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看书 > 历史军事 > 唐末战图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虚则实之
    “主公,袁敬初已经开始撤离宋城,而且朱全忠还抽调了兵马前去接应。”向杰原本在宋城附近驻扎的,结果在薛洋赶到谷熟城下的时候,他以匆匆前来汇合,还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袁袭和李振相视而笑,随即道:“主公,看样子朱全忠已经开始采取动作了,只不过他对我军这么放心啊,直接放空宋城,难不成真以为我淮南军会帮他牵制住后路不成?”

    “他这是笃定我军北上不会坐视局势朝着不可逆转的方向转变,所以才会将后路全部交给我淮南军。”薛洋摇了摇头道:“不过这样也好,少了别人的掣肘,至少在谷熟方向,我军可以自由把控战局,不受限制。”

    “我不担心我军目前的处境,只是主公,我和兴绪都各自盘算过,就算是按照目前朱全忠全面放空宋州,然后集中起所有能集中的兵力,他能打赢黄浩的虎狼军的成算还不足五成。如果中间稍有差池,可能就要全军覆没。除非他真的愿意看着李克用和王重荣入境,然后跟着他们两位后面,将中原之地的控制权彻底让出去。”

    “王重荣未必对中原之地有什么兴趣,他远在河中,夹在中原和关中之间,东面还有李克用这么庞大的势力威慑,北部尚有党项等边疆部族在。只有李克用如今势力正值鼎盛之时,若是让他执中原牛耳的话,那朱全忠才真的没有一丝一毫崛起的机会。”袁袭皱眉道:“只是形势如此,就算是朱全忠不想赌,只怕也未必能如他所愿。”

    “你们怎么把朱全忠的状况说的这么差?”向杰在旁边道:“十三司在襄邑传来的消息说,他可是已经在大营外面构筑了好几道防线,全军大张旗鼓,还一度发起了好几次反击,杨希古没有预料到,被狠狠打了几次之后,这几日原本的攻势都逐渐变缓了。”

    “朱全忠动了。”薛洋白了一眼向杰,笑道:“这么大的消息你如何不早说?”

    “主公,既然朱全忠在襄邑铁了心要摆虚则实之的把戏,那我们就配合他一下。”袁袭拍手笑道。

    “看样子这一次朱全忠真的是准备掏老本了。”薛洋跟着一笑道:“既然如此,就给他一点助力,让陆明立即进攻谷熟县城,把声势造大一点。”

    淮南军这边紧紧是根据十三司的两条情报就迅速定下了攻击谷熟的策略,而朱全忠的宣武军那边也在杨希古和尚让两人面前摆出了一个迷魂阵,伴随着袁敬初手中的最后一支兵马和朱全忠派过来接应的精锐汇合之后,依靠着从宋城撤离的大批百姓和后勤辎重的掩护,悄无声息之间从尚让的眼前消失,然后悄然转道,从宁陵北上考城,从曹州南部边界进入雍丘隐蔽。

    而为了继续吸引杨希古的视线,掩盖宣武军主力转移,朱全忠亲自留守襄邑大营,甚至亲自出现在杨希古的视线之内,牢牢的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在襄邑附近。

    这一番布置除了事先就有所预料和针对性侦查的淮南军和向杰的十三司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无从察觉。而且朱全忠为了掩盖自己大军转移的迹象,在袁敬初这返回的一路上,动用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未曾出现在世人眼前的秘密部队,清一色由袁家等宋州豪门私兵组成的新军换上了宣武军的军服,沿途和尚让派来拦截和试探的部队连续血战三次。其中最凶险的一次,袁敬初指挥的这支兵马以三千之数硬抗尚让手下悍将张言的连续攻击,双方杀得血流成河。战后这三千兵马近乎全员战死,但是却硬生生的啥的张言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再对袁敬初进行攻击。

    而如此硬拼和惨烈的代价,甚至连带着护送的百姓和后勤辎重都损失惨重的情况之下,也成功瞒过了尚让的耳目。再确定宣武军兵马护送后勤辎重和百姓和主力汇合之后,放下了心的杨希古甚至一改之前每天进行的攻击,慢悠悠的派兵包围住了宣武军在襄邑的大营,然后安心等待黄皓的虎狼军抵达。

    “主公,袁家私兵接替宣武军和尚让派出去的张言两万大军从宋城一路厮杀到襄邑,成功瞒过了尚让。”在向杰的亲自指挥之下,宋州境内的十三司眼线几乎是亲眼沿途观摩了这场截击战的经过。所以当向杰汇总了所有的消息前来汇报的时候,脸上尚且有些不相信。

    “这就是中原这些大家族的可怕,区区几大豪门的私兵汇合在一起,加上有一个出色的指挥将领,就足以支撑起一路诸侯。”李振感慨了一声之后道:“这应该是朱全忠在宋州不惜代价拉拢袁家的原因所在。袁家私兵当年应该是参加过围剿黄巢的大战,在当初黄巢经过郓城的时候,阻击过他们。有了实战的历练加上这些年充足的钱粮供应,有此战力倒也不稀奇。而且中原大战历来都持续不断,那些战场之上被打散的散兵游勇也被这些他们陆续收入旗下。”

    “现在是乱世,这些大家族存在了数百年,甚至有些还有千年历史,他们自然是知道在乱世,兵权比什么都重要。”薛洋点了点头道:“不过这些都交给朱全忠去头疼吧,我们去城外看看,陆明有没有准备好攻城。”

    “陈瑜不是在试验新式武器吗?兴绪,随我去看看。”袁袭跟着一笑道:“虽说陈烨那边是准备对抗骑兵用的,但是现在拿来试试威力倒也可以。”

    袁袭所说的就是此前薛洋让陈烨秘密研制的弩炮,这种西方战场之上的大杀器带有的神秘色彩实在是太多了。薛洋也是前世看过一篇文章详细分析过弩炮的制作过程以及材料,所以后勤部才会在短时间内完成设计,并且针对东方战场的现状进行了继续改进,在和弩机进行结合之后,将原本的单一发射机括改成了联发装置,利用弩炮发射速度快、装填方便的优势,结合了弩机和床弩在射程准头的优势之后,这种庞大的战争机器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体型和比我预想的要大啊。”薛洋在旁边嘀咕了一句之后道:“找人先去试试威力,向杰,你通知陈烨,让后勤部和沈家想办法继续改进,要缩小个头和重量,同时研究其他的样式,如果用来对抗骑兵冲锋,就必须要大量部署,不然的话就算威力强悍,也无法阻拦千军万马的冲击。”其实对抗骑兵进攻,还有一种高效武器,准确的说是建材——水泥。只不过薛洋自己并不清楚水泥是如何烧制的,所以虽然和陈烨说了个大概,但是后勤部目前依旧无法掌控温度,烧出来的都是些残次品。不过饶是如此,这种劣质的水泥用来铺路却效果比这个时代简陋的官道要好得多,至少在扬州和舒州境内,这种水泥路面已经逐渐成形。

    “对着城楼,试射几次看看。”薛洋的一句话让陈瑜有些犯傻,呐呐道:“这前军尚未准备好,是不是等秀峰他们准备好之后再投入试射?”

    “笨,主公是想看看威力如何,你别管前军了,让他们继续准备。”袁袭瞪了一眼这家伙之后,陈瑜才反应过来,急忙将十架弩炮全部推到阵前,这种虽然安装了轮毂,但是却要好几名士兵才能够一起推动的大家伙一出现在战场上就吸引了许多淮南军士兵的好奇,暗自对这个比弩机还要庞大的家伙到底能够起到什么效果。

    不过此时的陈瑜却浑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反倒是兴致勃勃的看着士兵们将准头调整好之后,在一字排开三层箭槽上排满了新式弩箭,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气开始弥漫整片战场。

    “这是专门对付城楼等工事的破障箭,一箭下去足以掀翻一块女墙。”向杰在旁边笑道:“我之前在陈烨试射的时候凑过去看了看,其威力确实比我们先行的弩机要大不少。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能够一次性发射十五枚弩箭,而且速度也比弩机快上不少。”

    “发射。”陈瑜在前方一阵怒吼之后,只听得无数的金属破空声在一瞬间响起,无数黑漆漆的弩箭在一刹那间腾空而起,然后直奔远处的谷熟县城的城楼而去,其速度快如闪电,甚至那些在旁边围观的士兵还没看清楚之前,数百丈的距离就一闪而逝,下一刻,无数惨烈的死后就在城楼之上响起,在众人肉眼可见的范围之内,那些往日里可以掩护士兵躲避攻击的城墙上腾起一阵阵烟雾,紧接着那些墙砖直接轰然爆碎,四散的石块形成二次打击,将那些此前躲过攻击的大齐军再次杀伤一大片。

    “我的天,这陈烨到底是怎么造出这种大杀器的?”袁袭在旁边目瞪口呆,但是陈瑜那边却在第一轮发射之后紧接着第二轮再次发射。弩炮的发射需要的弹力是扭力,所以不仅威力大,而且反弹复位很容易,再加上发射箭槽装填容易,所以就在袁袭和李振等人的惊诧声中,第二轮发射再次响起。

    “只怕用不了几次,非把谷熟县城的城楼给拆了不可。”向杰在旁边笑道:“黄巢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们会有这种大杀器,可怜城内的守军很多人连身铠甲都没有齐备。”

    “走吧,把这里交给陆明和陈瑜。”薛洋点了点头,对于攻城,弩炮不是什么好选择,而且消耗也大,也只有自己手下的淮南军才能够毫无顾忌的在战场上普及这种消耗巨大的武器,换做其他诸侯,能够给手下兵马配备一身甲胄就非常不易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财力去装备这种武器。

    薛洋这边还有闲心去试验新式武器,算得上未雨绸缪。而雍丘地区,葛存周几乎是在黄皓率军启程离开自己正面的第一时间收到了朱全忠的命令。

    “虚则实之。”葛存周深深吸了口气,他是战场宿将,不仅仅一身武艺和惊人的箭术之外,更是对于战场指挥有着过人的造诣。这也是为何他跟随朱全忠不久就能够独立领兵的原因。他只是瞬间就猜出了朱全忠的意图,只不过这一招实在是太凶险了,虎狼军的实力他和朱全忠都非常清楚,就算是自己两万大军全体出动,在汇合了宣武军主力之后也难以取胜。再说如今中原处在大争之时,如果宣武军残胜,那么一定会被其他各路诸侯趁势吞并,这和失败没有什么区别。

    “黄皓从通许方向转进襄邑,必走桃陵,看来也只有在桃陵和黄皓打一场了。”葛存周独自沉默良久之后才暗自叹了口气,一面让人秘密去通知朱全忠,一面将视线定在了西面,其实在葛存周看来,朱全忠此时定下此等险招有些冒险了,宣武军在中原其实还有一支援军可以使用,那就是控制了河南府的诸葛爽的河阳军。在击败了韩简之后,诸葛爽控制的河阳大军已经彻底拿下了整个河南府的控制权,在张全义等人的辅佐之下,手下三万大军都是经过了大战洗礼。只要能够协调好王重荣和诸葛爽的关系,未必不能将他吸引过来帮助自己。而且和王重荣等人不同,诸葛爽如今病重,实际上也在寻找一个可靠的人帮扶诸葛家,所以按照葛存周的想法,是足够说服诸葛爽的。而且张全义本身对于朱全忠就非常看好,此前还曾帮助过宣武军。

    “让齐猛留守雍丘,虚兵守营,广竖旌旗,迷惑往来大齐军斥候。”葛存周沉思良久之后找来张归厚道:“你我今日秘密带领所有兵马,从北部绕道前往桃陵以南埋伏,预先埋伏,和主公汇合,一定要想办法拿下虎狼军。”

    葛存周脸色严肃,让张归厚点了点头。二人一出动代表着朱全忠此时所有的谋划全都开始完成。这招虚则实之被两人联手施展开来之后,成功的瞒住了大齐军的所有耳目,由此也拉开了整个大战的序幕。而在战场之外,伴随着尚让和黄巢二人进入宋城的同时,淮南军也开始正式发动进攻,为朱全忠的谋划填上了最后一子。只不过此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此前葛存周心心念念的河阳军却在河阳等地堵住了南下的河东大军,以黄河浮桥尚未修筑好拒绝了对方从怀州过境,并且派遣重兵守住桥头,和李克修的河东新军隔着黄河对峙。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