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准备如何去做?”关景言又问道。

    方不为指着审讯记录,“我准备明天一早,就让叶心恒打电话,编造一条重要的情报,想办法把麻生太郎骗出来……如果真能抓到这个麻生太郎,有很大的机会问出三月二十日那天,刺杀你的是不是他们派出的人!”

    关景言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是要小心为上,以防日本人将计就计……”

    万一日本人已经知道了叶心恒暴露的消息,假意中计……方不为如果落到了本人手里,那乐子就大了。

    “我会安排好手,配合方兄弟的计划!”陈浩秋在旁边说道。

    方不为直接在审讯室里给叶心恒交待,陈浩秋在旁边查补遗漏,用了两个小时,就做出了诱捕麻生太郎的计划。

    “南市在上海县,是国统区,我会提前安排人手,只要那个麻生敢来,就绝对不会让他逃出去!”陈浩秋信誓旦旦的说道。

    南市是叶心恒上班的必经之路,之前两次交接情报,麻生都选择与叶心恒在这里接头。

    方不为点了点头:“人手尽量安排生面孔。我们昨晚就是从上海县逃走的,不管是日本人,还是法国人,都肯定会追查。”

    “放心,昨晚参与行动的兄弟,我已全部让撤出了上海,日本人就是把上海翻过来也找不到!”陈浩秋回道。

    安排好了人员,方不为与陈浩然兵分两路,赶赴南市。

    陈浩秋亲自带人先去南市潜伏,他让上海站行动科的副科长邓有杰带人协助方不为。

    方不为则带着叶心恒去通知海军特务机关,让麻生到南市来接收情报。

    按照叶心恒之前与日本人约定的暗语,叶心恒称有了有关地下党的重大情报,留下了要求接头的信息,并将地址约到了南市。

    按照叶心恒的说法,之前两次,那个麻生都是准时赴约的。

    现在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但愿海军特务机关没有将昨夜金陵路的动静和叶心恒联系在一起。

    打完了电话,方不为带着叶心恒上了小轿车,开车的是邓有杰。车里还坐着两个上海站的行动队员。

    到了南市之后,方不为一个人走到那一处茶馆门口,仔细的观察了一遍。

    昨晚的撤离的时候,他们在上海县停留过,不敢保证日本人和法国人是不是已经追查到了这一点。小心一些不是坏事。

    茶馆不大,只有六张桌子。现在是早上,茶馆里兼卖早点,桌子基本上都是坐满了人的。而且前后都有门,并不是一处理想的埋伏场所。

    这是叶心恒与麻生接头的固定地点。方不为也想过重新选定其它比较安全和方便的地方,但又考虑到冒然换地方,很有可能引起麻生的怀疑,便打消的这种念头。

    方不为看了看时间,现在离叶心恒给海员俱乐部打过电话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如果麻生接到电话就来会面的话,差不多也快到了。

    陈浩秋带了一整组行动员,共十二名队员。人手充足,可以充分安排。

    方不为离开茶馆,找到藏在附近的陈浩秋,两个人开始安排人员。

    等人员安排好之后,方不为和叶心恒一前一后进了茶馆。

    两个人也是分开坐的,叶心恒的那一张桌子左右,茶馆前后门,陈浩秋全安排了人。

    方不为坐在前门的第一张桌子上,要了一壶茶,一份点心,慢慢的吃着。不管是从前门进来的客人,还是从后门出来的伙计,都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现在只需要等麻生出现了。

    时间又过去了快半个小时,进入茶馆看着叶心恒的行动队员已经换了两拔。负责清扫的伙计也时不时的就会看看方不为。

    方不为知道自己坐的时间有些长了,长时间占着座位,连伙计都看不下去了。

    他站了起来,准备结帐离开,再把陈浩秋换进来。

    手里摘过伙计找来的零钱,方不为拿着帽子,正要准备出门,从前门进来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

    个子不高,体型微胖,斜眉,细眼,嘴唇有些厚……

    叶心恒提到过的麻生的相貌和此人完美的重叠在了一起。

    方不为心里一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离他不远的叶心恒。

    叶心恒正对着前门,自然也看到了麻生。当他看到麻生的第一眼时,身子下意识的颤了一下。

    这个王八蛋!方不为心里暗骂了一句。

    昨天晚上,包括来之前,都反反复复的对叶心恒交待过,见了麻生一定要镇定。结果到了关键的时候,叶心恒竟然如此慌张。

    如过自己是麻生,看到叶心恒如此表现,肯定会起疑。

    方不为把手伸进裤兜里,握住了枪柄,已经做好了拔枪的准备。

    好在麻生没有看到这一幕,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先是左右看了一眼,看到了叶心恒,才装做若无其事的走进了店里。

    方不为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叶心恒身后的一张桌子上就有一个空位,麻生坐了上去,招呼着伙计给他上东西。

    正对着方不为的叶心恒下意识的瞅了方不为一眼,方不为猛的眯了一下眼睛。

    看到方不为凌厉的目光,叶心恒心虚的低下了头。

    遇事如此慌张,叶心恒当初是怎么被地下党组织选中的?

    方不为腹诽了一句,

    在等东西的空档里,麻生摘下帽子,当扇子一样的扇着。装做不经意的将店里的所有人打量了一遍。

    陈浩秋安排在店里的人员都是老手,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干什么。并没有人露出什么破绽。

    没等麻生的目光转到他这里,方不为捏着伙计找来的零钱,戴上帽子出了茶馆。

    上海站行动科的科长邓有杰与方不为在门口错身而过。两个人眼神交流的一瞬间,方不为轻轻的眨了两下眼皮。

    这是目标已经出现的暗号。

    邓有杰眼神一亮,不紧不慢的进了茶馆。

    出了茶馆之后,方不为站在街头,往四处打量了一眼。他在观察,看有没有麻生的同伙隐藏在附近。

    但很可惜,这个时候,街上人流很大,方不为此举无疑于大海捞针。

    方不为也觉的自己有些得陇望蜀了。

    好在没有出现意外,麻生出现了。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