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和能面皆是下意识的向后看去,却是见到那朵高傲的冰蓝色花苞,在下一刻,抽离了最后一瓣花瓣,若是按吴伟等人的时间来看,这花不过绽放了大半个时辰,而按印阵之内的时间计算,这一次盛放,至少在十年之期,乃至更久。

    周遭的光线在下一瞬骤然一黯,那浅浅透过上方印阵落下来的月光,几乎在顷刻间,流入那花朵之中,此等优雅奥妙的美景,令得肖洛清亦是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同一时间,周遭原本覆盖着泥岛的粉红花粉齐刷刷地向着中央的至高点涌去,犹如涌动不息的芬芳,不断竞相追逐融入花朵之中,漫天的花粉与那冰蓝光华交融,闪烁着天地间华美的光华,在那光圈之内,时间和空间,印力和法理都在融化。

    随后,伴随着一阵淡雅的芳香,那花粉悄然散尽,耗尽了他们的使命。

    光华如一道雪白蚕茧一般由内而外撕破,伴随着一道慵懒的**,先是一道如嫩藕一般的光洁小腿,随后是如同天际纤云一般吹弹可破的云白肌肤,

    犹如一道刺眼的光芒骤闪而过,将这黯淡的天地照亮,一道婀娜的身影自那光芒之中款款走出,一袭湖蓝色乳白色交融的青花短裙,优雅而带些俏皮。

    眉如翠羽,眸如星点,如雪华般的肌肤,透着一股清丽和优雅,清哞流盼,一时之间,连天地为之黯然,冰蓝色的秀发如瀑布一般倾泄而下,勾勒出完美无比的容颜,发梢之上,夹着那剩下的最后一朵冰蓝花苞。

    一颦,倾国倾城,恍若不食烟火的人间仙子,自那风雾之中款款步出。一笑,如沉鱼落雁,花为容,叶为衣,一袭勾着淡雅的蓝衣,不着一缕尘火。

    “握草,那妖花成精了!”能面愕然。

    吴伟白了能面一眼,好歹你自己也算是个妖物吧,这么说别人,你也不害臊。

    “不过一株天阶仙草,也妄想与我作对,我还没摘了你,你倒是先得意了。”从震惊之中取回自知,肖洛清沉声道,他可不比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

    “老头,在我地盘,你就这么大呼小叫我仙草,我可是有名字的,”闻言,冰兰忧心草微微皱眉,继而那蹙结的柳眉忽然一展,“你们可听好了,小女子的名字就叫兰幽若。”

    “肯定是刚想出来的!”能面说道。

    “肯定!”吴伟亦是同时点头。

    “若芳幽兰,正是符合我的身份。”兰幽若暗自一笑,似乎对着名字颇为中意。

    只是不知为何,吴伟对这道人影,却是有着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就仿若在何处见过,何处相识,但是却似是总隔着一层浅雾,捉不清也摸不透。

    “孽畜,妖便是妖,岂能及得上我等万世为尊的修印大道者,你们再强,与这些俗世间的凡夫俗子又有何区别。”肖洛清嗤笑一声,但是面色之上却愈加凝重,这道刚才现身的兰幽若,并不懂得收敛自身的印力,所以他看得很是清楚,又是一个四印中阶的高手。

    虽说他有印阵作为依仗,以一打二或许不算难事,但是如今事态变化,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老头子,原本我还只是准备保着他俩的,现在我倒是改主意了,我决定要狠狠地揍你一遍,也好教你知道,现在这无下深渊,做主的可不是那黄泉老娘们了。”

    话音刚落,兰幽若身下的两股印力却是骤然翻转而起,这是逆转乾坤演化之兆。

    肖洛清出手了,他身形如电,举轻若重间,天地道印自四面八方陡卷而来,被颠倒的印力倒转间,四面八方犹如一道天地囚笼,一个先机,他便要将兰幽若率先拿下。

    “哼!”肖洛清是高手,知道制敌先机,兰幽若虽说是初出茅庐,但是按她的话来说,此地皆是她的地盘,肖洛清的一举一动,又岂能逃得过感应,就算天地间流转的印力颠倒了又何妨。自己真正的杀招,根本就不是这无下深渊。

    天地无极,四象崩天。

    肖洛清大蛇随棍上,桃木剑劈出四道青光,皆是道道庞大无比的印力,巨大的印力凝化成四只四方巨兽,炎虎,苍蛇,金蟾,灵猴,化作四道黑影,悍然冲来。

    “我说过,此地乃我的地盘!!”眼看着那四方异兽自天空之上垂下,近在咫尺。兰幽若却是袖袍一展,其上冰蓝色的条纹直钻入脚下泥土之中,一瞬之间,脚下泥岛上的泥土如同吸饱了水的海绵一般,迅速膨胀起来。

    一座巨大的泥山将兰幽若罩在当中,泥山的外层微微一凝,“唰”的一声,无数的泥箭朝着四面八方无尽爆射开去。

    那紧迫而来的印力旋即倒退而去,兰幽若玉掌翻飞,凌空抓过一把泥土,朝着半空挥散而去,却是见得头顶之上的泥山悍然一撞,化作两条黄褐色的长鞭,骤然劈出,将四只异兽瞬间绞杀。

    “我说过,此地乃是我兰幽若之物,犯我地者,虽远必诛。”兰幽若秀眉一挑,傲然霸气肆意而出。

    “四方乾坤异兽,却是在一瞬间被打散,不仅如此……”肖洛清面色苍白,他的煅天之阵根本无法进入那座泥岛之上,那座泥岛,古怪非常。

    “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你的阵法对我不起作用?”兰幽若莲步微移,随着她身形的动作,脚下的泥岛亦是随之而动。

    “因为我脚下的这片泥土,乃是息壤所化,更是自我诞生之日起,便与我相生相伴。就你的那些低能本事,回去再修三千年还差不多。”

    “我去,这小妞,性子够火辣。”能看到连自己都打不过的肖洛清吃瘪,能面乐意之至,甭管他是谁打的,

    不过,他更不介意的是浑水摸鱼,痛打落水狗。

    寒枪出手,爆发出千万丈的寒冰夺魄,苍狼入体,犹如千军万马厮杀。

    四印实力的能面出手,早已跳脱出吴伟的视线乃至神识的包裹。

    银枪乍现,自肖洛清前数丈之遥轰然掠至,爆枪如天地之力被纠结在一处,四面寒气如数万银针裹挟。

    这一次,他根本来不及闪避,而且,这一具,的的确确是他的真身。

    “九阳离火歌。”收拢印力,肖洛清弃剑化掌,身后一方金轮显现,却是九阳离火歌,烈火焚天。

    “算你好运!”能面枪尖横扫,悍然相击之下,却是不得不暂避锋芒,毕竟,正面相较,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黄泉幽冥,咆哮三千。”

    能面方退,脚下却是泛起一道巨大的波动,无穷无尽的黄泉,化作一方巨掌,凌空当头罩下。

    “我说过,无下深渊,如今乃是我兰幽若的地盘。”

    巨力如崩天之力,金轮包围之下的肖洛清被悍然击出百丈开外,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斗,方才止住,两人相合之下,威力竟如此强大,这亏,自己吃的有点亏。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