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樱低头仔细的看着菜单,夜璟恒看着她,忽然想起她刚才看婚前协议的时候的样子,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姿势,同一个人两种场景在他脑中互相重叠,夜璟恒有一种错觉,好像他们现在不是在外面的高档餐厅,而依然是在璟园的客厅。

    “我要4个烤翅,两个鱼排,一个抹茶提拉米苏,一个草莓火焰杯。”

    苏樱点完菜,合上菜单,递还给夜璟恒。

    听着苏樱的菜单,夜璟恒皱了皱眉:“你这搭配……”

    “怎么啦?”苏樱疑惑的看着他,她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没什么。”不伦不类四个字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

    苏樱喜欢一次吃好几种味道,这是跟住在隔壁的邻居童曼学来的,按她的话说,反正不管什么到胃里都一样,还不如满足嘴巴的味蕾呢。

    夜璟恒和往常一样点了一份简单的菲力牛排。

    这个时间还比较早,店里的客人也不是很多,所以菜很快就上来了。

    苏樱没有用餐具,而是用一张餐巾纸隔着,直接用手拿起鸡翅,放进嘴巴里,稍微动了一下,两个完整的骨头就吐了出来。

    夜璟恒坐在对面,看着这娴熟的操作,几秒钟内从目瞪口呆到哑然失笑,他摇了摇头,边慢条斯理的吃着牛排,边看着对面小吃货的操作。

    四个翅膀被她三两下就消灭了,她把骨头整齐的用纸包住,放在一个角落,然后她开始消灭鱼排。

    鱼排上抹了番茄酱和沙拉酱,为了不弄到嘴角,她将鱼排从中间切开,两端对折起来,像个汉堡似的,然后再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勺子一下舀起两个,再一同放进嘴巴里。

    虽然她性格大大咧咧的,但从细节依然可以看出她有很好的教养,这样让同桌的其他人不会觉得不舒服。

    主食吃完后,她喝了半杯水,才开始吃甜点。

    吃甜点的时候不像刚才那么迅速,而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边戳边吃,很是轻松闲适。

    因为一直观察她,苏樱全部吃完后,夜璟恒的牛排才吃了一半不到。

    “牛排不好吃吗?”一个小时过去了,苏樱好心的问了一句。

    “还行,为什么这么说?”夜璟恒抬眸看了苏樱一眼,明知故问。

    “看你吃的好像没什么食欲。”苏樱实话实说。

    夜璟恒忽然有个想法,他先看看这个人是怎么吃牛排的,心下一动,问道:“你想尝尝吗?”

    “啊?”苏樱没有反应过来。

    夜璟恒叫来服务生拿了一套新的餐具,将没有碰到的部分,切出一半分给苏樱,放进了她的盘子。

    看着夜璟恒的动作,苏樱有些怔愣。

    倒不是嫌弃他,而是在她的印象中,霸道的人有一种特质,自己的东西就算丢掉也不会送人。夜璟恒这样霸道到极品的人,更应该不会跟平常人分享什么,即使他没有用完的东西,他也会丢掉,或者是好心的重新帮别人拿一份新的。

    夜璟恒看她迟迟没有动,眉尾微挑,说话的声调中带了一丝危险的信号:“你不会嫌弃我吧。”

    “是又怎么样。”苏樱抬眸看过去,没有畏惧他的视线。

    不过虽然这么说着,她还是动了起来。

    苏樱将牛排上的酱汁涂抹均匀,先用刀子竖着切成一条一条的,上下对齐之后又横着切,直到牛排变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将刀子口朝内放在一边,用叉子叉起一小块放进嘴巴里。

    “你不是嫌弃吗,那你还吃。”欣赏完她的表演,夜璟恒看着口是心非的女人,不屑的说道。

    “浪费是可耻的,我不想和你这种可耻的人为伍。”苏樱说着又拿起一块,她的动作不像吃牛排,倒像是吃甜点的感觉,随意闲适,不知是不是突然的加餐,她还没适应变化的步骤。

    “可你现在在和可耻的人一起吃饭。”夜璟恒也学着她将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以前不知道你这么可耻,现在刚知道。”最后一块塞进嘴里,苏樱将盘子往前推了推,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和手。

    拿起一块放进嘴里,夜璟恒细细的咀嚼着,不知为什么,感觉好像比刚才好吃了。

    他喝了一口水,好心的对对面的女人说道:“对了,提醒你一下,你还要和可耻的人一起吃三千顿饭呢。”

    苏樱听了这话后翻了个白眼。

    两个人经历了店内从冷清到热闹再到冷清后,耗时两个半小时的午餐终于结束了。

    车子已经修好,心情不错的夜璟恒载着抑郁的苏樱回到了璟园。

    他这次没有将车停在原来的位置,而是往里移动了两个车位。

    苏樱看到后噗嗤笑了出来:“原来有钱人也怕遭殃啊,你是不是怕我下次来还撞你车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好像忘了修车钱是她付的。

    夜璟恒瞥了她一眼,没有提醒她修车费的事,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有这种常来的觉悟,我很开心。”

    苏樱脸上的笑立马僵住了。

    下车后,夜璟恒没有回房间,他从外面看了看苏樱的车,然后伸手跟苏樱拿钥匙。

    “车钥匙给我。”

    “要我车钥匙干嘛?”苏樱护好手包,警惕的看着夜璟恒。

    夜璟恒轻笑了一下:“这么紧张干嘛,只是帮你检查一下。”

    “我车上没什么好检查的。”苏樱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一刻也没放松。

    “有没有我说了算。”夜璟恒绕着车转了一圈,还顺便踢了踢车胎。

    “凭什么?”苏樱跟在他后面,不满的问道。

    “你刚刚签的婚前协议,你忘了?”夜璟恒忽然转身停住,苏樱一个不防撞进他怀里。

    “哎呦……”感觉像是撞在一块石头上一样,苏樱抚了抚撞疼的额头,痛斥道:“你干嘛突然停下。”

    “一个小小的测试,你不光眼神不好,反应力也不好。”夜璟恒伸手揉了揉苏樱的脑袋,这个动作他早就想做了,跟想的一样,手感是软软的,头发可比她的性格好多了。

    “对了,你刚说协议,里面有这一条吗?我怎么不记得。”被他打断,差点忘了正事。

    “第四页第三行:男方有权对女方的安全负责,包括但不限定排除安全隐患,若女方不配合,可以适当采取强制措施。”

    想了想,这句话确实有点印象。

    “你要是不交的话,我就叫人来拆门了。”

    “你这是偷换概念,玩弄字眼。”苏樱愤怒的叫嚷着。

    “随你怎么说。”夜璟恒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

    “等一下,给你就是了。”苏樱嘟着嘴,非常不情愿的把钥匙拿出来把车门打开。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