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慕黎看到铁面无私的张副局也在,没有像上次那样随便,他客气的跟张都打了个招呼,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张都对汪洋示意了一下:“你说吧。”

    “是这样的,我们那天派出的人里面有一个刚来的警察,可能第一次出任务,因为紧张跑去灌了几杯黄酒,嘴巴没管住,那个跑了的小兄弟正是他的发小,他属于酒后失言,这才误了事,简少爷您看怎么处置。”

    张都听到最后一句话直接瞪了他一眼,汪洋赶紧闭上了嘴。

    简慕黎轻笑了一下:“这是你们警队的家务事,我一个外人怎么好插嘴呢,你们对这样的情况有自己的规定吧。”

    汪洋点点头:“嗯,关一年然后开除。”

    简慕黎不置可否:“既然你们内部的事就自己看着办,不过那家工厂的事还请张局长给我们一个交代,毕竟伤的人现在还在昏迷,不交代的话,有些说不过去,也会让群众对你们失去信心的。”

    虽然简慕黎语气平缓从容,没有大吼大叫,但是明眼人一听就能听出他口气里的威慑之意。

    汪洋赶紧应承:“这个自然,请简少爷放心。”

    “你这话就错了,不是让我放心,是让纳税人放心。”简慕黎站起身:“我就不打扰你们办公了,告辞。”

    看简慕黎起身,汪洋也随着站起来,朝外面喊道:“秦歌,送一下客人。”

    “是。”

    秦歌跑过来,一脸娇羞的站到门侧,简慕黎走出去后,便紧紧的跟在后面,不过简慕黎军人做派,走路虎虎生风,一米八七的个子,没几步就把穿着高跟鞋的秦歌甩在了后面,她下楼的时候,只看到了空气里卷起的一层灰尘,气得她直跺脚。

    当天晚上,新闻频道就紧急插播了一条新闻:“近日,我市破获了一起违规私设工厂自销自产的违法行为,涉事的是赵氏建业公司,一年前,赵氏建业的总经理赵项均因经济问题入狱,其后赵氏的一切事物由其父赵一培打理,据了解,赵一培派手下多次参与违法犯罪活动,聘用社会闲散人员充当打手,此次行动对该违规行为进行了严厉打击,抓捕犯罪嫌疑人17人,关闭相关产业二十多处……”

    夜璟恒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有些出神,上次之所以没有斩草除根一是因为苏樱也牵扯了进去,如果当时就一网打尽是不是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不过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次既然又撞到他的枪口上,那谁也护不了他了,这次一定要让赵氏建业四个字从地球上消失,让他再无翻身的可能。

    “叮叮叮……”

    旁边的机器忽然发出一声轻微的轰鸣,夜璟恒眼睛一跳,他以为出现了幻觉,当第二次响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他几乎是立马跳起来,扑到苏樱的床边。

    接着门口就传来一阵脚步声,纪卿阳从监控室看到警示灯响起,一开始也以为眼花了,后来护士提醒他才反映过来,赶紧跑过来。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夜璟恒朝门口看去,看见是纪卿阳走进来,赶紧起身对他轻声说道:“她动了,她动了……”

    “我看看。”纪卿阳走进,正想俯身查看,苏樱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她醒了。”纪卿阳激动的对夜璟恒说道。

    夜璟恒也是一脸惊喜,他低下身子轻声在苏樱的耳边问道:“小樱,你醒了吗?”

    苏樱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忽然对他笑了一下:“老公。”

    虽然声带因为长久没有发声有些低哑,但是在场的两个人距离她比较近,所以能听的清清楚楚的。

    “你说什么?”夜璟恒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苏樱,不过刚醒来的人没有太多力气,她摇了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她刚才说什么?”夜璟恒转身看向纪卿阳,想确认自己的答案。

    纪卿阳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夜璟恒:“她刚才好像叫你老公?你们……”

    两个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纪卿阳冷静下来,仔细的帮苏樱做了检查,一切正常,从她颤动的眼珠可以看到她应该是醒了,不过刚才的那一声好像耗尽了她的力气,此时的她需要休息。

    纪卿阳将夜璟恒拉到一边,细细盘问:“她平常是这么叫你的吗?”

    夜璟恒看着她:“没有,她……”别说叫自己老公了,就连平常的触碰她都很反感,要不是自己一直强迫她,把她留在身边,她现在估计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

    “咳咳……我问一个比较隐私的问题啊”,纪卿阳摸了摸鼻尖,虽然两人是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不过问到这种事情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那个……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果然,夜璟恒听到他的问题一脸的黑线。

    他立马为自己辩解:“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对你们的事情好奇,纯粹是从医学的角度想知道更多,以便分析病情。”

    夜璟恒怀疑的瞅了他一眼:“是吗?”

    “当然了,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不能怀疑我的医术。”

    夜璟恒一点没有给他面子:“没有人品的人的医术我不敢相信。”他重新走回床边,低头看了看苏樱,抚了抚她的额发。

    纪卿阳边走边思考:“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会不会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你,所以才会叫你老公,就像刚破壳的小动物也会认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妈妈一样。”

    其实这句话不无道理,想起以前,苏樱恨不得他从自己的眼前消失,怎么会醒来就叫自己老公呢,夜璟恒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

    纪卿阳忽然又想到刚才的情景:“不过,刚才我也在啊,她为什么会对着你叫啊。”

    “她又不认识你,比起你来,她对我比较熟悉。”夜璟恒拿起棉签沾了点水,帮她湿润一下嘴唇,却发现她舔了舔嘴唇还可以吞咽。

    “你试着喂她点水。”

    纪卿阳帮忙将床头摇起来,夜璟恒接了一杯温水,试了试温度,放进一根吸管后,坐在床边,将苏樱揽进自己怀里,然后把杯子递到她的唇边,将吸管小心的放进她的嘴巴里。

    虽然苏樱依旧闭着眼,不过因为太久没有喝到水激发了人类的本能,让她直接做出了吞咽的动作。

    一杯水很快被她喝完,夜璟恒想要放下她的时候,却听见她一声嘤咛:“还要。”

    夜璟恒询问的看了纪卿阳一眼,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喂给她。

    纪卿阳想了想,他将吸管拿掉,重新倒了一杯递给夜璟恒:“这次你一点一点的喂她,不要让她喝太快。”

    “嗯。”夜璟恒照着纪卿阳的吩咐,让她喝一口拿开一下,这一次喝到半杯的时候,苏樱就侧了侧脑袋。

    一直观察着她的夜璟恒觉察到她的反应,立马放下杯子,他本来还在担心万一她再要的话要不要继续喂给她,现在看来他想多了。

    “我们现在对她大脑的情况知道的不多,我先给她做个全脑检测,其他的等她完全清醒了以后再说。”

    “嗯,只能这样了。”夜璟恒看着怀里继续睡着的人,亲昵的吻了吻她的额角。

    纪卿阳眼睁睁的被喂了一口狗粮,“壕无人性啊……”边念叨着边离开病房。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