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看书 > 历史军事 > 唐末战图 > 第一百零一章 蕲黄异变
    舒州刺史府内,霍同宇见到向冲走进来有些焦急道:“这是蕲州那边传来的快报,刚刚送到的,还没来得及给你送过去,你看看。”

    “李家添率水师离开蕲州了?看样子是早有准备啊!”向冲匆匆看完之后微一沉吟道:“刺史让望江一代官衙即日起严加戒备,等待我第一都援军抵达,我马上去碗口城,让水师紧急派船队回援,同时传讯主公,调兵过来。这个钟传,来的可真是时候。”向冲连坐下歇息都没来得及就匆匆出了刺史府,紧急去军营传讯调兵,同时十三司的飞鸽传书开始从舒州被放出去,这个紧急消息在第二天就送到了薛洋的案前。

    “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钟传只怕是筹谋良久,眼看着淮南道内部纷争不止,然后和李家添搭上了线。有了这名水师大将在,江州水师也就算是有了根基。”薛洋将急报放下来之后皱眉不止。钟传现如今已经拿下了洪州,将江南西道的西部地区沿着彭泽附近的地域全部纳入到自己的囊中。如果再有了水师,一定会跨江而击,攻打鄂州为中心的淮南道西部地区。

    “如果不是此前水师被我军剿灭,只怕此刻蕲州黄州等地都已经被他拿下了。这个钟传可真是眼光很好,抢点很准,一下子打在了我们的软肋之上。”袁袭叹息一声道:“现如今我军要顾忌扬州新政尚未成功,需要精锐坐镇中心,南北两面尚有战事未结束,他来这一手,如果我军坐视不理,那么无异于助长他的气焰,到时起兵北上,起黄之地一旦被拿下,我舒州之地就不再是桃源之地,需要时时防备,这可不是好事。”

    “军师所言甚是,舒州乃是我等起家之地,和蕲黄数州只有大别山阻隔。虽有天险,然则却有大江连通,如果我水师不在,对方必会伺机窥探,让我军心有顾忌从而无法集中精力对外。”陆翊道:“所以主公,窃以为应速调兵马西进,趁此机会彻底收服蕲黄之地,和钟传划江而治。”

    “让陆明带着自己的第三都和何兵的第十七都过去,然后让水师抽调船队护航,先去舒州和向冲汇合,择机进入蕲州。”薛洋点了点头,随即就对两人道:“先等待蕲州刺史周恒的反应,蕲州本地的军队冲突就一直存在,周恒原本一直依仗李家添的水师平衡。现如今水师已经拔营往南而去,蕲州内部局势失衡,这个周恒必会生出其他心思。先看看他的反应再说,如果他来向我求援,则我军顺势西进。如果他胆敢往南称臣,则直接大军过去夷平了再说。”

    “主公这是给他一次机会了?也好,周恒在蕲州多年,能够勉力支撑危局,平衡军中派系,倒也算是有些能力。”袁袭一笑,和陆翊写完调令让薛洋签字之后立即派人去调兵。陆明本就屯兵在宝应,当天就接到调令换防匆匆率军返回扬州待命,而水师那边则需要雷凌抽调船只人手。盛宏晔的新船队尚未组建完成,而且他本人也对岐黄等地不熟悉,所以雷凌在思虑再三之后决定从南边抽调张大秋返回作为盛宏晔的副将前行。

    虽然扬州内部局势还需要十三司和刺史府联手一点点布置,但是薛洋还是抽出时间来为陆明和盛宏晔两人送行,采石矶渡口如今在淮南军水师强盛的军势面前已然成了淮南军一家的港口码头了,所以当大队人马来到此处的时候,整个渡口是旌旗招展,周边许多百姓都纷纷上前围观。

    “主公,末将原本打算让陆明和盛宏晔悄悄率军启程呢,没想到您这一来,只怕是船队尚未抵达舒州就已经让钟传知晓了。”陆翊看着眼前这人山人海的场面忍不住苦笑道。

    “大江之上水师船队启航想要掩人耳目也不现实,钟传迟早会知道的。”薛洋摇了摇头道:“陆明他们还要前往舒州,这本就是堂堂正正之势,搞突然袭击反而无法起到震慑之效。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如今扬州民心动荡,新政虽然稳住了大部分底层农户,然则这些经商做贾的却不是土地就能到打发的。他们依靠着扬州商事中心的位置,数代以前就已经脱离土地成了经商世家。对于他们,我们还需要恩威并施,如今大军出征,正好起到一点作用。”

    “好了,陆明,盛宏晔,你二人汇合向冲之后先稳住舒州局势,然后择机出击蕲黄,先拿下蕲州为根基。”薛洋看着盛宏晔和陆明二人在自己身边等待,说了一句之后就不再多言,挥手让大军上船。

    “请主公放心,末将等一定不辱使命。”盛宏晔和陆明都是拿到了军政部明确的命令和部署的,所以两人拱手一诺,拜别薛洋等人之后登上战船,第三都全军将士跟随。浩浩荡荡的军容让在场的所有百姓都感到了一股肃然的杀意,也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来自这位刚刚入主扬州的新观察使的意志。乱世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兵权,在现如今鼎盛的淮南军面前,这些百姓对于这位来自舒州的小郎君也莫名的多了一份信心。

    送别了出征大军之后,薛洋又将精力放在了分化瓦解扬州大商家上面。向杰已经和尹世恒利用手中的张齐两家做文章,从张开山和齐衡两人的子嗣中选了十几人进行分开审讯,逐个侦破,利用张家长子被自己捏在手中的机会,迅速拿下了好几人。这些人及其党羽在随后迅速被释放回家。如此一来张齐两家的主宅封印被拆封,部分族人和使役仆人在随后也陆续释放。

    得到掌控家族的机会之后,这些原本在家族中不受待见的庶子和不得志的子嗣一方面和刺史府全面合作,另一方面则趁着刺史府抓住了家族嫡系主干让他们有了掌控家族内外的机会迅速重整家族产业,开市开门,并且以家族的名义联络扬州以外各地的产业全面倒向薛洋的淮南观察使府。

    “主公,这是这三日以来,十三司和刺史府的成果,张齐两家开门,主事之人更换虽然引发了扬州市面上一阵喧哗,但是百姓和各个商户倒也没有太大的波澜,各地进出扬州的商家船队也在逐步恢复正常。”向杰和尹世恒在前来向薛洋汇报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喜色,笑道:“如今这最后一环已经开始起作用了,扬州内部局势已经逐步稳定。”

    “这张家的叫张启山的和齐家的齐长丰倒也是个人才啊,这才短短三日时间不仅仅能够领悟到我们的意思,还能迅速让家族产业开门营业,这些百年大族就算是不得志的人也不可小觑。”薛洋看完两人汇总的资料笑道:“万事开头难,只要有了开头后续的就好办了。其他家族你们可以差别对待,另外要故意将这些消息透露给张开山这些人,但是要暂时断绝他们和外界的联络,如此才能够让他们彻底失去斗志。”

    “主公放心,这些人目前全部由十三司负责,末将已经将吴明从宣州调回,由他负责坐镇处置此事。”向杰点头笑道:“陈武随军前往蕲州,吴明调回之后,末将也能松一口气,下一步前往庐州和光州等地布局。”

    “张启山和齐长丰两人总共移交了多少产业和钱财作为赎金?安叔和兴夏他们如今能够吃下去多少?”向杰的十三司如何布局薛洋没心思去管,十三司目前基本上是和军政部的对外方略相辅相成的。所以薛洋只是转念一想之后就问道。

    “移交了不少,扬州五县两家有一半的产业都被两人拱手让出,钱粮方面两家各自送出银钱一百三十万贯,粮食二十万石。”尹世恒笑道:“早上来的时候,严先生都乐呵呵的笑了半天,说有了这些钱,就算是主公再组建一个卫也足够了。”

    “钱粮全都收入府库之中,店铺作坊回收等到这件事彻底了了大部分可以公开拍卖,告诉他们两人,也可以将这些铺子再买回去。事关厉害的让安叔他们联手拿下便是。”薛洋微微一笑,对于这等搜刮之事他只是提了个头,剩下的就交给尹世恒自行处置了。

    “张启山昨日和齐长丰单独找过臣,言谈举止之间打算彻底投靠主公。”尹世恒点点头之后随即道:“只是——”

    “只是让我别那么早将他们家族内部的嫡系人马放了是吗?”薛洋笑道:“也罢,就给他们一点时间站稳脚跟。另外告诉他,只要真心归顺,我本人和淮南观察使府不会对他们另眼相看,会一视同仁。”

    让尹世恒将这句话带出去之后也算是彻底稳住了张启山原本还惴惴不安的心,甚至在和齐长丰两人合计之后迅速明白了薛洋的心思,所以两人几乎是抓紧一切时机派出心腹人手离开扬州,去接管各地的产业。尤其是在两家的商队成员和商船队的船只都被还回来之后,时隔近十天之久的张齐两家又重新投入到如今刚刚恢复的扬州商贸大潮之中。

    有了他们两人带头,后续被释放的其他家族的成员基本上都是有样学样,很快这总计四十三家大家族纷纷被向杰和尹世恒联手击破,大量的大家族庶子和不得志的子嗣出来掌家之后,扬州的风算是彻底扭转过来了,甚至尹世恒还从这些人当中征辟了不少人入世当官。这一举动在最关键的时刻直接将扬州商界的风彻底转到了自己麾下。

    “主公啊,这总算是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严明这些时日算是最操劳的,不仅仅需要居中调节向杰和尹世恒在前台冲锋,而且还要处置那些大家族送过来的海量的钱粮和店铺作坊,整个人整整瘦了一圈,但是此时看起来精神却很好。

    “扬州的事一了,也该把精力投到外面了。”薛洋心情也很好,拍手笑道:“传令舒州,让陆明择日出征吧,周恒的求援信都快把我的案前堆满了。”

    “主公说的是,陈武在蕲黄等地的十三司分部也陆续传来消息,再不出兵只怕真要让钟传捡了个便宜了。”袁袭在向杰走后就接手了十三司事务,所以对于这些是最清楚的。

    “主公,末将是担心一旦大军进入蕲州,必然引发黄州、申州、沔州等地地方势力对我淮南军的担忧,一旦联起手来,肯定会牵扯我军的兵力。”陆翊见到袁袭撰写命令有些担忧道:“到时光靠陆明一个都只怕是抵挡不住。而且大江南岸还有钟传虎视眈眈,必要有足够兵力震慑才能制止住各方蠢蠢欲动的心思。”

    “先让陆明和盛宏晔去探探路,陆翊,第一卫拆分之后除了守备扬州作为后备军之外,要尽快将第二卫和第三卫缺额兵力调过去,然后大军主力屯驻舒州,以待时变。”薛洋沉吟半晌之后道:“杨行愍一旦知晓我军出击蕲州,必然会抓住空子迅速北上,到时淮南道内就没人能够掣肘我军了。只不过——十三司有关中那边最近的战报吗?”

    “杨行愍其人的眼光自然能够看明白我们放空庐州的目的,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袁袭点头道:“至于关中那一块,黄巢现如今还在和官军鏖战,只怕今年之内都是互有争斗,不过主公让阿六关注的李克用和朱温却显得有些拔尖。”

    “唐皇如今有没有催促我率军北上?”薛洋对于历史上的这一对冤家也只是关注一二倒也没有了下文。如今自己的起点已然比他们要高得多,就算是李克用这样的牛人,脱颖而出只得在明年以后,黄巢彻底退出关中走下坡路之时。至于朱温的话那还需要他反叛黄巢投唐之后。

    “唐皇既然没有命令前来,那就不管他,收拾好淮南的一亩三分地为好。”薛洋见到袁袭摇头,微一沉吟之后道。

    袁袭和陆翊见到薛洋改口不提率军北上之事,暗自点了点头,相继出门去传达命令。而此时在宣州境内攻城略地的李孝常也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让信使匆匆去扬州送信,宣州全境全部收复,第二卫大军雄踞宣州震慑整个江南西道所有势力。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