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小恒在家吗?”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夜璟恒的妈妈,确切的说是他的后妈。

    “有事吗?”

    夜璟恒口气淡淡的,这个陈玉茹很少直接跟他讲话,不知为什么今天特意打电话过来。

    “哦,那个你爸爸就想问问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回家来一趟?”陈玉茹在家里一贯的嚣张跋扈,一向严厉的夜怀仁都拿她没有办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夜璟恒面前,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莫名的就没了平常的气势,反而带着一种讨好的意味,处处关心体贴,不过夜璟恒没怎么领情,每次都很客气的回绝她的好意,让她无从下手。

    “没时间。”夜璟恒说完就想挂掉电话。

    “等一下,”陈玉茹好像猜到了他的意图,连忙叫住了他,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你爸爸身体近来不太好,爷爷奶奶还有璟语也很想你,你看……”

    “好了,我知道了,今晚我会回去一趟。”夜璟恒打断她,答应道,每次只要很久不回家,陈玉茹都会用这一招,这么多年他都习惯了。

    “好的好的。”陈玉茹的计谋又一次得逞,她很开心的挂掉电话。

    夜璟恒放下电话,将手里的水整瓶一饮而尽后,直接把瓶子拧成了麻花,自从这个陈玉茹进了家门后,他就没怎么回过家了,不过她总是用各种借口各种亲情绑架自己,强迫自己回去,尤其是从自己接手了华耀以后,她就变本加厉的往自己身边推销她的亲戚朋友,不知道今晚谁家的女儿又会被她推到台上来,操控一个夜怀仁还不够,还想来操控他的人生,简直做梦。

    这么贪心的女人真不知道夜怀仁怎么看上的,夜璟恒边擦着头发边往楼上走去。

    不过虽然他很讨厌陈玉茹,但对那个只有4岁的小妹妹夜璟语却讨厌不起来,夜璟语很小的时候就被陈玉茹有意无意的带到夜璟恒的面前,对一个糯米似的小孩子他也不好拒绝,夜璟语也没有辜负陈玉茹的期望,倒是很喜欢跟她这个哥哥玩,每次他回去的时候,夜璟语都会缠着他要他抱,导致她会说的第一个词不是爸爸妈妈而是哥哥,只要她甜甜的叫他哥哥的时候,他就会暂时放下对陈玉茹的讨厌。

    “答应了?”

    夜怀仁看着兴高采烈的陈玉茹喜形于色的样子,便心下了然。

    “当然,我亲自出马,能不答应吗?”

    陈玉茹一脸洋洋得意,当爹的都被她吃的死死的,何况是当儿子的,只要带上笑脸,再配上温软的口吻,大部分男人绝对逃不了,多年的经验让她深谙对付男人的手段。

    夜怀仁揽着陈玉茹的腰,很是愧疚的说到:“我这儿子,他亲妈都不管,倒是让你这个不比他大多少的后妈操心了。”

    夜璟恒的亲妈唐琳女士自从两人离婚后,就去了法国,投入了艺术的怀抱,从此跟这个家再也没有任何的联系,连夜璟恒都很少有她的消息,只能从新闻上得知她的哪一幅画得了奖,拍了多少钱,被谁收购了,有时候可能心血来潮的跟他来个电话,比如说上个月去尼泊尔寻找灵感的她在凌晨的时候就跟夜璟恒来了个电话,让夜璟恒对这个奇葩老妈很是无语,可能学艺术的人都很关注自我的想法吧。

    陈玉茹娇嗔的看了夜怀仁一眼:“什么亲妈后妈,我既然嫁给了你,那自然会把小恒当自己的孩子。”

    三十多岁的少妇,一脸雍容华贵的富态,在昂贵的化妆品的保养下,她的脸看起来很年轻,甚至还带着一丝少女的娇羞,让夜怀仁很是着迷,在会所第一眼见到她就很有好感,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光顾她工作的地方,终于在会所老板的撮合下促成了这段缘分,这种学历不高但是居家的女人比前妻那个只注重事业的知识女性来说确实更适合他。

    “今天晚上你可得好好安排。”

    夜怀仁拍了拍陈玉茹的肩膀,很是信任的说道。

    夜璟恒这个年纪也该成家了,虽然以前安排过几次,但无论淑女型的还是精干型的都被夜璟恒推拒了,以前觉得是他年纪还小,可能还想再玩几年,可是现在都快三十的人了,不能再由着他,对于夜家庞大的基业来说,无后可是大罪,是时候给他下一剂猛料了。

    “放心吧,只要他能来,我准把他拿下。”

    今天晚上果不其然又是一场相亲鸿门宴,陈玉茹对这种事情早就驾轻就熟,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她心里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有数的很,不过以前的方式都没有奏效,今晚她打算换一种策略。

    昨晚苏樱因为生病被夜璟恒直接抱到自己的房间里,早上起来苏樱也没说回去,所以现在依旧还在他的房间,为了不打扰她休息,夜璟恒上楼后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去了书房。

    最近的夜璟恒很少来书房,自从苏樱出院后,为了和她保持距离,他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公司,很少把工作带回家来,不像以前,只要苏樱在家,他无论多忙都会尽量赶回来,实在忙不完的工作就会带回家里,把书房当成办公室。

    不过虽然不来,佣人们还是每天过来打扫的,里面依旧是一尘不染,靠墙的部分都是书架,只不过这里的书不像楼下的图书馆,种类比较齐全,小说、童话、杂志等什么类型的书籍都有,这里的比较单一,一排排的全都是商业类的书籍资料,一些备份的公司重要文件也都存在这里。

    夜璟恒打开书房的门,走进去,直接坐在高档实木办公桌前,顺手打开电脑,查看各个部门的秘书发过来的工作报告,因为晚上的临时安排,夜璟恒得将今天的工作早早做好计划,以便到时候能及时完成。

    报告中大部分的内容是各种报表,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不熟悉的人一看就一个头两个大,夜璟恒从小就接触这些,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他翻看着那些让普通人眼晕的报表,这些都已经是各部门负责人层层审核过的内容,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夜璟恒总能在其中找出瑕疵,将不完美的部分圈出来让他们打回重做,对待工作的认真程度让整个公司的人每天都战战兢兢,如临大敌,即使跟在身边的人也都毫不客气,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助理秦笙了。

    秦笙是比他小一届的学弟,夜璟恒在大学的时候就在为以后的助理一职寻找合适的人选,千挑万选之后,他看重了严谨刻苦的秦笙,亲自找到他问他愿不愿意进入华耀,对一个还没毕业的在校生来说,能进华耀是多么大的荣誉,不过当时的秦笙没有立马答应,这足以看出他的严谨,也是夜璟恒看上他的原因,当时的夜璟恒同意给他时间考虑。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