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几个烟土贩子而已,几百号人,完全够用了!”方不为回道。

    为了盯住刘世青,整个缉捕股的人全员出动,还没回归总部。正好可能安排这些人抓捕。

    高思中自然知道,有苏民生和刘成高在,方不为就算是想让自己多参一脚,这两个也绝不会答应。

    他就是想故意刺激一下苏民生和刘成高罢了。

    “好,人手要是不够,随时告诉我!几百号兄弟正闲的发慌呢!”高思中笑眯眯的说道。

    苏民生在旁边翻了个白眼,这句话应该由他来说才对,这高思中也太不知道客气了。

    方不为又给刘成高交待了一番,听的苏民生和高思中连连点头。

    待在本部,也只能是等方不为的消息,苏民生和高思中也跟着方不为,想看看他接下来的行动。

    当然,现场指挥权肯定是方不为的。苏民生是不精通,高思中则是插不上手。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真正的半夜时分。和安路上大多都是商铺,没有风月场所,此时一片寂静。

    到了和安路,方不为找到了刘世青打过的那部电话具体所在的位置,先是暗中观察了一遍。

    是一幢红砖洋楼,总共有三层。二楼的窗户亮着灯,但是拉着窗帘,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方不为安排缉捕股的队员,悄无声息的将整条街围了个水泄不通。

    然后他决定亲自出动,潜入那幢宅子里查探一下情况。

    当他正要准备行动时,高思中和苏民生却发话了。

    “知道你身手好,但你现在也是一组主官了,不可能一有行动,就身先士卒,自己先上!这样你让手下的兄弟们如何自处?”苏民生劝道。

    旁边的高思中也悠悠的说道:“是啊,难道行动科除了你方不为,剩下的全是酒囊饭袋不成?”

    这样的酸言冷语,苏民生早就听惯了。知道自己在言语上占不了上风,也懒的理会高思中。

    “还是我去吧!”方不为没有过多的解释,“其他的兄弟手脚太燥,我怕闹出动静来!”

    离开本部之前,高思中和苏民生约法三章过。此次来只带着眼睛,不带嘴巴,相互保证绝不干涉方不为的现场指挥。

    方不为此时坚持已见,他们也不能食言。

    然后,两个人眼睁睁的看着方不为如同鬼魅一般的翻过了一丈多高的墙头,然后又像是猫一样,攀着小洋楼的楼角,眨眼间便上了三楼楼顶。

    可能是身体被强化过两次的缘故,方不为肩膀上的伤恢复的极快。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基本上已经能使上力了。

    到了这个时候,苏民生和高思中才算明白,方不为所说的“其他兄弟的手脚太燥”是什么意思。

    这要是敌人,半晚上摸进来,脑袋被割了可能都没人知道。

    想想都不寒而栗。

    “这小子身手怎么这般厉害了,跟个鬼一样?”高思中瞪着眼睛,看着消失在楼顶的方不为,不可思议的问道。

    一个月之前,抓捕司机时,高思中才亲眼见过方不为施展过。这才一个月稍多一点的时间,他明显看的出,方不为比那时候厉害的不止一倍。

    苏民生也是一脸的惊恐之色,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听刘成高说,他在沪军军营,拜了个形意名家,学了一个月的拳……”

    高思中撇了撇嘴。

    成名的宗师他也不是没见过,哪个不是成年累月的苦练,积累下来的。哪像方不为,这失忆之后才多长时间,就跟演义里面的飞贼似的?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两个人说了两句,便停下了话头。

    上了楼顶之后,方不为爬在地板上,静静的听了一会。三楼没有人,说话的声音在二楼那间亮着灯的屋子里。

    方不为轻轻的攀着屋顶,跳到了二楼。

    里边的窗户也是蒙上的,看不到里面的具体情况,方不为悄悄的藏到了窗户下面。

    “青哥那边都调查清楚了,大哥还让我们等着,到底要等什么?”一个男人问道。

    “哪来那么多屁话,让你等,你等着就是了!”一个粗豪的声音回道。

    房间里再没有了声音。过了一会之后,甚至有呼噜声传了出来。

    静静的听了一下,房间里应该有四个人。三个人睡着了,只有一个人还醒着。

    和自己推断的没什么出入,这里果然是付老板安排的一个警示点。

    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现在,就等刘成高那边的消息了。

    抓捕刘世青的行动很顺利。

    刘成高按照方不为的交待,先是围了刘世青住处附近的几条街,然后又派人剪了附近几条街的电话线。

    当看到特务处的人从天而降,刘世青想往外报信都没有办法。

    这些人果然都是悍匪,破门之后,特务处的人连声喊着“警察局办案”,面对超过自身好几倍的人手,青哥和手下依然试图反抗,当场就被特务处的队员打死了好几个。

    青哥的大腿上中了一枪,这还是叶兴中特意交待的结果,行动的队员特意避开了要害。

    没出方不为预料,青哥的住所附近,果然还藏着付老板安排的观察动静的人手。

    电话线被剪了,消息送不出去,这些人就想着跑着去报信。结果被藏在暗处的队员抓了个正着。

    听到手下的汇报,刘成高一阵心惊。

    付老板竟然在附近安排了整整三路人马,只用来盯着刘世青这边的动静。

    方不为果然没有料错,这个刘世青,就是付老板放出来探路的。

    要不是方不为考虑的周到,安排的全面,说不定还真会走漏的风声。

    刘成高当场审讯。刘世青虽然自认为也是一条铁汉,但面对特务处蚀骨敲髓般的审讯手段,就是块精钢,也会被烧化了。

    没坚持过几个回合,刘世青就摞了。

    刘世青交待,付老板原本做事就比较小心,这次更是小心的过份了。

    何世荣被刺,不到半夜的功夫,就在南京城里的江湖圈里传遍了。付老板知道消息后,连夜带着几个亲信,离开了昌宁街的住所,连刘世青也不知道他去了哪。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