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樱看着夜璟恒忽然变了的表情也紧张了起来,为了转移话题,她起身下床,拉着夜璟恒亲昵的说道:“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

    男人看她挽着自己的手,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将心理的担心放下,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确定你这样出去?”

    苏樱顺着他的视线也看了一下自己的形象,确实不太妥当。

    “那怎么办?我是真的饿了。”说着还揉了揉肚子。

    “我让李嫂做了午餐,顺便让她帮你带一双鞋子过来。”

    苏樱睡着的时候,夜璟恒就想到了她醒来肯定会饿,早就通知家里带午餐过来,这个时间应该在路上了。

    “真的吗?老公,你太英明了。”苏樱直接扑到夜璟恒的身上,还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亲完后跳了下来,转身去了浴室。

    “我去洗漱了。”

    进去后,顺便还将浴室的门关上了。

    苏樱靠在门后,抚了抚紧张的心跳,她不确定刚才的动作以前有没有做过,不过她跳在他身上的时候,能感觉到夜璟恒有一瞬的诧异,她不确定那是没想到,还是没习惯,难道以前没这么干过?那她刻意表现的那么主动会不会让他厌恶?

    夜璟恒转身看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心里一阵复杂,他探手抚了抚刚才被苏樱亲过的地方,虽然她故作轻松,但是能感觉到她的紧张,还有她脸上迅速飞上的红晕,也显示她的青涩,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主动的她,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助手将午餐和鞋子送上来,夜璟恒看着进去二十多分钟还没出来的女人,忍不住去敲了敲门。

    “马上出来。”

    苏樱在里面喊了一声,快手快脚的洗漱完走了出来。

    外面夜璟恒已经将餐盒摆好了,看她出来,好像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自然的看着她:“不是饿了吗?还那么磨蹭,都是你喜欢的,快点吃吧。”

    “哦。”

    看他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苏樱也放松下来,走到他旁边坐下,别扭的心思立马被饭香吸引。

    吃完后,苏樱主动收拾好餐具,她想起今天的任务,拿起包将手机关机,假装突然看到:“哎呀,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用一下你的?”

    夜璟恒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将私人手机递给她,然后走了出去。

    真是天助我也,苏樱用他的手机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将记录删除,删除记录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顺便看了一下,发现通话的除了助理就是管家,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她便放了心,将手机放在一边。

    趁夜璟恒出去的时候,她还顺便打量了一下房间,也没有发现什么女人的衣服,头发之类的,看来夜璟恒还是值得信任的。

    男人回来的时候,苏樱假装在沙发上翻着杂志,见他回来抬起头随意的问道:“你刚才去哪了?”

    男人没有回她,看到桌上的手机问道:“你手机用完了?”

    “嗯。”

    提到手机,苏樱忽然想起来,上次出院后跟爸爸也只是发了个短信而已,这么久没回家确实有些不像话。

    “对了,我好久没有回家了,明天正好周末,不如你陪我回家一趟吧,顺便跟爸爸说一下我们的事情。”

    “回家?”

    夜璟恒听到苏樱想要回去见父亲,不由得头皮一阵发紧,他该怎么告诉她苏父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嗯,确实太久没回去了,不知道爸爸身体怎么样了,他一个人在家,我还真不放心。”苏樱没注意到夜璟恒的表情,兀自说着。

    夜璟恒想了想,还是先找个理由搪塞过去,能瞒一时就瞒一时吧。

    “那个……你前一段时间住院,有件事我没告诉你。”

    “啊,什么事?”苏樱抬起头看着他。

    “苏伯父他去欧洲出差了,所以最近不在家。”

    夜璟恒很少撒谎,确切的说应该是没有需要撒谎的场合,不过自从苏樱闯进他的生活,他发现他渐渐的学会了这项技能,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看来他还有说谎的天赋。

    “真的假的?”

    苏樱一脸不敢相信,爸爸年轻的时候确实经常出差,不过上了年纪后便很少往外跑了,而且坐到这么高的位置,也不需要他出去,没想到这次又出差,居然还是国外,她一脸的担心,不知道爸爸的身体能不能扛得住,她一脸责备的看着夜璟恒:“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怪不得我上次打给他,他说在忙,结果只能短信联系呢。”

    想到当时他在短信里只说在忙,却不告诉她实情,应该也是不想让她担心吧。

    “以后这种事早点告诉我啦。”

    这件事确实让苏樱有点火大,毕竟她现在只有爸爸一个亲人,不过夜璟恒也是看她刚出院,所以才没告诉她的吧,虽然知道这个原因,她还是不想原谅他。

    “我先回去了。”

    苏樱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忽然有些低落,她闷闷的站起身,跟夜璟恒打了个招呼就往外走。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要走?”夜璟恒有些奇怪,起身拦住她,仔细瞧着感觉她脸色不太好。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夜璟恒心里一阵紧张,赶紧扶着她坐下。

    “我没事,就是有点难受,胸口闷闷的。”

    苏樱随着他坐下,捂住有些气闷的胸口,不知道是怎么了,难道是中午吃多了,还是刚才被气到了。

    “这样不行,我打电话给纪卿阳。”

    虽然苏樱的肋骨已经长好了,但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毕竟当时那么严重的伤,不是说好就能好的。

    夜璟恒将苏樱放平,让她躺在沙发上,立刻拿起手机给纪卿阳打电话。

    纪卿阳听到电话里的描述也觉得有些严重,放下电话后赶紧带着急救箱过来。

    办公室里,苏樱已经被夜璟恒移到了休息室的床上,纪卿阳赶来的时候她已经好多了,没有一开始的那种气闷,帮她检查过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除了她眼底的黑眼圈。

    纪卿阳看了一眼夜璟恒,跟他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离开休息室走出来。

    “她没事吧?”夜璟恒担忧的问道。

    纪卿阳边收拾工具边回答:“暂时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不过她怎么来你公司了?她好像不是这的员工吧。”

    “她今天早上来送早餐给我。”夜璟恒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跟纪卿阳说了一下,包括苏樱今早的反常举动也告诉了他,不知道她的身体跟这个有没有关系。

    “你竟然两天没有回家?怪不得。”纪卿阳斜睨了他一眼,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什么意思?”

    夜璟恒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微微蹙了蹙眉。

    纪卿阳心里想翻个白眼:“你少来,别说你不知道,老婆给老公送早餐代表什么意思,她现在完全把你当她的合法老公,你却不把她当合法的妻子,你说呢?”

    “不会吧。”

    “怎么不会,你想想,你这里边的女人个个都是“妖精”级别,段位又那么高,是个人都会比较,她看到了什么心情,对了,我刚才发现她好像换了个发型。”

    纪卿阳刚才帮苏樱检查,因为是侧躺着,所以很容易看到,虽然她没有化妆,但还是感觉到整个气质有很明显的区别。

    “嗯,好像是昨天才换的。”

    而且还是和一个男人一起,夜璟恒心里酸酸的,其实苏樱早上一进门他就注意到了,因为是新做的,头发上还有很重的染发剂的味道,听说染发剂对身体伤害很大,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去做头发,真是伤脑筋。

    刚才纪卿阳的话不无道理,苏樱就是来过一次后才行为反常的,会不会她是因为看到办公室那些女人才去改变的,她不会吃醋了吧。

    虽然自己心爱的女人为自己吃错是好事,但他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呢。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