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看书 > 历史军事 > 唐末战图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晒盐之法
    “军师,寿州急报,杨行愍全军已经拿下寿州全境,王成带着剩余的寿州军和家眷从寿州城往西撤退。”向杰差点将袁袭堵在了观察使的门口,急的后者将他拉到一边边走边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还以为你们是有了毕师铎的动静了?杨行愍拿下寿州之后,手下兵马还剩几何?”

    “损失过半,咦,军师你这是要拉我去哪?这消息我还要送到主公那呢。”向杰见到袁袭直接拉着他就出了观察使府的大门,而且喊来侍卫牵来战马,一副要出城的样子,忍不住奇怪道。

    “带你去找主公啊,今天一大早主公就和陈家娘子他们离开府城了,听说是准备去去盐城,还有陈安和马天明他们几家家主都跟着去了,你没发现今天这府中都没什么人吗?民政部那边几乎都跟过去了。”袁袭直接和向杰上了战马之后带着一队亲卫迅速出城,往北扬长而去。在路上他总算是弄清楚了,薛洋这么大张旗鼓的去盐城做什么了,只是这一瞬间他的脸上充满了差异,甚至是怀疑。

    “你别看我,我也不信,不过你也知道马天明他们家在南边的海岛上有自己的私盐场,现在马家归顺主公之后,已经和陈家合作准备在盐城再建一个大盐场,所以主公就想到了这个晒盐之法,还言之凿凿的说以前在古书上见过。”

    “军师,你有想过如果这个办法可行的话,对我淮南军来说意味着什么吗?”向杰倒是没有怀疑薛洋到底在哪见过这种奇奇怪怪的晒盐之法,反而搓了搓手,不顾马背上的颠簸,朝着袁袭问道。

    “我如何不知?如果此法可行,那主公的宏图大业至少可以提前十年达成。”袁袭一句话说完就不再多言了,他二人都明白这其中的原委,在如今朝廷甚至专门设置了盐铁转运使这等高管要爵的情况之下,就可知道这盐一项每年带来的收益到底是多少了。就算如今扬州地域繁华,而且政治清平,但是斗盐千钱依旧是需要刺史府下达铁律进行调控才能保证供需平衡。这还是马家这个沿海的大盐商已经彻底倒向了薛洋,将自己家的私盐源源不断运过来供应市场的结果。可以说扬州刺史府在税收改革之后,盐税虽然从之前的主要收入来源的地位下降了,但是已然是让严明和尹世恒无法忽视的一块巨额利润。有了盐税,淮南军才能依靠着扬州和舒州两地在断断一年之内迅速横扫了蕲黄和宣歙等州郡,拿下了淮南道的大半地盘,同时还直接手伸到了江南西道。

    袁袭和向杰一路纵马奔驰,等到他们到达盐城海滩的时候,薛洋他们已经在实地考察这片盐场了。盐城之所以得名就是此地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盐场,附近百姓几乎都是盐场的盐工。在高济拿下盐城之后,这些原本官营的大盐场迅速被军队接管,随后移交给了后勤部处置。

    “主公请看,沿着常丰堰这南北长越上百里的海滩其实都可以用来改造成主公所说的盐场,到时候仅需要如今城东那个盐场一成的人手即可操控这千余亩的大盐场了。”如果说所有人对于薛洋的想法都觉得是天方夜谭的话,或许马天明,这位马家当代最杰出的年轻人是唯一明白晒盐之法的人了。此时他是一脸兴奋,朝着薛洋猛然一拱手,毫不掩饰自己的双眼之中的钦佩之情道:“主公给天明两月时间,定然让盐城变成名副其实的盐城。”

    其实晒盐之法在古代早已有之,只不过和之前薛洋指点过的耕牛的鼻环一样,这种实用的办法在古代很多时候都是一段时间忽然出现,然后一段时间又再次消失的,以至于到现在薛洋也根本就不管这晒盐之法到底是何时失传的。反正将自己记忆里的晒盐之法和提纯办法写了出来。他实在是忍受不了,在扬州这个如今算得上大唐最富庶的城市,靠近盐城这个盐场的地方,盐价居然高到一般百姓根本就承受不了的现象发生。斗盐一千五百钱,而且还是小斗。

    薛洋也知道这个时代光是解县盐池一年的税赋就足有六七百万贯,几乎是占据了大唐整个盐税收入的一半左右。其他地方四川等地也有井盐出产,但是在产量和运输跟不上的时候,整个天下百姓几乎都吃不上盐。吃得上的也都比黄金还贵。

    “盐场由陈家和你们马家合建,归属后勤部管辖,户司监督,每年岁入除了盐税之外,其他所得由陈烨拟定一个你们认可的章程出来。”薛洋听到马天明的话之后点头道:“民政部筹划组建地矿司,管控审批我淮南军麾下所有地域的矿物开采以及买卖,同时组织人手在各地进行勘探,制作一份大唐地矿分布图出来。”

    严明尚在沉吟思索薛洋所说的这个地矿司的真实用意,旁边刚刚抵达的袁袭则上前道:“主公,主公的意思是这个盐场也属于地矿司管控?”

    “军师来了?”薛洋微微一笑,带着众人边走边道:“今日既然你问到这件事,就顺便告知大家一件事,以后各司衙门管控事务是根据自己的职责去行使自己的权力,而不是单一的划分。就拿眼前盐场来说,地矿司负责核准,但是盐场的日常还是归属农商司管理,而户司的职责则是负责税收和财政收支。”薛洋在一点一点普及后世的职能部门的办法,将那种权责分明各司其职的作风逐步深入到自己的这支队伍之中。

    这一点,在场的严明和陈烨是相互看了一眼,薛洋之所以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原因还在于随着地盘的变大,各种各样的产业变多,他们正在面临着不亚于军方的压力。如果还死抱着之前的旧观念不松手的话,那么这些源源不断出现的新事务必然不断考验着他们的管理能力和应变能力。

    “等到这个盐场建好投产,就将城东的那个煮盐的盐场给拆了。”薛洋见到众人都在沉思自己说的话点了点头,随即换了个话题道:“南方多雨,说实话不太适合建立大盐场,所以天明陈烨,你们可以尝试去登州外海那一带的海岛上去建立盐场。军师可以让水师组织一次出海航行,帮他们一把。总之原则只有一条,那就是诸位必须想办法将大唐的盐价给降下来。”

    “主公,真要将城东的盐场给拆了,只怕唐皇一定会找主公的麻烦的。就算是如今新建这个盐场只怕也会引起某些人的眼红,之前高相公身上的那个盐铁转运使的头衔已经被田令孜拿走了。”马天明拉着陈烨等人就地开始筹措建立盐场的事情,只有袁袭和严明等对视一眼来到薛洋身边低声道。

    “寿州被杨行愍拿下了?”薛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看着在一旁的向杰笑道:“能让你大清早就拉着军师跑过来的也就只有这件事了,毕师铎那边权义已经让人汇报过了,他们退入泗州,准备伺机进入濠州。”

    见到向杰点头,薛洋停下脚步笑道:“既然如此,军师还担心什么?那田令孜难不成还能跑到淮南来找我们的麻烦不成?杨行愍一旦占领光州和寿州,就等于彻底失去搅乱我军方略之余力,而陆明的第四卫已经补齐了人手,我军目前形势一片大好,不需要惧怕任何人。更何况——”薛洋看了看众人,之后声音变得肃然起来:“诸位不觉得这盐价如此之高已经畸形了吗?盐是百味之王,更是百姓生活不可或缺之物。长期淡食少盐,必会导致身体浮肿,周身无力,使百姓失去勇武之体魄,看起来虚有其表。所以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想办法增加食盐供应,至少在淮南道之内,将盐价降低到斗盐百钱左右。”

    “斗盐百钱?这怎么可能?”陈潇潇原本和张沐雪在一旁只是静静的听着他们交谈,她们今日前来更多的还是想趁机去看海,两人都是第一次来到大海边,此时尚且沉浸在震撼之中,却忽然听到薛洋的这最后一句话,顿时插嘴道。

    “为何不能?只要他们能够生产出足够的盐就可以。”薛洋摆摆手之后道:“去那边的凉亭吧,我们坐下来说,这件事也是事关天下百姓的大事,必须要跟你们提前说清楚,向杰你去把陈烨喊过来。”

    他带着众人来到旁边的一个海边的小凉亭坐下之后道:“严先生和军师想的应该是我军如果以食盐为武器,可以让天下统一的时间缩短十年是嘛?”

    “主公知道?看样子是考虑过这个问题了?”袁袭点点头道:“我淮南军掌控东南最富庶的州郡,以此为根基,如果将盐政掌控在手,那么其他藩镇诸侯根本就没有钱粮和我军拼消耗,再加上主公已经先他人一步,稳住了淮南道境内大半州郡,只需操控盐价,即可覆灭周边的大小势力。”

    “军师所言确实如此,然则如此还不够,对于天下百姓而言这还不够。”薛洋摇摇头道:“官盐专营其实也是一条路,但是绝对不是将食盐当做朝廷敛财的工具,而应该是借助食盐平抑物价,从而让百姓收益的手段。这是严先生的民政部需要考虑的事情,虽然如今盐场挂在后勤部名下,但是户司掌控税收,盐场也在农商司的管控制下,所以你需要想办法在马天明和陈烨他们加大力度倾销食盐的时候,放开对食盐流通的限制。现在淮南道境内以低盐价迅速击垮朝廷设置的官盐盐院,让盐价稳定在百钱左右,然后集中精力对外倾销。这一点必要的时候可以让十三司助你们一臂之力。”

    薛洋的这些话根本就没有将朝廷颁布的官盐专营专收的政策放在眼里,几乎等于另起炉灶,直接彻底在淮南道境内废弃朝廷的官盐。而且众人都可以想象得到,如果盐价一旦降低,那么周边的各路诸侯必然会闻风而动,拿着大量的钱财前来扬州收购这种低价盐,如此一来整个大唐的盐价也会随着这种震荡传递而迅速下降。

    “至于朝廷可能出现的责问,大家就不要担心了,一旦黄巢乱军退出河中,进入中原,唐皇肯定会忙着返回长安的,到时候田令孜哪还有空去管淮南道?了不起我率军北上去勤王就是。”

    薛洋的这种一改之前对于唐皇和朝廷小心谨慎的做法也在于这个刚刚兴起的晒盐上面。一旦低价盐成为市场上的共识,那么赖以生存的大唐朝廷最后一根支柱盐税也会被自己彻底端掉。这一点甚至占据着河中的王重荣,以及随后的李克用甚至朱温都会受到影响。

    “陈烨,你和天明两人急的要保密,十三司要派人暗中监控整个盐场,至少在明年之前,不能泄露。地矿司和农商司也要制定严格的条文,对于私盐买卖可以放过一码,但是对于这私制食盐的,要重拳出击。这里面一个搞不好就弄出毒盐了。”

    薛洋的这种把控源头,但是放开流通的办法众人很快反应过来,纷纷点头不已,在十三司派人进入盐场之后,马天明一惊,这常丰堰的海滩只怕以后都要被严密监控了。

    “好了,天明,就给你两个月,年底之前我要见到扬州坊市之上有大量的食盐进入。”薛洋起身笑道:“军师既然来了,就随我在盐城待一天吧,明日一早权义和赖同辉会从山阳赶过来。”

    马天明和陈烨带人离开了此地,进行盐场的筹备以及接管城东那个属于朝廷的城东盐场,在驱赶了朝廷盐院的人手之后,开始按照后勤部的命令将生产出来的食盐直接就近贩运到扬州售卖。这煮盐的办法虽然产量较小,而且还费时费力,需要耗费大量的人手和木材,但是毕竟盐城的这个盐场规模很大,有了它在手中也就等于有了一个稳固的食盐生产基地了。只不过此时陈烨和马天明很明显考虑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外面。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