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要是每月只还一万,你不就得当我三十多年的债主了,感觉我人生大半辈子都在你手里了。”

    “你不在我手里,也得在别人手里,还不如让我看着你呢,反正我们之间还有个证书保证,就算离婚了,在法律的保证下你也吃不了亏。”

    苏樱仔细想了想,也对,不过虽然他说的有道理,怎么感觉一直被人牵着走呢。

    “那个……”

    苏樱刚要说话,夜璟恒的手机就响了,他打开一看,助理发了三套过来,夜璟恒将照片打开拿给苏樱:“看看,喜欢哪一套?”

    苏樱接过手机仔细的看了看,四套房子不同风格,一个是休闲轻松的复式,一个是简约温馨的错层,一个是豪华奢侈的跃层,一个是优雅大气的平层。

    这其实是苏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买房子,小时候住在家里,父亲是个严肃的人,家里的装修风格也都是严肃大气的,后来和童曼合住,童曼性格大大咧咧的像个男孩子,选的地方也是很有男子汉气息,再到国外读书也是家人选的住处,虽然自己从小渴望一个温馨舒适的地方,但后来想了想,还是选一个熟悉的居住环境吧。

    “就这个吧。”苏樱指着最后那套平层拿给夜璟恒看。

    夜璟恒看着苏樱指的那套房子,心里不由得一动。

    “这个?你确定?”

    “嗯。”苏樱点了点头,很确定,不过她看到夜璟恒的表情有些奇怪,便问道:“怎么了,这个有问题吗?”

    夜璟恒看着照片摇了摇头:“为什么选这个?”

    苏樱凑过头去看夜璟恒拿在手里的手机,一只手自然的扶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在手机壳上边看边划:“我从小住的就是类似的风格,看见它有熟悉感。”

    苏樱不知道的是,这套房子是夜璟恒唯一一套自己设计的房子。

    是的,其实这三套房子都是夜璟恒名下的产业。配置不动产是任何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操作,夜璟恒在18岁生日那天就为自己置办了第一套产业,他亲自选址,亲自设计,装修完毕后也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家里人觉得那里一个人住过于冷清,没有佣人照顾,也不放心,好说歹说才重新回到璟园,至于后来的那些产业,他再也没有如此上心,顶多去晃一圈熟悉熟悉地址罢了,那套亲自设计的房子就是苏樱选中的这套。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心中再怎么想,也打破不了习惯带来的影响力。苏樱没有注意到整个璟园也是习惯中的风格,这也是她为什么住在这里并没有陌生感的原因。

    夜璟恒将手机关上,拍了拍苏樱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背:“收拾一下,我们出发。”

    “出发?”苏樱带着疑惑的看他:“去哪?”

    “选好了房子,难道不要去看看吗?”夜璟恒长腿一伸,从床上下来,走去衣帽间。

    “哦,对,现在就去吗?”苏樱跟着站起身从床上下来,看着他。

    “现在不去,难道等将来离婚的时候再去吗?我倒是很希望你一直在这住着,难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夜璟恒边说着边将身上的浴袍解开,里面不着寸缕的精壮身体瞬间暴露在苏樱面前。

    “啊……你这个变态。”苏樱被突然映入眼帘的裸·男图吓得赶紧捂上眼睛,背过身去,不看他。

    夜璟恒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轻笑一声,悠悠的说道:“你知道这具身体有多少女人想看吗?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上我的床吗?被你嫌弃成这样很伤我的自尊心你知道吗?”

    苏樱承认夜璟恒的身材确实很好,常年自律的健身习惯,让他小麦色的肌肤健硕有力,线条流畅,质感紧绷有弹性,再配上他那贵族气质的立体五官,简直是不小心坠入凡间的尤物,任何女人看到这样的男人都会血脉喷张,甘愿为他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不过夜璟恒遇到苏樱的时机不对,人要先满足吃饱穿暖的物质需求才能想其他的,所谓饱暖才能思淫·欲,现在的苏樱满脑子都是金钱之类的物欲,对于美男这种精神需求还是等物质满足以后再说吧。

    “少来,能伤你自尊的人怕是还没有出生吧。”苏樱放开有些发酸的手臂,反正她现在也是背过去的。

    夜璟恒没有回话,侧耳听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就听见夜璟恒说道:“穿好了,转过来吧。”

    苏樱被那诱惑的嗓音不自觉引导着慢慢转身回看,带她看清夜璟恒的模样时,便愣住了。

    不同于往日的西装革履,他穿了一件大地咖啡色的短款羊绒立领夹克,里面简单搭配白色衬衫,下身配一条浅蓝色休闲西裤,脚上是一双乳白色软牛皮休闲鞋,成熟的男性魅力中带着一些随意和*,就像一个要陪着女生逛街的邻家哥哥。

    能把优雅和慵懒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的人怕是只有他了吧,苏樱这么想着。

    “回神了。”夜璟恒打了个响指将苏樱叫回来,这时候她才发现夜璟恒已经不知不觉走到她面前了,她的脸顿时红了。

    “那么好看吗?让你看的这么着迷。”夜璟恒俯下身,侧头看她发红的脸。

    “我……我去换衣服……”被他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不知为何忽然紧张的苏樱立马低下头,转身就往外走。

    “哎呦……”因为一直没有看路,低着头的苏樱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小心点,冒冒失失的。”夜璟恒一把拉开她想去看看她的额头,却被推拒了一下。

    “知道了。”苏樱捂着头,拉开门一溜烟的跑了,然后就听见隔壁咣当一声关门的声音震动的地板都抖了三抖。

    听到那声巨大的动静,不知道为什么夜璟恒心情出奇的好。

    要知道苏樱为什么会在夜璟恒的房间里上网,那还得说到一周前,苏樱第一次把直播内容发给夜璟恒以后,她的电脑啪的一声就关机了,她捣鼓了半天都没有弄明白,眼看时间快要到了,她只好求助隔壁房间的夜璟恒,然后夜璟恒就“勉为其难”的借用了自己房间的电脑给她,苏樱第一次在有人“监视”的情况下开始了直播,好在她有之前被一大群人围观的主播经验,倒也没什么别扭的。

    直播结束后,夜璟恒就请来听说是简慕黎专门介绍的技术高手来维修都没有弄好,苏樱只好放弃,不知道为什么,平常在书房和图书室的电脑也统统坏掉或者不见了,整个璟园只有夜璟恒的房间有唯一一台电脑,从此以后一需要用电脑的时候苏樱就去隔壁房间。

    现在的夜璟恒有点后悔当初把自己的专层隔成两间房的想法了。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