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豪酒店的宴会上,夜璟恒和许诺跳完开场舞之后,便让许诺一个人活动,自己则去跟各个董事们打招呼,本来许诺想跟他一起过去,但夜璟恒说她不属于公司的员工,不适合出现。

    许诺虽然不甘心,但夜璟恒已经公明正大的带着她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听说以前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先例,便又开心起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便很爽快的放夜璟恒离开了。

    夜璟恒走到爷爷身边,跟周围其他长辈一一打了招呼,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原来你跟许诺在交往啊,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啊,害的全部人以为你还没有对象,跟着瞎张罗。”

    “年轻人喜欢搞神秘嘛。”

    “就是,看来我们华耀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件大喜事了啊。”

    周围的董事们纷纷开玩笑。

    老爷子也乐呵呵的回到:“是啊,你们可要准备好大大的红包啊。”

    “没问题,哈哈……”

    夜璟恒没有反驳,只在一边淡漠的喝着酒,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对周围的人比了个失陪的手势,退出嘈杂,找了一个安静的房间才接起来。

    “什么事?”夜璟恒淡声问道,电话是跟在苏樱身边的人打过来的。

    “少爷,苏小姐不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非常着急的口吻。

    “什么?”夜璟恒眼神一颤,赶紧从房间走出来,往停车场走去。

    跟着苏樱的人都是夜璟恒从自己身边分配过去的,但因为他今晚有重要的宴会,苏樱也不怎么出门,所以只留下了两个人看着她,其他人则重新跟在自己身边,没想到刚一撤了人,就出事了。

    “到底怎么不见的,说清楚。”

    下属一五一十的将苏樱晚上的行程报告给了夜璟恒,还说一直在给他打电话,就是没有人接,刚才他把手机放在了许诺的手包里,但许诺却没有告诉他有人来过电话,他也没及时查看手机,夜璟恒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

    “你说她来了酒店?”

    “是。”

    夜璟恒心里一跳,如果苏樱来了酒店,那一定看见了他和许诺在一起跳舞的事情,怪不得她会去酒吧那种地方。

    下属继续汇报:“我们看她进了酒吧,怕她发现,我们没有进去,就一直守在酒吧门口,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我进去找人,发现苏小姐已经不在里面了,我问过里面的服务生,他说看见她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带走他的人是谁?”夜璟恒眼神含霜,厉声问道。

    “顶峰集团的公子张铭,他父母不怎么管他,他在外面有很多的房子和……。”下属说道一半,忽然沉默了一下。

    突然中断的声音让夜璟恒觉察到了不寻常,他冷声道:“和什么?”

    下属忐忑的小声说道:“他私生活很混乱,外面有很多的……女人。”

    夜璟恒眼神含刀,沉声说:“把这个人全部的资料发到我的手机上,召集所有的人,把他可能出现的地方全部翻一遍,一定要找到他。”

    “是。”

    张铭带着苏樱一路飞驰来到锦封酒店,这家酒店是他的一个朋友开了,张铭是这里的常客,每当他物色到了新的猎物就会带她来这里,他将已经睡着了的苏樱抱下车,乘着专用电梯直接上到顶楼他的套房。

    将苏樱放在床上后张铭便急不可耐的就扑了上去,刚才一路的折腾,加上他的动作很是粗暴,苏樱有点被折腾醒了,迷迷糊糊的她感觉有人在扯她的衣服,还凑近不停的亲她,男人的酒臭味让她有些反感,她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待到看清眼前的人是谁的时候,猛然清醒了过来。

    苏樱边尖叫着边拼命的推拒着张铭的身体,沉迷其中的张铭看到她醒了,越发凶狠起来,加大了力气想要制住她,苏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解得七零八落的,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再联想到之前看过的关于类似事情的新闻,她的脑子早已经失去了理智,身体濒临崩溃的边缘,这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张铭越是压住她,她反抗的越是厉害。

    张铭折腾了很久,都没有办法让苏樱屈服,而他的身体却已经忍到了极限,挣扎中他看见了丢在一边的裤子,直接抓过来抽出皮带,狠狠的抽了苏樱一个耳光,在她愣神的时候,一把抓住苏樱的手腕,将她的手捆起来系到床头,双手被固定住,苏樱就没有办法移动了,她只好用腿拼命的踢着张铭,边踢边大声骂:“你个流氓,混蛋,你要敢这么对我,我就……”

    苏樱还没说完,就被张铭用卫生间的毛巾堵住了嘴巴,同时他还抽掉了两条浴衣的带子,直接将苏樱的腿拉开,绑在床的两边。

    这下四肢全部被固定住,苏樱再也没办法挣脱,她害怕的看着犹如恶魔一般的男人,口中呜呜的喊着,眼里的泪也忍不住的留下来。

    “宝贝,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大意了,竟敢一个人去酒吧,我还以为你多清纯呢,没想到你骨子里确实这么的闷骚,早知道我就大方的约你出来了,也不用等这么久,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

    张铭边邪笑着边去扯苏樱身上剩下的衣料,在男人粗暴的撕扯下,苏樱身上那已经失去原本作用的衣衫被扯掉,最后的防护也瞬间被褪下去。

    “呜呜……”不着寸缕的身体突然接触到寒冷的空气,身上顿时起了一层冷颤,苏樱呜咽出声。

    难道今晚真的要失身了,她的心里蒙上一层深深的恐惧。

    谁来救救她,夜璟恒忙着和他的新夫人在宴会上甜蜜,没有人回来,而且眼下如果没有瞬间移动的本事怕是已经来不及了。

    刚才的扭打和激烈的运动,苏樱感觉到她的小腹一阵收缩,她本能的躬起了身体,然后一股热流缓缓流了出来,下腹一阵绞痛。

    “嗯……”苏樱忍不住的痛哼了一声,原本还有几天的姨妈因为刚才拼劲全力的折腾和高压的紧张,而提前来了。

    忙了这么久刚要提枪上阵的张铭看见苏樱身下隐隐出现的红色愣了一下,然后他就直接昏了过去,硬生生的躺在了苏樱的身上。

    张铭有一个不敢示人的隐疾就是晕血,他昏倒之前死都没想到他这一晚上白折腾了。

    而刚刚忍受完一波绞痛的苏樱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就被张铭昏倒的身体砸了一下,她错愕的看着刚才还如狼似虎的人,转眼间就倒下一动不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苏樱没有动,怕她一动会将张铭弄醒,睁着大眼睛就这么看着趴在她身上的人,过了很久后才发现他真的昏了过去。

    她试着去挣动捆在手腕上的皮带,张铭系的死紧,而且她稍微一动,皮带就会发出哗啦的声音,她吓的不敢再动。

    刚才她拼命挣扎完全是危机下的身体反应,现在安静下来,酒的后劲就上来了,身体和精神饱受折磨的她在后半夜终于忍不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夜璟恒把车停在了一处昏暗的路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里面关于张铭的资料可以说是罄竹难书也不为过,他铁青着脸看完,整个车厢冷到了极点,中间许诺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但都被他直接挂断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属依然没有找到他,夜璟恒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自责后悔,到现在完全没有了任何情绪,像个石头一样坐在座位上。

    他清楚的知道多一分钟找不到对苏樱就多一份危险,而现在三个多小时已经过去了,如果张铭是资料里介绍的那样,那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完了,他没有机会救她了,夜璟恒将手指指节握的噼啪作响,他没法想象如果苏樱发生了什么事,他该怎么面对。

    “铃铃铃……”

    突然响起的铃声在安静的车厢内显得特别突兀,夜璟恒一个激灵,立马接听起来。

    “少爷,张铭找到了。”属下急迫的声音传来。

    “把地址发给我。”夜璟恒闭了闭眼,稳住焦躁的心神,发出的声音毫无温度,重新发动车子后,握住方向盘的手不住的发着抖,他突然抬起手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手背上的血顿时涌了出来,他像没有看到一样。

    接着电话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他点开一看,记下地址后朝着那个地方疾驰而去。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