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唐皇对高骈的昭令抵达扬州,任命高骈为京城四面行营都统,令淮南军出关中勤王。”中和元年五月初十,向杰从扬州返回,也带回来了最新的消息,“昭令是二月份从成都下达的,至今方才送到扬州。”

    薛洋看了看袁袭道:“军师以为高骈是否会出兵奉昭?”他忽然觉得历史走到这里出现了一点偏差,中和年号应该是七月份左右僖宗下令改元的,自己却在二月份就收到了改元的昭令。而高骈应该是二月份被征召往关中勤王,但是昭令却在此时才送达。他已经摸不准高骈是否会如历史记载一般拒不出兵。

    “高骈现如今在扬州坐守孤城,似乎对于政务无心打理,大部事务都由吕用之做主,军务也基本委任于毕世铎处置,最近开始打算入山炼丹去了。”向杰说完之后继续道:“不过淮南军中高骈的威望很高,就算是毕世铎和吕用之两人也无法单独控制局面。”

    “向杰,你亲自去一趟西川,一则打探一下唐皇在成都的近况,二则在当地建立十三司据点,方便往来传送消息,要将朝廷最新的动向及时送来舒州。”袁袭沉吟半晌道:“高骈此时出兵的可能性极小,但也有可能如主公此前所料,抽调淮南各地方军北上参战,敷衍了事。只是如果他本身不亲自前往,那么去在多的地方军也都无济于事,不仅仅于战事大局无补,甚至有可能被其他藩镇接机消耗吞并,此一事我等不得不防。袭以为,如果高骈真的下令,我舒州刺史府应该尽早将表文送达朝廷,希冀唐皇能够给予我舒州一个独立的藩镇旗号。如此才能够在乱局之中确保不被其他藩镇吞并,同时也可摆脱扬州掣肘,独立发展。”

    “主公,末将以为军师之见可以施行。”向杰抱拳道:“躲在高骈的淮南道治下确实可以获得足够的壮大时机,但是也容易被其掣肘。如果我军有独立旗号,主公可以得到唐皇授予的旌节,正式开府,那扬州和庐州方向的命令我等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予以拒绝了。”

    “那你去跑一趟西川吧,除了军师所言之外,可以查探一下田令孜、杨复恭等人动向。”薛洋想起了点什么,嘱咐向杰道:“如果正路不通就想想走田令孜或者杨复恭的路子,反正我等和西川相距遥遥,这帮人也指挥不到舒州。”

    向杰很快带队出发,开始搭乘商船沿江而上,先期一步抵达渝州,然后转道去成都府。向杰一去,很快扬州那边的陈武也传来了消息,高骈果然没有奉昭,甚至连带着朝廷传召使节的接见都是吕用之负责。

    薛洋和袁袭两人闻言是松了一口气,高骈只要没有奉昭,那么淮南道的所有州郡其实都可以当做没收到昭令,反正天塌下来有高骈在上面顶着。

    不过此时关中局势也越发的严峻,中和元年五月初,投降黄巢的忠武节度使周岌伙同杨复恭之弟杨复光杀死黄巢派遣过来的使者,复归大唐。随后杨复光率兵打败朱温,取邓州,将朱温一直追过蓝桥之后才返回。同时昭义节度使高浔和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合兵一处攻陷华州,一度大唐各藩镇军占据优势,逼迫黄巢势力往回压缩。

    但是时过六月份,黄巢大将王播围困兴平,邠宁节度使朱玫一溃千里,直接退到奉天县才止住脚步。黄巢军反扑之势越发猛烈,至八月份,黄巢军李详攻占华州,败高浔。九月份,尚让和朱温联手在长安近郊东渭桥附近打败夏绥节度使党项族拓跋思恭和鄜延节度使李孝昌,将唐军刚刚收复的长安再次拿下。

    “这关中征战之势旷日持久,只怕真打败了黄巢,八百里秦川也会尽数毁于战火啊。”袁袭带着陈烨找到薛洋将最新收到的消息递给他苦笑道:“如今北方商道几乎尽数全毁,往来于关中、河中等地的商队也都被困在洛阳进退不得。”

    “那就让陈家商队在洛阳附近建立秘密据点和仓库,屯储粮草。后勤部和十三司派员协助,记住不要走漏风声。”舒州政局平稳,虽然不论是扬州还是成都那边对于舒州的处置都没有下来,但是随着时日迁延,薛洋领衔的刺史府已经在舒州牢牢的扎下根来。

    “主公这是未雨绸缪?”袁袭一惊,随即明白过来薛洋的打算,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免得事到临头,从后方调运粮草不仅危险而且还会误事。”

    陈烨点了点头随即又道:“主公,如今大唐天下不仅仅北方大战不辍,南方也是一样,江东各地如今也是诸侯并起,我们此前在南方有好几支商队都传来消息,因为各地均有豪强武装占据州郡,沿线商路不畅,许多收购的物资和前出舒州准备交易的商队滞留各地。”

    “哦,还有这等事?”薛洋和袁袭看了一眼都是有些惊奇,目前十三司的战线拉得太长,人手有限,只能优先确保在北方和扬州等地和舒州有直接关系的区域安插人手。类似于江东这等一向比较平稳的地区,都被放到了后面,所以陈烨此时说出的消息两人都不知晓。

    “其实不仅仅是江东,就算是我们北面的光州和寿州等地也是一样。”陈烨苦笑道:“除了淮南道有高骈坐镇压制了内部大的拨乱以外,其他地区根本就是乱象纷纷。”如今后勤部和陈家商队的规模越发庞大,越来越多的舒州本地商人加入到这股大潮之中,而且还让诸多外地商家豪门也开始趁着这股东风加快商贸的流通。本来这是舒州趁势而上的好机会,但是各地接连大战,乱局纷纷,商路一旦断绝势必让这些商家损失惨重,挫伤刚刚刮起来的商贸之风。

    “长此以往,必将拖累舒州发展的进程,我舒州本地产出有限,就算是新政激发了百姓的积极性,但是外部不宁,内部要想发展也是步履维艰。”袁袭听到陈烨将商队送回来的消息一一道出之后皱眉道:“而且更严重的是,由此还会影响我舒州内部的民心。”

    “水师目前有何消息?”薛洋沉吟半晌之后道:“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想,要想稳住舒州民心,维持舒州发展之态势,只有我舒州军能够带来更多的胜利捷报,以此来激发百姓的信心,从而更加团结在刺史府周围。”

    “雷凌所部原本预期是先攻打雷泽水匪,清剿我舒州东面隐患。但是宣州等地官府早就和附近贼寇勾结在一起,对于我舒州水师的行动横加阻拦,除了派兵阻截之外,甚至还给我军下达通告,严禁水师过境。”袁袭摇头道:“此前雷凌不愿意给主公惹麻烦,所以派人前往沟通了数次,但是成效不大。”

    “传令水师,不要管这些宣州等地官府态度如何,但敢阻挠我水师剿匪,一律视为叛逆,要用铁血手腕剿灭匪患。他要是想打仗,我舒州军奉陪到底。”薛洋对于雷凌的这种态度有些不满,直接下令道:“调何兵所部迅速增援水师,告诉雷凌,仗怎么打我不问,限期一个月,八月底之前必须将雷泽水寇给我彻底剿灭。”

    “主公息怒,我马上通令雷凌,让他放下顾虑,以武力和捷报来振奋舒州民心。”袁袭见到薛洋发怒,明白他的意思急忙下达命令,迅速传送水师各部。

    “第三都已然编组完毕,让陆明立即率领第三都和第一都换防,由第三都北上桐城防御庐州府,第一都返回府城坐镇,将两个独立营和何兵所部全部调到同安东部,一方面协助第二都剿灭盘踞在金鱼湖附近的匪患,另一方面就近支援水师。”薛洋想了想之后道:“待陆翊返回之后,作战司和后勤部筹备组建第四都。”

    “第四都?”袁袭悚然一惊道:“主公是打算改变既定方略?提前谋算南进之路?”

    “年前没有打算,如果年后向杰在成都府仍然没有进展,那说不得就不要等了。”薛洋走到袁袭身边道:“北方各地纷乱不止,关中黄巢短期内无法剿灭,而南方如今也乱了,我舒州已经失去了继续埋首壮大的契机。要想继续发展只有往南扫平南方,为舒州赢的一个大后方,如此才能够在后续的乱局之中占据优势地位。”

    南进方略是袁袭等人早就商议好的舒州军发展策略,只不过在原本的计划中,北部至少也拿下庐州,才能够在前线建立一个稳固的桥头堡,一方面沟通北方各地,另一方面也是让舒州等地避开北方的战火,得到发展的机会。只有这样舒州军主力才能够安心抽掉出来往南进发。

    但是现在看薛洋的架势,组建第四都之后肯定会将一二三都抽掉出来全力南下,然后利用南方各藩镇诸侯尚未发展起来的先机吃掉他们。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尽可能的利用舒州军的强大优势,消灭对手于萌芽之中。但是坏处就是在庐州没有拿下之前,就只能依靠桐城县刚刚修筑起来的防御工事抵御来自北方的威胁。一旦有人突破桐城,势必会直接影响到舒州的核心地区。稍有不慎,就会陷南进之舒州军主力于进退无路之境地。

    “南进方略会不会提前,此时言说还为时尚早。具体除了看北方战局演变之外,还需要水师能够彻底打败大江沿岸所有隐患,拿到这条大江的掌控权。非如此,我军南渡就是在自寻死路。”薛洋摇了摇头道:“所以要告诉雷凌,不惜一切代价在剿匪的同时壮大自身。未来的水师必须确保每一支分舰队都能够打败任何藩镇的水师主力,要让大江大湖成为我舒州军的通途。”

    袁袭听到薛洋的话之后点了点头道:“主公放心,袭会督促水师,争取在年内完成任务,扫平所有的匪患,将沿江而下所有藩镇的水师也一并清除。”袁袭知道一旦将各藩镇的水师都纳入到作战目标当中,不光是水师会面临巨大的压力,敌人骤然增加一倍不止。连带着舒州刺史府也会遭到来自周边各藩镇的敌视,甚至还会引起高骈的警觉。毕竟目前高骈始终不批准舒州刺史留后本身就代表了一种态度。虽然按照惯例,刺史的官位一般都需要朝廷颁布任命状,但是如今这个乱局,远在成都府的朝廷眼睛盯着的都是关中的乱军,对于舒州一地的刺史更替,基本上只要高骈同意然后上表走个流程做做样子也就够了。

    舒州本地,薛洋和袁袭在商议提前准备南进方略的同时,远在成都府的向杰和阿六也终于摸清楚了此时大唐朝廷的现状。朝廷虽然关注的都是关中的战事,但是内部斗争却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田令孜在带着僖宗皇帝逃亡成都之后,每有政务战事皆由其和僖宗决定,将诸大臣排除在外,由此让内外断绝。虽然僖宗入蜀之后大量赏赐各军士及大臣将领,但是宦官和大臣之间的矛盾,入蜀禁军和西川地方军的矛盾却日益明显。在郭琪率领蜀军叛乱之后,整个蜀中士民百姓对于田令孜为首的宦官集团的怨恨就日益增加,对于僖宗每于嫔妃嬉戏,不问政事更是怨恨交加。左拾遗孟昭图更是累次上书劝谏,终北田令孜所记恨,贬其为嘉州司户,责令其克日启程。

    “指挥使,已经查明田令孜打算派人在蟆颐津将左拾遗推下水淹死。”初期入蜀的十三司眼线费劲了心思才在蜀中扎下根来,并且趁着朝廷内斗严重,在田令孜和杨复恭等人身边安插了眼线,只不过时日太短,无法接近核心的秘密,但是还是打探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你带人去准备一下,把这个孟昭图救下来。”向杰吩咐一声之后阿六惊道:“指挥使,我们不是打算走田令孜的路子吗?此时和他做对只怕主公的命令就无法完成了。”

    “有所为有所不为,左拾遗是条汉子,我等既然碰见就不能不救。”向杰摆摆手道:“而且我已经决定放弃田令孜,直接和杨复恭合作,将主公的表文送上去。这个杨复恭可是刚刚死了弟弟,而且还是被田令孜害死的。你说要是得知我们和田令孜作对他会如何?”

    向杰脸上浮现出来的冷笑让阿六忽然冒出一阵寒意,打了个寒颤之后拱手走出去开始安排,留向杰独自一人在原地沉思。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