女生对于衣服之类的东西,是比较有研究的。

    可是半分钟之后,赵珊珊显得有些疑惑:“奇怪了,这种布料……市面上几乎没有见过。难道说是私人订制的东西?”

    傅洋和阿黄两人也都分别看了,没有什么收获,只能作罢。

    于是只能先把这块蓝色丝绸收起来,带回去让警方先做对比,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暗中跟踪他们的人!

    到了现在,目前的线索基本算是断掉了。

    唯一能做的事,除非是又在夜里去林心湖边守株待兔。

    但这样实在太危险不说,那鬼君小男孩也不一定会出现……

    就在三人都觉得有些沮丧的时候,突然赵珊珊电话响了。

    她接起来听了两句,脸上就露出高兴的神情,连连说知道了。

    等挂了电话,傅洋好奇地问到:“怎么了姗姗?警察局那边有进展?”

    “傅洋,黄大师。在我们刑警眼里,无论是人是鬼,只要作案者有动机,那么一定就会在受害人身上呈现出某种同样的特质!局里经过目前两个死者的身份信息对比统计,终于发现了一个重合点。按理正常的凶杀案中说这个重合点不能作为依据,可是这是一起灵异凶杀案。那么就有说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兴奋的样子,傅洋觉得自己也莫名的高兴起来。

    赵珊珊看着阿黄,一字一句说到:“黄大师,两个受害的女生,都是农历七月十五日凌晨出生。关于这一点,你有什么看法?”

    什么?!

    阿黄大惊失色。

    “农历七月十五零点?鬼门关正式大开之时。这是……阴女啊!”

    然后他恍然大悟,使劲儿一拍脑袋,露出尴尬的表情:“真是大意了!我不擅长命相之术,所以忽略了这里。死者如果都是农历十五日凌晨出身,那么说明那鬼君是在寻找阴女。只要我们进入江城大学的校园信息系统,立刻就能知道那该死的猛鬼接下来的目标都是谁啊。”

    赵珊珊一愣,然后也狂喜:“如此一来,只要把目标保护起来就可以了!”

    什么叫阴女?

    顾名思义,就是体质和气息偏阴属性的女子。

    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日,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鬼节”。

    在这一天里,鬼门关大开,百鬼夜行。人间和阴间的界限在夜晚之时会短暂的模糊。人民会祭祀祖先,而许多厉鬼也往往趁机作乱……

    在这个日子出生的女孩儿,大多数有一些常人没有的特质。比如给更加敏感,跟容易见到鬼,或者听到一些什么阴森恐怖的东西……

    这样的女孩儿,就被称之为“阴女”!

    警察局里。

    一个头发乱糟糟好像鸡窝一样的年轻警察正在操作着电脑,傅洋、阿黄、赵珊珊在后面专心地看着。

    “赵队,咱们警方的系统可以连接到许多组织的数据库。江城大学也不例外,稍等两分钟,立刻就把农历七月十五日零点出生的人给你找出来!”

    赵珊珊拍拍年轻警员的肩膀:“谢谢了小高。”

    “赵队客气!”

    两分钟之后,五个女生的名字和院系信息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

    刘庆宇。二十岁,土木工程学院建筑系大三。

    方敏。十九岁,新闻传媒学院广告系大二。

    章泽云。二十一岁,艺术学院舞蹈系大四。

    刘涛涛。十八岁,计算机学院软件工程系大一。

    秦媚。二十岁,新闻传媒学院新闻系大三。

    “农历七月十五日零点出生的女生,算上已经死去的两人,江城大学居然有七个?太巧合了!”

    赵珊珊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阿黄则是皱起了眉头,脸色有些凝重。

    “七个阴女么……”

    他心里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是隐隐约约,一时半会儿居然想不明白。

    动静最大的是傅洋,他嗖的一下把脑袋凑近电脑屏幕,几乎是脱口而出:“秦媚?怎么会有秦媚啊!”

    这种感觉,的确很不爽。

    就好像是明确地知道自己暗恋的女神被变态杀人狂给盯上了要作为下一个猎物一样——更何况,是比变态杀人狂可怕得多的鬼君!

    傅洋的表现让其他人有些奇怪。

    他这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在警察局里呢。

    “怎么了傅洋?”赵珊珊询问的表情。那皱着眉头的样子非常美。

    看到她这样子,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就变了。

    “这个……没事。这个秦媚是我同班同学,平日里关系还不错。没想到她居然也在上面。这就相当于一个死亡名单了啊。”

    原来是这样。

    赵珊珊笑了:“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猛鬼杀人,毕竟还是比较虚幻的。这个世界可是咱们活人统治的!既然已经知道接下来的目标了,我们会派出专案组,密切的保护着这五个人的……”

    她还没说完,阿黄突然插了一句:“这个秦媚交给我和傅洋吧。一来是熟人,二来也是给你们警方分担一些压力。”

    有这样的好事,而且是黄大师亲自出马,警局方面当然高兴。甚至还给阿黄和傅洋两人颁发了临时的刑警证。

    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的傅洋兴奋得就差手舞足蹈了,毕竟在小时候看过的电视剧电影里,这玩意儿可相当于是“杀人执照”啊!

    走出警察局。

    阿黄立刻对傅洋露出了****的笑容:“妈个鸡的,你小子很花心啊!家里养着一个鬼王当老婆,外面还勾搭着一个叫秦媚的。同时还和刑警队副队长眉来眼去的……你是不是当我瞎?”

    “扯蛋!”

    傅洋好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的猫,跳了起来反应剧烈。

    “说了家里那个是我女王,她是把我当成仆人用的。秦媚这个……的确,我是暗恋她!至于姗姗……哼!我懒得和你说。”

    他白了阿黄一眼,很不爽地往学校走。

    阿黄则在后面摇头晃脑地叹息:“小洋子啊,你啥时候变得比大哥我还风流的?这样不好,伤身,伤肾,伤小几鸡啊……”(第二更!求收藏、求打赏、求推荐票啊各位~)錩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