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看书 > 历史军事 > 唐末战图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三面逼迫
    “主公,大齐军已经进入宋州,前方黄皓逼近汴州雍丘地区,和葛存周所部对峙,杨希古率军从太行进入襄邑,切断了葛存周和朱全忠本部之间的联络,尚让也已经率军进入宋州,直奔朱全忠所在的宋城而去。”向杰匆匆而至,将最新汇总的情报递给薛洋,笑道:“如今朱全忠是三面受敌,一不留神可能就被黄巢分兵包围在三个地方了。”他没有理由不笑,李振那一连串的部署,每一招都打乱了朱全忠原本的谋划,依仗着先手和请报上的优势,硬是让黄巢在朱全忠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将其分割包围在汴州和宋州之间。

    “别高兴的太早,朱全忠还没出手呢,你急什么?”袁袭摇了摇头笑道:“接下来就看朱全忠的取舍了。”

    “军师所言甚是,朱全忠出身草莽,性情果断,再加上身边有谢瞳这样的智囊相助,背后更是得到了宋州豪族袁家的支撑,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事的。现如今虽然被我等算计,让黄巢占了先手,但是到也未必就直接落入下风。”李振在旁边跟着道:“反之,依我看,朱全忠此时还有翻盘的实力,确如军师所言,看他自己的取舍了,古之成大事者,想来都懂得取舍,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他们两个老神在在的样子让向杰有些诧异,不过旁边薛洋倒是放下手中的情报笑道:“十三司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尽快挑动宋州大战,逼迫朱全忠尽快做出抉择,在李克用入局之前,放黄巢离开中原。同时通知水师内河船队,从现在开始除了护送粮草辎重进入亳州以外莫要从速打通从扬州进入山东等地的水上航运交通,必要的时候可以让何胜带着出海船队往北航行,先期以盐城等地为泊地,然后逐次北上,进入即墨等地落脚。”

    薛洋很显然已经越过目前的中原战局,在部署下一阶段的淮南军的棋局了,而袁袭则和李振对视一眼之后相互点头。尤其是后者,在监理淮南军第四卫辎重后勤方面,同时还要统筹亳州地区的民政,一旦淮南军离开,亳州地区的人口百姓势必都要提前安排。所以几乎就在向杰匆匆离开的同时,二人也飞速离去,袁袭甚至让十三司传讯,让陈烨直接赶到亳州,就地和李振商议人口和钱粮搬迁事宜。

    而此时在宋州的朱全忠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杨希古和尚让领衔的大齐军主力会忽然转向直奔宋州而来,在他还没来得及调整部署的时候,就已经切断了葛存周和宋城之间的道路,伴随着襄邑被杨希古攻下,自己的宣武军就被分割成了两块,一块是自己领衔的主力本部,在宋城附近,被尚让越过柘城之后,他必须承担起大齐军正面的压力,短时间内无法抽调兵力打通襄邑,指使葛存周所部两万多人直接被甩在了汴州东南的雍丘附近。

    “主公,局势危及,必须当机立断,否则只怕我军立时就有被分割歼灭之风险。”不论是谢瞳还是新近归顺的袁家子袁敬初此时都坐不住了,直接找到蹲在宋城府邸门槛上皱眉不语的朱全忠道。

    “军师啊,我想不明白,为何这好好的局势会在一夜之间翻转至此?黄皓那个生瓜崽不是都已经走到通许了吗?为何忽然之间转道雍丘,逼得葛存周动弹不得?还有尚让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果断?后方陈州的屁股都没擦干净呢就急匆匆北上,难道他不怕淮阳的淮南军衔尾追杀吗?之前鹿邑一战人家不是直接灭了他数万大军吗?他怎么屁都不放一个?以前对付我老朱的时候也没见他如此啊?”谢瞳和袁敬初在宣武军中并不是军师,谢瞳本身还有朝廷授予朝散大夫、太子率更令,赐紫,为陵州刺史,只不过此时的谢瞳并没有如历史所记载的那样去陵州赴任,而是留在了朱全忠身边,襄赞军务。但是朱全忠心里着急,也就顾不得了。不过他的这些问题不光他自己想不明白,就连谢瞳此时也不敢担保说自己的猜测就是对的,尤其是在唐皇昭令传过来之后,他就不敢说这些都是淮南军的谋划了,毕竟西川远在千里之外,若是想要谋划西川,让唐皇适时下令,不光要瞒过田令孜的耳目,更要精确的算计和时间把握,稍微出现差错,就可能直接导致中原局势走向一个不可逆转的方向。这些他自问就算是他坐在淮南军统帅的位置上也不能跨越千里去调度,除非是早有预谋,所以一切都能算的秒到毫巅。只是若是执棋人真的有如此大的谋划,那自己在宋州的一番挣扎真的能够瞒得住对方的盘算吗?

    “主公,现如今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了。我军目前处在危急存亡之时,主公应该早定破局大计才是。”谢瞳和袁敬初面面相觑之余,随后咬了咬牙,上前几步跟着朱全忠蹲在一边道。

    “军师是有计较了?”朱全忠的眼睛猛然一亮,他这个人有一点好处,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不会太过于纠结,反倒是充满了实用主义,所以在听到谢瞳的话之后直接就蹦了起来,拉着谢瞳边走边喊道:“那个什么,我去喊大娘子,准备点吃的,两位军师,我们边吃边谈。”他是一边走一边就看到里面走出来一位中年美妇人,见到朱全忠脸上的笑容顿时一笑道:“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快入座吧。”这是朱全忠的正妻张惠,原本也是一位大家闺秀,嫁给朱全忠的时候后者还没有发迹,属于患难夫妻。但是张慧却是举止有度,对于朱全忠的事业帮助极大,也得到了他手下一众文武的一直拥戴。

    张惠安排好几人的膳食之后就转到了内宅,朱全忠也开始询问谢瞳和袁敬初的办法。

    “主公,事到如今我和敬初已经分工协作,由敬初负责和郑璠一起继续督查此次黄巢大军忽然转变进军方向的事情,由我来负责军务,协助主公稳住大局。”谢瞳的安排得到了朱全忠的赞同。虽然此时的朱全忠手下的李振被薛洋阴差阳错的给挖走了,但是依靠着谢瞳本身的能力,原本一团糟的军政事务这些时日也逐渐理上正轨,如果不是黄巢出乎意料的进入宋州,宣武军有了袁家这等豪门襄助,已经可以独立发展了。

    “主公,我和敬初商议的结果是,我军应该放弃宋州,和存周合兵一处,保住汴州,唯有如此才有一线生机。”谢瞳放下碗筷之后一脸肃然,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朱全忠差点咬到舌头,抬头愣愣的看着他,直到发现对方没有开玩笑之后才直摇头道:“军师此言不妥,我好不容易才稳住宋州局势,将宋州境内的各方势力梳理清楚,此时放弃岂不是断了我老朱家的根基?再说离开宋州我岂不是要和黄巢一样四下流窜?”

    “主公,此时必须放弃宋州,唯有如此才能有一线生机啊。”谢瞳急道:“事急矣,虽然不知大齐军为何忽然改变行进方向,折返宋州,但是想来对方已经打定了主意,宋州境内战火重燃已经不可避免。而为了让黄巢快速过境,我军唯有撤出宋州,和存周合兵一处,挡住黄皓和杨希古所部的联手攻击才能稳住雍丘一线之地。而尚让主力大军拿下宋州之后就没有必要和我军在宋州死磕,为了不陷入重围,只有从速离去,进入曹州和兖州才是正途。”

    “主公,军师所言甚是,如今大齐军主力开到宋州,是摆明了一定要从宋州进入兖州,避开难免淮南军的预设的包围圈,而如今我军卡在中间,若是处置不当,必然会成为黄巢反扑的重点,宋州虽好,却已然成了众矢之的。主公应当从速决定,不可迟疑。”袁敬初抱拳一鞠躬道:“只要黄巢大军离去,我军大可卷土重来便是。这中原之地甚多,只要皇朝离去,其他诸侯也就不会在此地多做逗留。到时候主公依仗唐皇册封,自可名正言顺的在中原攻城略地,仍然是大有可为啊。”

    袁敬初的这番话可谓是言辞恳切,而且站在宋州本地家族的角度能够劝说朱全忠放弃宋州可谓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所以他这番话说完之后朱全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主公,待我军退出宋州之时,大可派人送信在亳州驻扎的淮南军,邀薛郎君率军北上驱赶,黄巢想来也不敢在此地多做逗留。”谢瞳接着袁敬初的话茬道:“只要河中王重荣和并州军不南下,淮南军根基在扬州,对于中原土地不会多留恋的,主公大可与其结盟共同对抗大齐军。”

    “军师所言我也明白,只是眼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城池百姓一旦放弃,实在是不甘心啊。”朱全忠此时也吃不下了,坐在一边叹息道:“我本想让开汴州,守住这脚下的宋州之地,只要大齐兵马从汴州北上,我军衔尾追杀自然可以逐步将其逼入死地。到时候前方大军征剿,后方安抚百姓,重建藩篱,数年之间定然可以让这中原恢复生气。却没想到一夜之间,局势大变,竟然将我逼迫至此。”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主公可不能犹疑,贻误了这大好时机啊。”谢瞳道:“如今尚让大军因为路程原因,尚未进抵宋城,我军尚有转移之机。倘若对方兵临城下,我军就只有走这下下之策,坚守宋城,作为抵挡大齐军的正面,到时候就算最后勤王大业取胜,那付出最大之代价的还是主公啊。主公也不想看到到时候宋城之下惨烈大战之后,我军和大齐军两败俱伤之后,被别人渔翁得利吧?”

    谢瞳的这番诛心之论算是切切实实打在了朱全忠的心坎上了,所以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起身朝着谢瞳和袁敬初郑重一拱手道:“多谢两位先生教诲,否则我老朱险些酿成大错,往后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他一作出决定,整个宣武军就立马快速行动起来,军政大事在谢瞳的亲自协调之下,迅速开动,朱全忠亲率主力兵马在前方开路,让自己的兄弟带着宣武军军政家属要员跟着主力兵马随后而行,袁敬初和郑璠两人带着余部一方面疏导各地百姓跟随大军进入汴州避难的同时,还负责留在宋城迷惑大齐军。

    朱全忠和谢瞳的手段和速度不可谓不快,短短数日之间大军就已经朝着襄邑而去,宋城附近的其他城池内的钱粮辎重和跟随的百姓也纷纷上路,一路朝着雍丘而去。而且在部署撤退之时,朱全忠的信使也星夜南下朝着亳州而来。不过很显然的,不论是朱全忠还是谢瞳心里是如何思索这场变局的由来,对于淮南军这支客军,朱全忠和谢瞳都表现出极大的善意,朱全忠的信使送信之时俨然以下属身份自居,言辞之间也非常谦恭。而对于已经奉命入关的王重荣和还在并州盘踞的李克用,却丝毫没有通知的意思。

    “立即让十三司去并州和华州,告知王重荣和李克用,黄巢即将转战山东,中原大地变局已经开始,请他们二位善自斟酌。”薛洋将朱全忠的这封信放下的同时就让向杰马上去着手安排。而旁边的袁袭和李振则是相视而笑,这场变局的执棋人就是他们,自然是明白这变局一旦开始,留给朱全忠的路就寥寥无几。虽然朱全忠和谢瞳的反应速度有些出乎他们所料,但是正如此前李振所言,这是阳谋,不论朱全忠和谢瞳是否看穿,都改变不了这滔滔大势。这一幕其实在杨希古率军改变方向转道去襄邑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朱全忠在这场变局当中注定是要站在风口浪尖之上,他每走一步都注定都是险招。而薛洋此时的命令则是在这场风暴之中再增加两枚砝码,其矛头甚至直指战后中原的布局。不论是王重荣还是李克用,只要他们将手伸进来,就注定会被卷进中原的这场漩涡之中,和朱全忠纠缠在一起。而他们为首的藩镇一旦进入,那么依附在他们身边的其他节度使藩镇也就不需要薛洋去点拨了。

    “去以天下兵马副都统的名义传讯时溥,让他率徐州军立即沿运河北上,去兖州。”薛洋一笑,这一抹自信的神情让旁边的袁袭和李振都不由得一阵颔首。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