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经是晚上,医院的灯早就亮了起来,明亮的光线打在夜璟恒的身上,墙壁上被拉出一个浅浅倾斜的影子,如果忽略它的平面间错,就像和床上的人一样并排躺在一处。

    “夜空中最亮的星……”

    一阵铃声从夜璟恒的大衣口袋里传来,男人的专注被打断了,他一开始有些怔愣,这个铃声不太熟悉,但是好像从哪里听过,过了一秒他才反应过来,这是苏樱的手机,苏樱从昨晚直播结束以后就将手机铃声换成了这个,纪卿阳帮她检查的时候顺便把手机交给了他。

    他走开几步,远离icu的病房,掏出手机发现来人的名字是“曼曼”,对了,他忽然想起来,苏樱下午在车上不是告诉她朋友今晚搬家吗,想来她这个朋友没有等到她回家,她就来兴师问罪了,可是要怎么告诉她呢,是实话实说,还是先隐瞒看看,等苏樱醒了再说呢?想好后他接起电话。

    “小樱子,我都到家了,你怎么还不来啊,也不给我打电话,今晚是不想搬家了吗?”童曼依旧是叽叽喳喳的大嗓门。

    “你好。”

    夜璟恒低沉冷静的嗓音顿时让对面的一阵嘈杂安静了下来。

    “咦,我打错了吗?”童曼看了一眼手机,疑惑的嘀咕。

    “你没有打错,她现在……在我这里。”

    对抗行为中最重要的一招就是实中有虚,虚中有实,商业奇才夜璟恒很会活学活用。

    “你是?”

    童曼不愧是做律师的,反应敏捷迅速,一句话就能抓到重点,体内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了起来。

    “……”

    夜璟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与苏樱的关系,如果说自己是她老公,估计她的朋友要么尖叫,要么昏倒吧。不过如果说没有关系,怎么解释自己拿着她的手机呢?

    不过他一时的沉默却让对面的童曼开始猜测,她想起苏樱曾经跟她提过在狱中曾经有人帮她开了后门,难道就是他?

    “你不会是她的男朋友吧?”

    夜璟恒想了一下,觉得这个答案还算满意,他点点头:“算是吧。”

    对面的童曼立马翻了个白眼:“什么叫算是吧,你一个大男人还不敢承认吗?”

    夜璟恒还是第二次被人用教育的口气说话,她不愧是苏樱的朋友,他挑了挑眉,承认道:“对,是。”

    童曼听到了肯定的回答后,眼睛咕溜溜转了一下,试探的问道:“你是不是在苏樱进去的时候帮她的那个人?”

    苏樱从来没问过自己监狱的事,看来她不知道是谁帮了她,夜璟恒没想到她这个朋友还挺聪明,他没有避讳,直接认了:“对,是我。”

    童曼松了一口气:“哎呀,你该告诉她,要让她知道你多喜欢她,她一开始猜是我呢,不过反正你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夜璟恒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没错,以后我会告诉她我有多喜欢她的。”

    童曼不经意的看了一下表,现在是晚上的十一点了,她顿时明白苏樱为什么突然买房子搬家了,这丫头,这么大的事竟然瞒着她,看她以后怎么找她算账,她不自然的清了清嗓音:“咳,那个……她现在是不方便接电话吗?”

    “嗯。”没有知觉的她确实不方便。

    童曼立马贼兮兮的笑道:“我懂我懂,没事,等她什么时候方便了再给我打电话吧,先这样,挂了。”

    看着突然挂掉的电话,想起刚才对面女人的笑声,他立马明白了她为什么那么笑了,这个女人真的是她的朋友吗?不过让她误会也好,反正迟早有这么一天。

    放下电话,夜璟恒这才发现眼睛有些酸涩,腿也有些发麻,冷静下来的他又恢复了往日的冷傲自持,他看了一眼井井有条的病房,知道苏樱在这里一定会接受最好的治疗和照顾,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现在的他需要好好休息,保持体力,等她醒了才能好好的照顾她,看了一会他便朝着自己的专用客房走去。

    这个直属医院是夜家和纪家一起投建的,夜璟恒专门留了一个房间当做自己的客房,就是为了将来以防家人有人生病的时候,陪护的人有一个舒适的房间,里面的家居布置也都是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设计的,就像自家的套房一样,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平常没有人生病的时候就空着。

    纪卿阳曾经调侃过他说他浪费医疗资源,上次苏樱不是说过他是万恶的资本家吗?确实挺“万恶”的,不过能住在这里的人不是平常的小老百姓,倒也没有占用大众资源。

    夜璟恒洗了个澡,叫了晚餐,简单吃了以后就打开电脑,将最近的事务交代给助理,不是非常重要的会议交给其他的总监安排,实在需要自己出席的便适当推迟,苏樱没有醒来之前,他没什么心情在工作上。

    至于家里也交代了管家,绝对不能向家里的长辈透露他的行踪。

    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好了以后,他还帮苏樱跟公司的领导请了假,不过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

    做完这一切,夜璟恒边躺在床上睡下了,明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他必须养精蓄锐,希望到时候是一个好的结果,没什么信仰,只相信自己的夜璟恒这一次也忍不住的默默祷告了一番。

    第二天,天刚一放亮,夜璟恒就醒了过来,没有人来找他,他便心里有了结果,他没有着急,稳了稳心神,像平常一样起床洗漱,换上留在这的一套休闲宽松的衣服,沉着的开门走了出去。

    下楼到icu病房的楼层,正好看见迎面走来的纪卿阳,看见他走下来,纪卿阳站住了,他叹了口气,冲他摇了摇头,夜璟恒虽然有了预期,心下还是沉了沉,不过他没有停下,走过纪卿阳的身边冷静的开口:“我去看看她。”

    两个人边走边聊:“放心,她的一切体征都是正常的,其实她现在没醒来也是好事。”

    听到这话夜璟恒猛然顿住了脚步,他有些不解的看向纪卿阳。

    纪卿阳解释道:“她身上的伤很深,伤的又是肋骨,你也知道止痛药都是有副作用的,现在醒来对她也是折磨,只要她的伤没有恶化,就是好事。”

    夜璟恒心下了然,也是,现在的她醒来也是痛苦,一般人就是四肢骨折都要痛的忍受不了,更何况她伤在躯干部位,深处的伤也触碰不到,到时候又痛又痒,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要怎么熬得住那几个月。

    夜璟恒皱了皱眉头,重新迈开腿走去病房,此时护士正在帮她翻身擦脸,在窗户外面可以看到她闭着眼,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安静的沉睡。

    这样也好。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