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你先跟我说一下你家里还有哪些人好吗,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好”,夜璟恒也觉得这么突然想带她回去可能会吓到她,他将苏樱揽进怀里,细细的跟她说着家里的情况:“家里最长的是爷爷奶奶,他们年纪大了,思想比较传统一些,爷爷看起来比较严肃,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时间久了你就会知道了,奶奶可能要求会严一些,不过有我在,你不用担心,我爸和我妈离婚了……”

    “离婚?”苏樱本来听的很仔细,但听到离婚两个字,本能的有些在意,便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嗯。”

    “为什么啊?”苏樱很好奇他们分开的原因,她以前听说父母的婚姻很容易影响到孩子,她自己没有这种经历,但不知道夜璟恒会不会受到他们的影响。

    夜璟恒苦笑了一下:“我妈是个事业型的人,我爸以前也很强势,大概是性格不合吧。”说这些的时候,他有些无奈和落寞。

    “对不起,你是不是很难过。”苏樱感觉到了他的情绪,下意识的道歉,毕竟是自己揭开了他的伤疤。

    夜璟恒抚了抚苏樱脸颊上的碎发,轻笑道:“傻瓜,你道什么歉,跟你又没关系。”

    苏樱看他没有生自己的气,重新窝进他的怀里问道:“后来呢?”

    夜璟恒继续说道:“后来我爸在一个朋友的会所遇到了在里面打工的陈玉茹,便把她带了回来。”

    “你爸给你找了个后妈?”

    “嗯,当时全部人都反对,爷爷奶奶那种传统的人怎么会允陈玉茹那样的人进夜家,用了各种方法,还有一段时间想要脱离父子关系,两个人都是强硬的人,谁都不肯退让,直到璟语出生后,他们才松了口,我虽然也不喜欢我爸给我找后妈,不过我倒是挺佩服他的。”

    说到这的时候,夜璟恒有些欣慰,幸好有老爸这个前车之鉴,他能想象得到,如果他把曾经坐过牢的苏樱带回去,家里一定会有一番腥风血雨,但毕竟曾经有过一次斗争经验,想来他的话应该会轻松很多。

    “璟语?”苏樱听到了一个没有听过的名字,她不知道夜璟恒还有兄弟姐妹。

    “嗯,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今年才四岁,不过聪明的很,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就怕陈玉茹把她带坏了。”

    “什么?”苏樱听到夜璟语的年龄后突然从他怀里跳出来:“你说你妹妹今年才四岁?”

    她敏捷的感觉到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

    “是啊,怎么了?”夜璟恒不知道苏樱为什么听到夜璟语有这么大的反应,他看着她一脸震惊的样子,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噗嗤”苏樱忽然大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原来那个女孩竟然是他妹妹,原来她一直误会了他。

    夜璟恒一脸紧张的看着突然从惊讶变成狂笑的苏樱,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他赶紧抱住她,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让她停下。

    “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苏樱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心里的疑惑得到了答案,那块石头终于去掉了,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

    很久后,她才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夜璟恒,男人被她看的发毛,刚想开口,却被苏樱紧紧的拥抱住,她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非常认真的道歉:“夜璟恒,对不起,我以前误会了你。”

    这句话听来夜璟恒以为她是那天在夜宅看到自己和许诺在一起生气走掉而道歉,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道:“是我不好,是不是我跟许诺走太近,让你误会了,那该道歉的是我,我以前只是想保护你,家里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一直逼着我相亲,所以我才找到了她,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虽然他说的和自己想的差了那么一些,苏樱也没多说,因为把夜璟恒的妹妹当成女儿这事实在太囧了,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解释。

    不过误会总算是解开了,苏樱抬起头说道:“夜璟恒,我不想现在公布我们的事情。”

    “为什么?”夜璟恒疑惑的问:“你之前不是一直对我把这事隐瞒耿耿于怀吗?”

    苏樱摇了摇头:“以后不会了,如果你现在公布我们的消息,肯定会受到很多的阻挠,我不想我们的感情受到别人的评判和指点,我想等我足够强大,能跟你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再宣布我们的消息。”

    “你……”夜璟恒没有想到苏樱会这么想,他果然没有看错人,她看上去很是柔弱,但她身上有一种勇气,正是这种勇气让她在当年帮助自己的父亲解决了那张举报信,也让夜璟恒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她存在,这种勇气不是一时的逞强,而是内心的强大和坚定。

    而且她说的没错,现在公布,确实受到的阻力会很大,他不确定在这场阻力中会发生什么,苏樱会不会中途退缩,华耀会不会受到影响。

    “我想等到那一天再光明正大的宣布我是你的老婆,而你是我的老公”,苏樱看他愣了一会,以为他不相信自己,便伸出拳头打了他一下:“还是你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夜璟恒握住她的手,轻笑了一下:“我相信我的老婆当然有这个能力,只是,不要让我等太久。”

    “好。”苏樱轻声答应然后在夜璟恒唇边吻了一下,像是一个承诺,虽然不像结婚誓言那么庄重严肃,但这个吻深深的印在了夜璟恒的心上,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经过几天相处,夜璟恒觉得母亲告诉他的那些好像都没什么用,苏樱看起来一切正常,除了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她有些疯狂之外,后来她表现的都是一个正常人的行为,完全没有出现母亲说的那些,而且心情比以前还好,工作也更加的卖力,甚至还咨询了一些课外的培训机构,打算充实一下自己,正像她说的,她在努力向自己靠近,等自己和他站在同一高度,而且也在身体力行的为那一天积极的做准备。

    中间他又给母亲打过电话,唐琳告诉他自杀的人会在生前把一切事情交代好才离开,这样会让那些亲近的也好受些,夜璟恒也觉得不是,现实中苏樱虽然家里没什么人了,但她失了忆,她记得自己还有个父亲,她现在做的不像在跟她父亲交代,倒像是对他交代。

    有时候夜璟恒故意不守在她身边,让她自由活动,甚至鼓励她出去走走,结果她去了网上找的那些培训机构实地考察了一圈就回来了,连童曼都没约出来聊聊。

    不光如此,他还有意无意的碰到她的身体,听说发生过那种事的人很排斥别人的触碰,但苏樱虽然害羞,但并没拒绝,有时候甚至很主动,导致每次都是他灰溜溜的落荒而逃。

    一番考察下来后夜璟恒不想再胡乱猜测,既然苏樱正积极的为两个人的以后做打算,他也不能拖后腿,他主动帮她申请到了由最优秀的商科管理团队开发的一次短期管理培训实验班,这个实验班是为了一些零基础或者初学者特意开设的,算是入门级别,学起来不会吃力,很适合苏樱,半年的时间也不是很长,里面的老师都是非常有实战经验的国际大师,身边还有他这个商业奇才在,他不怕苏樱学不会。

    不过这场充电唯一不好的一点是不在本市,这让苏樱有些不满意,夜璟恒倒是感觉还好,这一次他虽然不再逃避,不再等待,但他一直想给苏樱最好的,尤其是在她经历了这么大的创伤之后,在他的工作计划中,半年后他有一个七天的长假,他已经计划好了到时候带着苏樱去旅行,虽然她延迟了公布结婚的计划,但他还是想提前给她一个浪漫的蜜月。

    江原大学的研究生楼好像从没有像现在这么热闹过,今天是实验班开课的日子,校园里出现了很多年纪比较大的学生,这次培训是学校和zf联合一些民办机构一起创办的,学生大多是有能力却没有学历的企业家,或是像苏樱这种对商业突然感兴趣的人,

    苏樱看到周围人的时候也有些诧异,因为大多数的同学都是叔叔阿姨级别的。

    “你好。”

    苏樱刚才在门口送走夜璟恒有些失落,加上来了一个新的环境,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女生。

    听到有人跟她打招呼,苏樱回过头看去,是一个跟她年龄差不多的女生,穿的挺亮眼的,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好。”

    苏樱冲她笑了一下,也客气的回了一句。

    “认识一下吧,我叫赵小清,今年20岁,我爸是这里的老师,知道有这么个培训班,就让我过来见见世面,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

    “哦,我叫苏樱。”

    苏樱见对方这么热情,也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我看这次的培训,像我们这么年轻的很少啊。”赵小清四处看了一下,有些惆怅的说道。

    “嗯,听说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老板,实战经历比较丰富一些,应该是来学习一下理论知识的吧。”苏樱附和着她委婉的说道。

    “真扫兴,还以为能看到几个帅哥呢。”

    听到这话,苏樱愣了一下,感情这姑娘不是来学习而是来看男人的啊,她笑着摇了摇头,往教室走去。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