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吼!

    一大群恶心的腐烂行尸发出古怪恐怖的叫声,朝着他们逃跑的地方蜂拥而去……

    呼哧呼哧。

    阿黄带着众人冲出行尸的包围,一头就扎进了比人还要高的荒草丛中,拼命往前跑。

    耳畔风声呼啸,只能听到自己沉重的喘息声。各种各样荒草的叶子好像锯齿一样,一不小心就在脸上、手背上割出血印子。

    但是逃命要紧,哪里顾得了这些?

    一口气跑出去不知道多远,总之已经完全听不到身后行尸追赶的声响,四下也寂静无声的实话。这才停了下来。

    “我,我……草,他大爷!从来没这么狼狈,这么累过……”

    阿黄扔下自己的布包,一下瘫坐在地上,张嘴伸着舌头跟个狗一样喘气。

    刘展小心翼翼地把傅洋放到地上,这才和阿黄一样瘫坐下来。赵珊珊则是直接扑到傅洋旁边,去照顾他了。

    “傅洋,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赵珊珊是真的急了,眼圈儿都有些泛红。这样一个美女,为自己担惊受怕,傅洋心里自然是一片柔情了。

    突然,阿黄猛地跳了起来,紧张的问道:“其他人呢?你们看到其他人了么?”

    刘展喘着粗气,往后面挥了挥手:“不是一直跟着的么?怎么……”

    他的表情也凝固了。

    四个人同时回头一看,他们身后只有深不见人的高高荒草,连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他们去哪儿了?

    赵珊珊提议用无线电对讲机试试看,能不能联系上。

    可大家都掏出对讲机一看,居然连一丝信号都没有。彻底失去了用处。

    傅洋有气无力地说:“该不会是在草丛里跟丢了吧?”

    “很有可能!刚才光顾着逃命,这里地形复杂,草木比人还高,又有大雾弥漫。的确很容易掉队跟丢……”

    阿黄等人只能很无奈地承认了眼前的事实——只有他们四个一队了。

    这鬼地方一旦走丢,想要再汇合就太困难了。

    暂时休息,阿黄就问傅洋刚才是怎么回事,赵珊珊和刘展也都十分好奇地看着他。

    “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想问你们,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自己比去工地上搬了三天三夜砖还累啊……”

    “你真的不知道?”

    阿黄看他那样子不像是假装,就把刚才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听得这货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这次牛逼大发了!”

    三个人都是一阵无语。默默地在心里鄙视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一起经历了生死大战,他们也就没把刘展当外人了。

    傅洋也不隐瞒,把关于右手掌心里奇特兽嘴的事儿都说了。刚才是和阿黄商量多吸收一些灵体类厉鬼,没想到吸收了六只之后,浑身从里到外一阵剧痛,当时就晕过去了。

    休息十多分钟,恢复了体力之后。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现在怎么办?

    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太阳就要彻底下山,夜晚到来。这鬼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周又是雾气弥漫的,连方向都摸不清楚……

    “对了阿黄?你不是有个罗盘么,拿出来当指南针用。”

    “不行。这里阴煞之气太浓,会影响罗盘指针,没用。”

    “那总不能坐以待毙,在这儿干等吧?”

    刘展是资深刑警,精通各种追踪和刑侦手段。这时候自告奋勇,来分辨方向。

    夜晚在荒野里行走虽然危险,但根据路程来看,如果顺利能在晚上九点之前走上省道大马路,问题就不大了。

    他们立刻动身,靠刘展辨认方向,朝着江城的方向走去……

    因为大家心情都比较沉重,再加上经过大半天的战斗又都疲惫,一路无话。

    一直走了两个多小时,不但没有看到来时的路,反而四周的景象越来越荒凉。从平坦的山间谷地,变成了起伏的小丘陵地带。

    虽然荒草没有那么深了,但四周一些低矮的灌木丛,呈现出诡异扭曲的姿态,配合着阵阵阴风和偶尔飞过的乌鸦。非常诡异阴森……

    阿黄皱起了眉头:“刘警官,我们该不会是走错路了吧?如果方向对了,不会还是这个样子。”

    刘展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的确是已经尽力了,可针对普通犯罪嫌疑人的追踪和判断方向的手段,在这种灵异区域失去了作用……

    傅洋还安慰他:“没事的刘警官,至少,咱们走出了那片浓雾区嘛。”

    这倒是,现在四周晴朗无雾,夜空之中还有一轮高挂的圆月。如果不考虑凄惨的处境,还有几分浪漫的感觉。

    走着走着,突然姗姗指着前面一个方向喊起来:“你们看!那里有光亮,好像是村庄……”

    傅洋他们一看,果然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村庄。仔细看,还能发现隐约的屋舍建筑。

    这对于疲惫了一天的几个人来说,简直跟中了五百万大奖一样嗨皮!

    “赶紧过去,说不定还能让淳朴的村民给弄点宵夜吃。我可饿死了。”

    “好!我想吃红烧肉……”阿黄摸着肚子。

    “草!出家人也能吃肉?”傅洋吐槽他。

    “出你妹!老子是道士不是和尚。”

    四人用最快速度赶到了村庄,隔老远就看到村口一棵高大的榕树,树下是一块高大的石碑。上面写着:榕华村。

    看样子这村子有些年头了,入口是类似于周庄、西塘那种小镇石质牌坊式的。两边还挂着复古的红灯笼,有种古色古香的感觉。

    女孩子大多喜欢旅游,所以赵珊珊一看到这样的入口,就有些高兴。还说这里怎么没有开发成旅游景点呢?一定火。

    刘展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怎么不记得江城周边这么近的范围内有个叫榕华村的地方?”

    作为资深刑警,对于整个江城的地理位置和分布他的相当熟悉的。不过摆在眼前的事,他也没有多想。

    “这村子好安静啊。”

    “乡下人睡得早,恐怕大多已经睡了吧。碰碰运气,能不能找到愿意让我们过一夜的。”

    疲惫不堪的四人走进了村庄……確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