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乃是闽地之核心,福州收复,等于整个江东就被我平南军囊括进来了。”陆翊看着高济和陆明笑道:“如今只剩下最后的漳州和汀州两地,漳州地域狭小,而且紧靠泉州,第二卫南下之时就能顺便收复,那汀州之事——”

    “汀州交给第四卫吧,陆盛如今不是在抢修官道吗?末将请命率大军前去,汇合五旗兵马,从闽西南直接进入汀州。”陆盛一句话让高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看起来好像没有我第三卫什么事了。”

    “立即撰写战报向主公报捷吧。”陆翊点了点头,如今南征大军基本上已经完成了鲸吞江东的任务,剩下的也就是水磨的功夫了。如今整个东南除了前期收复的州郡之外,大部分地区还都在军管,民政官员尚且没有到位,金陵那边应该还在等待最后的消息,所以在陆明出福州整顿兵马的时候,他和高济也在开始紧急撰写战报,将整个东南战役的全部经过详细记录,然后让十三司快速送往金陵。

    光启四年十月初,当陆翊的这份战报送到薛洋手中的时候,整个南平王府一片欢呼,南进方略如今顺利完成第一步,等于南平王府已经走到了天下所有诸侯的前面,手握两道地盘,八百万人口的南平王府成了天下间名副其实的第一诸侯。

    “可以对外发布文告,告诉百姓这个好消息了。”薛洋点了点头笑道:“如今江南底定,我南平王府已经执天下之牛耳。”

    “呵呵,主公不怕被唐皇猜忌吗?”严明和袁袭两人相视而笑,随即道:“手握两道重兵,掌控整个东南大唐最富庶的两地,主公已经可以真正的裂土封王了。”

    “裂土封王那也无所谓,只要能收复天下乱局,这些都是小事。”袁袭毫不在意,在一旁笑道:“这个消息一旦传开,肯定会震惊所有人,甚至于让整个天下大局也会随之而出现巨大变化。”

    袁袭说的没错,当金陵城内,印着南平王府字样的祝捷文告贴的满城都是的时候,这个消息也迅速被各路诸侯的暗探传向周边,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传遍了整个中原。当江东被平南军真正拿下的消息送到所有人手上的时候,大小诸侯隔着千里尚且能够感受到那其中的压力,真真切切第一诸侯。以目前平南军掌控的淮南和江东两地来计算,已经可以抵得上大半个中原了。可如今中原纷乱,各大诸侯内斗不休的时候,南边已经崛起了一个巨无霸一般的势力,在悄无声息之间露出了獠牙。要知道江东可不比其他地方,那是丝毫不逊色淮南多少的地盘,人口在两次汉人南迁之后,已经逐步繁华起来,一旦薛洋整合了内部,其实力必然瞬间再次提升,到时候其他势力若是再想与其抗衡,只怕比登天还难。

    “还真被他办成了。”此时颍州城内,杨行慜算是感受最深的人了,庐州深入淮南道腹地,他几乎是时时刻刻感受着来自南面的那股洪流的威压,如今这个消息传来,更是让他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主公,速速出兵蔡州吧,秦宗权在河南府吃了败仗,被宣武军打得七零八落,此时正是我军出击的好时机,拿下蔡州,我等也能增强一分实力,若是南边北上,我等也好有更大的回旋余地。”戴友归嘶哑着嗓子,强自提升起精神劝告道:“如今天下乱世,正是大争之时,主公切不可因为敌人强大,而贸然放弃,否则入世争龙,非成即死,再无转圜之余地了。”

    “让刘威立即北上,不要耽搁了,这一次无论如何要拿下蔡州。”杨行慜定了定神,随即道:“烦劳军师前去蔡州前线,助刘威一臂之力。”

    “薛郎君啊薛郎君,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打发走戴友归之后的杨行慜独自在原地沉吟良久才喃喃自语道。

    而此时在汴州境内,朱全忠同样看着这个消息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于在这一刻感到了一丝惶恐,他如今手握两州之地,结好朱瑄兄弟之后,可以从山东各地招兵,最大限度保证了汴梁等地百姓的民生,已经竭尽全力了。在谢瞳主持内政之后,他和敬翔的精力全都放到了河南府的争夺上面,在依靠着张全义投靠之后,原本已经拿下了河南府大部,剩下的就可以出兵全力驱逐李罕之和王重荣的势力,鲸吞整个河南府,背靠黄河,结束战事了,但是却没想到他速度快,还有人比他速度还要快,悄无声息之间就拿下了整个江东。南境不比中原,在自己埋头发展的时候,很少有江东各地的消息传到中原,但是此时一来就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地震。

    “主公莫要担忧,平南军拿下江东,我等尚且感到恐惧,那长安的唐皇焉能不怕?”敬翔算是宣武军中唯一一个还能保持清醒的人了,在微一沉吟之后立即道:“依臣之见,莫不如把这件事交给唐皇处置。”

    “你是说让唐皇压制南平王府?”朱全忠明白敬翔的意思,但是随即道:“长安距离江东远隔千山万水,就算是唐皇下诏,只怕薛相公也未必会听,这种事在他身上又不是第一次了。”

    “试试吧!”敬翔在旁边道:“至少能暂时束缚住薛相公的脚步,给我等一些时间。”敬翔随即道:“秦宗权的兵马被打败之后,我军和李罕之南北对峙亦非一日,如今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臣的想法是囤积重兵从河南府南下蔡州,拿下蔡州北部,消灭秦宗权,如果必要那就和杨行慜平分蔡州,尽快结束西境战事。主公,我们不能再慢了。”

    “军师的意思是徐州?”朱全忠的眼神悄然一凝,转而看着敬翔道:“徐州南边可是靠着淮南道啊,那薛相公焉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等拿下徐州?”

    “无妨,主公攻打徐州之时,派一人出使金陵,就说我宣武军拿下徐州,愿意将徐州南部奉送给薛相公。”敬翔笑道:“如我所料想不差,薛相公此时的心思只怕未必在北边,而是在南边,所以只要我军不去骚扰淮南道北境,主动修好,必然不会引起他的注意。而拿下徐州,我军就能获得一个稳固的粮草和兵员补给之地,以徐州之繁华富庶,人口稠密,我宣武军就可以彻底摆脱掣肘,加快脚步了。”

    敬翔目光灼灼,一下子将朱全忠的心思全都拉了过去,甚至于两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跳过了徐州,而转移到了北方。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