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就看到有一个护士和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站在门口,见他开门,两个中年人转过身来。

    “夜先生。”中年男人一眼就认出了他。

    夜璟恒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他一脸的狼狈,像被人给打了,手里提着一个果篮,旁边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束鲜花,不知他们是病人,还是病人家属。

    “你们怎么看的,怎么有人闯上来了。”听到消息的纪卿阳赶过来,他不满的斥责旁边的护士。

    “我们想拉着他们,可是你看他的样子,我们也不好阻拦。”一旁的护士小声的辩解。

    纪卿阳这才注意到男人身上一身伤,头好像被人打破了,额头全是淤青,腿脚也不太利索。

    作为医生的纪卿阳是见不得有人糟蹋自己的身体的,他看到男人头上的伤痕忍不住的问了一下:“你这头怎么了,赶紧跟我去处理一下。”

    男人来回的看着两人问道:“你们不记得我了,我是李旭啊,就是把夜先生的女朋友砸伤的那家。”

    夜璟恒重新端详了一下来人,这才认出了他,他的脸立刻冷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男人拿过身边女人的花,然后把自己手里的果篮和花束一起递到夜璟恒面前:“我们是来道歉的,来看看姑娘。”

    夜璟恒低头看了一眼没有接:“不需要,你们拿回去吧。”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夜先生……”男人忽然抬高了嗓门喊道。

    纪卿阳一看,连忙制止:“这里是医院,里面都有病人,我们不要在这里说话。”

    “好的好的。”

    夫妻两个连声答应往后退去。

    夜璟恒没理他们,径直走进病房,将门关上。

    “这……”

    看夜璟恒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夫妻俩顿时有些着急。

    纪卿阳知道夜璟恒的脾气,他只好打着圆场:“你们先跟我去处理一下你的伤。”

    男人不愿意离开:“我没事。”

    “不是你有没有事,你这样,是来唱苦肉计的吗,就算他想见你,看你这一身的伤,也得被你吓跑了。”

    “好吧。”

    两个人见也跟夜璟恒说不上话,只好跟着纪卿阳去医务室。

    “你这是被谁给打的啊?”纪卿阳边帮男人上药边闲闲的问。

    男人愣了一下,心想:这个医生可真厉害,都能看得出伤是怎么弄得,不过为了避免麻烦,他没有承认:“这不是打架打的,这是我自己摔的。”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不过身边的老婆却忍不住揭了底:“什么摔的啊,大夫你不知道,我们老头是被人打了。”

    男人听身边的女人说了实话,立马着急了:“你个婆娘怎么话这么多,哪里都有你,你没事回家去吧。”

    纪卿阳虽然不是什么乐善好施的大善人,不过既然让他听到了这话,就免不了详细的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女人听到医生问起来,开口道:“我们家卷帘门不是砸了人吗,因为还在保修期内,老头就去找那家厂商讨个说法,结果不但没人负责,里面的人还让保安将我们赶了出来”,说道这,那女人眼睛立马红了起来,“老头脾气上来就直接跑去门口让街上的人评评理,结果上来一群人就把他给打了,他一个人哪能对抗那么多人啊,这不休息了一周才好一点,就赶紧来看个姑娘了。”

    “好啦,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提他干嘛?”男人看媳妇眼泪直往下掉,也忍不住心酸,抚了抚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你们那卷帘门的厂家叫什么?”

    门口传来一声低沉的嗓音,夜璟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其实思来想去,最根本的责任也不在那个老板身上,主要还是那个卷帘门本身安全有问题,所以他才下来找人问清楚,没想到刚一来就听见他们提了这事。

    李旭两口子一看夜璟恒进来,赶忙站起身。

    “坐下吧。”夜璟恒径直走进去也坐在沙发上:“你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两口子重新坐下,回答说:“那个厂家大老板好像姓赵,有一个大的建筑公司,叫《赵氏建业》,听说他们的老板被抓紧去了,现在里面也是一盘散沙,领导估计也都跑的差不多了。”

    “《赵氏建业》?”听到这个名字,夜璟恒和纪卿阳互相对视了一眼。

    “怎么,你们认识?”

    李旭看到他们的表情,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这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

    纪卿阳看了一眼夜璟恒,对李旭说道:“你们先回去等着吧,这件事会有人处理好的,以后,你们也不用拿东西过来,病人现在需要休息,这次就当你们看过了。”

    两口子起身感谢:“好的,好的,谢谢医生。”

    “还有一定要注意身上的伤,别不当回事,否则将来老了可要受罪的。”

    纪卿阳边嘱咐边安排护士送他们出去。

    “本来想放过他们的,没想到他自己找上了门。”夜璟恒熟门熟路的拉开面前的桌子下的抽屉,从里面摸出一合未拆封的“cohiba”,抽出一根,斜靠着桌角,点了起来。

    “抽两口就得了啊,你可是有病人要照顾的。”

    纪卿阳才刚离开一会就看到夜璟恒吞云吐雾的,赶紧把剩下的放回抽屉。

    夜璟恒听到这话,果然抽了两口,就把烟丢进了旁边的水池,顺手把窗户打开通风。

    “败家子。”纪卿阳看见水池里的大半根雪茄,心疼的摇了摇头。

    “不是你说让我抽两口的吗?”夜璟恒重新坐回沙发,窝在里面。

    纪卿阳挑了挑眉峰,心里暗想: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听话,不过这句话确实是他说的,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他揉了揉眉心,搬了把椅子坐在夜璟恒对面:“你跟赵氏到底什么情况,你以前不是力挺赵氏的吗,后来为什么突然就把赵家少爷送进监狱,哎,不对,”纪卿阳忽然想起来:“好像是苏樱揭发了他才把他送进去的,你们不会是情敌关系吧。”

    夜璟恒蹭了蹭鼻尖,没说话,不过他的表情不置可否。

    “啧啧,真稀奇,你夜璟恒也有今天。”纪卿阳一脸的幸灾乐祸。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血债血偿。”冰冷的生意像是从地底下发出的,夜璟恒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看来有人要遭殃喽。”纪卿阳扭头看着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