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看书 > 都市言情 > 腹黑夜少甜宠妻 > 第090章 刚醒的他又昏了过去
    高度紧张下的苏樱睡得并不安稳,她像是被噩梦魇住了,挣脱不出来,梦里一会是张铭,一会是夜璟恒,他们两个一个恶魔,一个禽兽,她不知道该去哪,只能到处躲藏,忽然她看见一处有一片亮光,那里好像有一道门,她赶紧朝着亮光跑去……

    “砰——”

    像是发生了一场地震般的声音将屋里的人震得抖了三抖。

    酒店厚厚的门被从外面一脚踹开,不知闯入者用了多大的力气,之前因为晕血昏倒的张铭刚一醒便看到了一个仿佛从地狱来的男人。

    带着想要将人凌迟的眼神,配上一身黑色的衣衫,夜璟恒周身像是带着浓重的黑煞之气,能将人的内脏压迫的爆裂的强大气场。

    而看到床上的场景后,夜璟恒目眦欲裂,在张铭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来人模样就被一脚踹到了地上。

    “噗”一口腥甜涌上喉咙,张铭的肋骨被踹断了,刚醒的他又昏了过去。

    夜璟恒走到床前看着女人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印记和她腿间的暗红,眼神暗了暗,心像被钝刀切割成了两半。

    苏樱也被那一声震动震得醒了过来,她看到夜璟恒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在做梦,梦里她朝着一道门跑去,没想到门后面站着的人却是夜璟恒,直到他走上前来帮自己解开身上的束缚苏樱才反应过来,然后猛然记得眼下的光景,而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被她最不想见的夜璟恒看到,苏樱满脸一阵羞愤,加上昨晚看到他和许诺在一起的场景,她本能的想要退避。

    夜璟恒探手想握住苏樱的手,却被她一把拍开,她拥着被子边后退边踢打着:“滚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夜璟恒看着浑身不住颤抖的人,心里一阵悲凉,他轻声安抚:“你看看,是我,我是夜璟恒。”

    苏樱知道他是谁,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想他碰到自己,她以前虽然生气,但两个人还是合法的夫妻,让自己的男人看到这种场面,谁都不会好受。

    “好,我不碰你,你冷静一点,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在乎,我都在你身边,知道吗?”

    夜璟恒不想伤害苏樱,任由她踢打着自己,看着眼前惊恐不已的女人,夜璟恒好像被瞬间抽空了力气,发生这种事的人都会受到刺激,尤其是她的大脑还曾经受过重伤,现在的他无心也不敢跟她撕扯,怕不知道说什么就会刺激到她,但也不忍心看女人这个样子,他狠了狠心,一个利落的手刀准确的切在苏樱的脖子上,直接将她打昏,然后用酒店的床单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抱起来带她离开。

    “这个人怎么处理?”跟在后面的下属指着躺在地上的人问道。

    “杀。”

    沉闷的一声,声音仿佛从地底下出来的,他的指令毫不犹豫。

    夜璟恒一进门看见赤果的两人,加上那暧昧的姿势,体内嗜血的因子瞬间冲进大脑,如果他将男人踹翻还保持着理智的时候,那他在看见床单上刺眼的猩红的时候,体内的暴戾再也忍不住了,以前有洁癖的他原则上手从不沾血,现在这个原则被打破了。

    夜璟恒带着苏樱回到璟园,将带回来的床单丢进垃圾桶直接烧掉,然后抱着苏樱进了浴室,仔仔细细一遍又一遍的将她全身冲洗干净,重新包裹好放到床上。

    被他打昏的女人像个布娃娃一样深陷在柔软的大床上,夜璟恒坐在床边看着她,像个雕塑一动不动。

    夜璟恒从出生就带着的信念第一次开始真正的动摇。

    无论记得他的苏樱还是不记得他的苏樱,他都在等待,因为他自信可以等到,以前他等苏樱主动接受他,后来他等苏樱将往事全部回忆起来,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的固执,纪卿阳说得对,他确实是个死心眼的混蛋,如果他不那么坚持,在苏樱忘记以前,对他示好的时候,他就不会推开她,两个人可能已经过上了甜蜜的夫妻生活,那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苏樱也不会受到伤害,他确实是个混蛋,是他亲手将老天爷送给他的机会抹杀了。

    看着沉沉睡着的人,他后悔了,他本打算等她接受自己,给她一个最美好的初·夜,他不该等她自己醒悟,应该早早的作实两个人的关系,就不会让一个恶心的禽兽捷足先登,女人最美好的第一次就不会被糟蹋,她连初吻都守得死死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受得了呢,他不知道苏樱醒来会是什么反应,夜璟恒心乱如麻,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想了想他决定求助自己的母亲。

    夜璟恒的母亲唐琳曾经是一位心理学专家,多年专研艺术疗法,后来沉迷于艺术的怀抱,才一头扎进去,只是不知道行踪不定的她能不能接电话。

    夜璟恒走到阳台试探着拨打母亲的电话,本以为会等很久,谁知响了两声后电话就接通了。

    夜璟恒还没有开口,唐琳的话就先传了过来。

    “小恒,我听说你受伤了,最近好了没有啊?”

    “……”

    夜璟恒猛然听到母亲关切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种流泪的冲动,虽然他和母亲很少相见,但毕竟母子关系血浓于水,无论平日多么冷静稳重的孩子,在母亲面前都是脆弱的,尤其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刚收到那么大的伤害,对所有事情都游刃有余的他这一次终于被碰到了心口的软肋,他用指尖顶住鼻子,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那股鼻酸压下去。

    “喂?小恒,怎么不说话啊?”

    唐琳那边的声音时断时续的,看来信号不是很好,夜璟恒没有再沉默,他清了清嗓音,平静的说道:“我没事了,已经出院了。”

    “那就好,你奶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可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就急急忙忙的结束了采风赶回来,我现在还在机场,等我回国再聊好吗?”

    “妈,等一下……”

    夜璟恒喊出来的时候愣了一下,“妈”这个词他很久没有叫过了,猛然一叫竟然有些生疏,而且他明显感觉到母亲那边好像也静了一会。

    “小恒,你好久没有这么叫过我了。”唐琳轻轻的说了一句,眼圈有些泛红。

    唐琳自认为不是个合格的母亲,一心追求事业的她很少把心思放在家里,生下夜璟恒三个月后就丢给家里的阿姨和奶奶,后来离婚了,夜璟恒就更是没叫过她了,他身上强大的气场来自于爷爷,但身上淡漠的性子其实遗传自他的母亲。

    “咳……”夜璟恒轻咳了一下忍住情绪,声音恢复到平时冷静的状态:“我想问一下怎么安慰被……失身的女人?”

    夜璟恒本来想说被强迫,话到嘴边突然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妥,他便用了个稍微含糊的词语。

    唐琳还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情绪就惊讶的问道:“失身?谁失身?什么意思,难道是强迫的?”

    她毕竟从事过多年的心理学研究,很快明白了夜璟恒话中的意思。

    “……就是一个朋友,他身边有人遇到了不测,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知道你以前从事过心理学,特意来问我,所以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夜璟恒依旧没有什么情绪的陈述着,仿佛真的是在讲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原来是这样啊,如果是很亲近的朋友,可以带她去走走,散散心,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问,陪在她身边,千万别刺激她,不过如果她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不要拦着,这是好事,但是如果安安静静的就要注意了,这种情况比较危险,不要让她一个人呆着,因为她很有可能会有轻生自杀的念头,毕竟这种事情任何人都接受不了,所以受害者会对生活失去希望。”

    “自杀?”

    夜璟恒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突然听到,心头猛地一跳,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床上依然安静的人。

    “对了, 最好带她去医院查一下,别染上什么病,还有准备好避·孕药,不要造成更多的伤害。”唐琳继续的补充着,儿子好不容易有求于她,她便把自己能想到的全部如数的告诉他,也算尽一下母亲的责任。

    “好的,我知道了。”

    夜璟恒得到答案很快就挂掉了,这倒是他一贯的作风,唐琳放下电话,有些疑惑那个惨遭不测的人跟夜璟恒什么关系呢,自己已经离开夜家好久了,竟然还知道她以前的职业,她晃了晃脑袋,刚被转机弄的晕头转向,大脑有些迟钝,她索性不再去想。

    听到母亲的建议,夜璟恒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他刚刚帮苏樱洗澡的时候只注意到她身上流的血,却没注意男人的东西,他不相信一个强·奸犯会带着避·孕的东西,为了以防万一,他匆匆跑出去,开车去附近的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