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醒来后脑子就不清醒的苏樱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但她现在必须强迫自己想一想了,混沌的大脑记得自己有老公,记得自己是有夫之妇,但仅此而已,夜璟恒的家庭,他家人的样子,父母的性格,她一无所知,她亦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的领证,没有婚礼,没有父母和亲友的祝福,没有男人的誓言和承诺,偷偷摸摸的像个贼似的,难道夜璟恒觉得自己是个上不了台面,拿不出手的人吗?所以也不想跟自己有后代?

    她记得夜璟恒曾说过两个人以前没有那么和谐,所以他现在对自己的好都是愧疚,是感激吗,感激自己救了他?

    那他真的完全没有必要。

    “你的头发还没干,不弄干的话,头更容易疼。”夜璟恒没有理会她的拒绝,怕她乱动,一手环住她的胸口,打开吹风机,仔细的帮她吹着。

    苏樱挣脱了几下,见挣不开只好随他去,几口将早餐吃完,看见那药,本能的抗拒,对视了很久以后,她终于忍不住的问:“那个药可以不吃吗。”

    “不可以”,身后的夜璟恒回答的毫不犹豫,苏樱不再乱动后,他便用手当梳子,边吹边帮她一点一点的捋顺。

    “可是吃药对身体不好。”苏樱小声的辩解。

    “不吃药你也是吃苦,吃药和吃苦,你选哪一个?”。

    难道是怕我吃苦所以才让我吃药,这是个很好的借口,虽然生孩子是苦了点,可是两人都结婚了迟早有这一天的啊,不知以前听谁说的一句话,吃苦要趁早,年轻的时候吃苦,身体恢复的也快,夜家家大业大,不可能没有子嗣,而且目测应该不止有一个,现在不生,难不成等七老八十再生吗?

    胡思乱想的苏樱心里一阵烦躁,她刚立下一个夜璟恒不爱自己的想法,就立马把它推翻,然后重新再立一个新的想法,又推翻,不知怎的,苏樱忽然想从当事人嘴里要一个确定的答案,便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喜欢小孩吗?”

    “干嘛忽然问这个?”夜璟恒摸了摸头发,掌心处已经没有湿湿的感觉了,看来已经全部干了,他放下吹风机,去浴室洗了下手。

    “就随便问问”,苏樱看着浴室里的人,喃喃自语,不过看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应该是对孩子没有任何的想法吧。

    夜璟恒出来的时候,见苏樱正对着药片发呆,以为她是怕苦,在医院的时候她就宁肯打针也不吃药,可是现在总不能因为这就把纪卿阳叫过来给她打一针吧,刚才感觉她身上已经不发烧了,他只好耐着性子,将水和药端起来:“快点吃吧,这药有糖衣,不苦的。”

    苏樱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仿佛有千言万语,夜璟恒以为她要和自己说什么,等了一会,可是她只是接过水和药,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把药放进嘴巴里,就着水咽了下去,一句话没有说,翻身躺回床上,将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

    夜璟恒觉得今天的苏樱有些奇怪,虽然她自从失忆后很多行为都很奇怪,但今天的她奇怪的有些诡异。

    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脸上也是欲言又止的模样,是不是她想起了什么,想找自己确认,如果是这样她为什么不问自己呢,她犹豫什么呢?

    夜璟恒俯身看了看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他有些看不懂她了,以前的她一个眼神,自己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现在的她有了很多猜不透的小心思,就像自己的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秘密一样,竟让自己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错觉。

    “睡一会吧,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养好身体最重要。”

    生病的人多休息是好事,夜璟恒拍了拍她身上的被子,俯身对她说完这句后就开门出去了。

    苏樱听到关门的声音后,立马把被子拉开,将头露出来,这个夜璟恒就这么走了,看见自己钻进被子里也不问问自己怎么了,真是太不体贴了,跟医院的时候真是千差万别,他果然对自己没有感情,只是报恩,那以后怎么办呢,如果他一直不想要孩子,将来两个人没感情了会不会离婚,虽然有了孩子也离婚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她不想离婚啊,苏樱骨子里其实是个很传统的女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思想在她脑子里根深蒂固,就像爸爸妈妈那样,即便有时候争吵,意见不合,也不会分开,而是相互理解相互包容,苏樱非常受他们的影响,她也相信自己能成为一个好妻子,可是如果夜璟恒执意离婚的话,她该怎么办呢?

    哎,她有点后悔了,刚才真不该把那药吃下去,起码有个孩子也算有多一份保证啊,不知道夜璟恒的父母是什么样的感情观,要不改天找个时间去看看他的父母,可是他们结婚的消息他父母不知道啊,这样就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去看他们,难道要偷偷摸摸的去?

    对了,夜璟恒这样的人网上应该会有他们家的报道吧,她赶紧起身拿出手机搜索,想了几个关键字,比如“华耀创始人”“华耀总裁家世”之类的一一输入搜索框。

    可是无论他怎么搜,他都找不到半点他家人的消息,除了几条财经新闻报道华耀集团的事情之外,连夜璟恒的消息都几乎没有,看来只能找机会从他本人嘴里问一下了。

    苏樱打了个哈欠,她刚才吃的感冒药有催眠的作用,加上刚吃了饭,本身就犯困,想着想着就爬到了床上睡了过去。

    因为家里有个病人,夜璟恒难得没有去公司,跟助理打了个电话,确定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便打算在家里办公。

    夜璟恒一直是个很自律的人,生活也非常有规律,早上一般是两个小时的运动时间,这是他从小就养成的习惯,今天没有去晨跑,他便去了健身房锻炼,里面的设施应有尽有,他先在跑步机上慢跑了半个小时,活动开身体,然后躺到了哑铃床上开始锻炼臂力和腹肌,虽然健身房的通风设施让里面的温度不至于太高,但是巨大的运动量还是让夜璟恒不一会就大汗淋漓,他忽然想到如果让苏樱过来锻炼,这么出一身汗说不定她的感冒早就好了,她的体质太弱了,以后就让她跟着来锻炼好了。

    从健身房出来,夜璟恒又去了泳池游了几圈,晨练结束后,他才去冲了个凉,运动完后一身神轻气爽的他打算下楼去补充一下水分,谁知刚到楼下,客厅的铃声就响了。

    这个时间谁会打过来啊,夜璟恒心里嘀咕,从冰箱里拿了瓶水后顺手接起来。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