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前夜璟恒特意交代管家他们一些注意事项,包括不要主动说起以前的事情,还有对她的称呼上和之前的一样,要把她当做在这个家里住了很久的女主人。

    由于苏樱这次住院情况非常的严重,所以她的出院也是一件大事,虽然夜璟恒不喜欢热闹,但为了去除苏樱身上的住院晦气,他让人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出院仪式,璟园里还拉了条幅,上面写着:“恭喜夜夫人出院”的字样,既喜庆又热闹,也是璟园难得一见的场景。

    苏樱从黑色的加长幻影走下车,看到横幅的时候,也不禁笑了出来,她很难想象夜璟恒会做这样的事情。

    “恭喜夜夫人出院。”

    管家带着众人在门口迎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庆的笑意,苏樱一一跟他们打着招呼,她走到门口看到地上燃烧的火盆,对面是朝她伸手的夜璟恒,总觉得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她不禁愣了一下,她闭上眼睛,脑海中闪现一些模糊的片段。

    燃烧的火盆,男人的身影,周围的喧嚣……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愣着干什么?快迈过来。”夜璟恒在火光中冲她笑着伸手。

    对了,脑海里的人好像没有笑,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没有什么温度,好像与周围热烈的火光是两个世界,完全分割开来,她不知道那是真实还是梦境,相互交错的两个身影让她有些眩晕。

    她睁开眼,看着耐心等待她的男人,相信眼前的才是真实的,为了不让他担心,她扯了扯嘴角,笑着将手递过去。

    夜璟恒握住她柔软的小手,一个用力,苏樱脚下不稳,借着男人宽厚的手掌,跌倒进他的怀中,被他紧紧的抱住。

    刚才苏樱愣神的功夫,夜璟恒还担心她像上次一样自己跳过来呢,没想到她会主动牵住自己,这个举动让他很是开心,就像纪卿阳说的,他要珍惜这个老天爷赏赐的机会,既然以前不愉快的记忆忘记了,就从现在开始制造愉快的部分就好了。

    有佣人上前来服侍苏樱去沐浴,夜璟恒摆了摆手:“你们忙活半天,收拾完后就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情我来就好了。”

    “是。”管家答应着带他们离开。

    不知道苏樱还记不记得璟园的模样,夜璟恒有意让苏樱走在前面,她想了一会便往楼上走去,他跟在身后发现她去了自己的那间套房。

    苏樱没有犹豫的推开门,地毯上铺了一层的樱花花瓣,满室淡淡的馨香。

    “好香啊。”惊喜的表情表露无疑。

    “喜欢吗?”

    夜璟恒看着她的表情也跟着弯起了嘴角。

    “喜欢,这是你弄得?”

    “嗯,庆祝你出院。”

    苏樱细细的嗅着,那香味虽馨甜,却并不浓烈,而是一种清雅感,似乎里面还混有淡淡的芳草香,苏樱轻轻蹲下,捧起一把花瓣,撒向空中,然后在漫天的花雨中欢快的旋转蹦跳着,像个天真的孩子。

    怕她因为生病抵抗力下降,苏樱回到家没有换衣服,而是还穿着室外的白色羊毛长衫,下·身搭配格子短裙,脚上是咖啡色的短筒靴,此时的她背对着窗户,外面的几颗杉木露了出来正好当她的背景,纷舞的樱花让她看起来就像走在一片樱花树下,上午温暖的阳光洒进房间,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元气少女,完全没有刚出院的苍白感。

    此情此景,在夜璟恒的脑海中像是被定格了一般,无限美好。

    “谢谢。”苏樱跑到他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她抬起头看着夜璟恒,眼睛里都是笑意:“我太喜欢了,谢谢你给我这么大的惊喜。”

    夜璟恒回抱着她,低头看她因为刚才的欢呼跳跃而泛红的脸颊,深情的说:“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平安出院。”然后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

    “我去洗澡了。”苏樱不好意思的推开他,直接跑去浴室,关上了门。

    刚才夜璟恒只是吻她的脸颊就让她有些心慌意乱,她不记得以前和夜璟恒是怎么相处的了,不过既然结了婚应该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吧,而且在医院他帮自己洗澡的时候也没见他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应该是很熟悉自己了,她闭眼想了很久都想不起来关于亲密的那些事,怎么会想不起来呢,他们已经结婚一年了,竟然一次都想不起来,这也太奇怪了。

    苏樱睁开眼睛,慢慢的除去身上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曲线优美,身材不错哦,她走进宽大的按·摩浴缸里缓缓的坐了下来。

    佣人已经将水调好,她不用做任何的事情,温暖的水流包围着她,旁边的水柱打在她的身上,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她住在这里没错,是夜璟恒的老婆也没错,但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不过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还是有些羞涩。

    在医院里夜璟恒抱过她很多次,即使隔着衣服,她也能感受到他强健的体魄,精壮的肌肉,他每次工作的时候不经意露出的小臂线条都让人垂·涎……不对,目不转睛,她知道夜璟恒有健身的习惯,虽然不记得他肌肉线条的样子,但是光想象也知道,他的身材有多棒,她既害羞又有点期待。

    期待……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是住院太久了,苏樱晃了晃脑袋,将自己脑海中某种画面驱赶掉,不过反正也是自己的老公,不看白不看,现在想来真是佩服自己当时的决定呢。

    既然忘了以前的样子,不如就从今晚开始吧。

    门外的夜璟恒看着她慌张的跑进浴室就知道她是害羞了,想到以后他有些发愁,既然她出院了,那以后某些事情势必会发生,可是如果真的做到最后一步,她以后想起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像纪卿阳说的把生米做成熟饭?不行,夜璟恒摇了摇头,这种趁人之危的事太没品了,不过只要自己克制住就行了,她应该不会主动要求发生点什么吧。

    不过眼前有一件大事需要他解决,他该如何解释结婚的两个人分房睡的呢?夜璟恒看着房门若有所思。

    苏樱洗完澡走出来的时候,夜璟恒已经离开了,这样正好,让她有打扮的时间,就像新婚那晚一样,苏樱仔细的考虑着晚上的活动。

    她吹干头发,便开始挑选晚上要用的衣服,打开衣橱,发现里面有几件比较成熟的衣裙,想了想,应该是当初应聘主播的时候买的,当时也只是预备着,没打算穿的,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派上用场。

    她选了一件黑色带蕾丝边的睡衣,里面搭配同款的文胸和底·裤,选好后摆在了一边。

    正当她要关上衣橱的时候才发现一个问题,不对,里面怎么只有我的衣服呢?苏樱四下瞧了瞧,这才发现不光衣橱,整个房间也只有她一个人的东西。

    “难道我们是分房睡的?”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