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跑回房间拿起电话,夜璟恒没有挂,一直在等着她,她质疑的问:“夜璟恒,你是不是在我家按了摄像头,还有你是不是找人跟踪我?”

    “你想什么呢?我又不是偷窥狂。”

    “那你怎么知道我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你刚才不是还很饿的吗?我觉得我们可以边吃边谈。”饭还是趁热吃比较好,夜璟恒建议道。

    “哦。”苏樱忽然想起放在餐厅的面,如果不吃的话,很快就会坨掉。

    她回到餐厅,打开免提,对着手机说道:“我现在吃,你可以说了。”

    “你今天中午不是让阿姨离开了吗,知道你晚上会饿,我就让一个朋友过去帮忙了。”

    “你说刚才那个人是你朋友?”

    “嗯,那是你们小区公寓的管家。”

    “怪不得这么快呢。”苏樱喝了一口汤,暖暖的入了胃,很是舒服。

    “现在满意了?”

    “嗯,还算满意吧。”苏樱饿的厉害,不一会半碗面就全进了肚子。

    不过这个答案让夜璟恒很不满意:“什么叫还算满意?你可以夸我想的周到,专家说适当的赞美和鼓励有助于增加夫妻感情。”

    “咳咳……”苏樱听到夜璟恒像小学生一样的要求差点被面条呛到,她微怒道:“夜璟恒,你是三岁吗?”

    对面传来一阵愉悦的笑声:“好了,不逗你了,你刚才说扫墓的事已经想好了,所以你的决定是?”

    经过夜璟恒提醒,苏樱才想起打电话的正事,她匆匆将最后几口扒完,回到房间翻开日历:“后天就是清明节,那天中午,你帮我去给妈妈扫墓好不好?”

    听到苏樱同意自己代她去,夜璟恒立刻答应下来:“你有什么要求吗?我都会满足的。”

    苏樱想了想以前爸爸扫墓的情景说道:“我要一大捧百合花,妈妈以前最喜欢百合了,然后要一些菊花,对了再要一束康乃馨。”以前爸爸带她去的时候都会让她亲自把康乃馨送给妈妈,这事她还记得。

    “好,还有吗?”夜璟恒将苏樱的要求一一写下来,

    “还要一些贡品,妈妈喜欢吃桃子,可以买一些桃子给她,还有香烛纸钱之类的。”

    “嗯,好。”

    还有你要全程直播给我看,所以手机一定要充好电。”

    “好。”夜璟恒宠溺的笑了一下,将她交代的事情一一记录。

    “就先这些,如果明天再想起来别的,我再打电话给你。”苏樱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了,明天还有课,便不再多聊。

    “好,你快去睡吧,晚安。”夜璟恒听到对面的哈欠声,关切的叮嘱了一下,然后就挂了电话。

    忙碌的人很容易睡着,苏樱稍微洗漱了一下后,头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夜璟恒看了一下刚才记录的采购单,然后在旁边又加了一列,不过那一列添加的却是男士用的东西,添加完后他打电话让助理推掉后天上午的活动,他决定亲自去采办那些清单上的东西。

    第二天苏樱早早的来到教室,昨天她和赵小清约好今天下午去逛街,但回家的时候,赵小清生了她的气,她不知道那个约定还算不算数。

    苏樱坐下没多久,赵小清就走了进来,她主动的跟苏樱打了招呼,像个没事人一样,苏樱便也微笑着回了她,既然她收拾好心情了,自己也没必要冷着脸。

    一上午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是短期培训班的缘故,这里的老师讲的都非常的快,尤其是概念类的东西,几句话就带过,把重点都放在了实际操作上,苏樱也渐渐的熟悉了老师们的授课方式,提前预习,努力跟上步调,虽然以前没有接触过商科,但学习都是差不多的,毕竟她曾经也当过学霸,重新拾起来并不难。

    回到爷爷奶奶家的是时候,黎昊每天都有固定的安排,一般上午会呆在图书馆,下午会来篮球场打球,遇到特殊的情况也会随时调整,他有时候会带着耳机坐在高高的看台上,看其他学弟学妹们在操场上运动游戏,耳边听着自己喜欢的歌,眼睛里看着一张张青春靓丽的面孔,整个身心像被洗涤了一遍,这样的安排既能放松自己,又能接触新的灵感,让他不至于休假期间与外界太脱节。

    今天他整个上午都窝在房间里创作,那副《茫》被他改了画画了改,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找不到昨天的那种感觉了,好像某种思路被突然打断,他心里一阵烦躁,而创作最忌讳浮躁,黎昊很了解自己,知道自己不在状态,他索性不再继续,下午早早的离开家,约了几个朋友去了球场。

    而一直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的赵小清当然知道,虽然昨天的事让她一度尴尬,但放弃黎昊这事是不可能的,下午第二节课中间休息的时候,她知道黎昊等一下就会来打球,忍不住往球场方向看了一眼,没想到竟让她意外看见了这个时间本不应该出现的人,心里不由得一阵雀跃。

    操场上黎昊正跟其他几个队友打着一场不太正规的比赛,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打球特别的生猛,好像要把刚才堵住思路的郁闷全部通过篮球发泄出来,他一路过关斩将,婉转腾挪,一个高高的起跳,成功扣杀,有几个队友拍手叫好,跟他一一击掌,还有另外几个垂头丧气的,其中一个人走到他身边重重的捶了他胸口一下,黎昊也没在意,将手里的矿泉水直接倒在头上,然后像被淋湿的小动物似的抖动着头发上的水珠。

    夕阳的余晖打在他的身上,那一颗颗晶莹透亮的水珠因为他的动作在周围飞舞,像他的人一样,自由又洒脱,他对着天空开怀的大笑,那么阳光,那么充满活力,好像身体里有无穷的力量。

    赵小清在窗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的不得了,虽然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但没关系,只要自己一直粘着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接受自己的,毕竟这么多年自己总出现在他面前,如果他真的那么讨厌自己,早就让奶奶把自己赶出去了,都说日久生情,看来他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又想到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一直没找女朋友,赵小清心里就盲目的飘飘然。

    但昨天因为自己私自进他的房间,让他生了那么大的气,虽然赵小清心里因为见到他很开心,但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他打招呼,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

    对了,苏樱,她忽然想到黎昊房间的那副画,既然他给苏樱画画,那两个人应该是认识的吧,虽然她不希望自己跟黎昊之间有其他的女人存在,但现在看来苏樱是打破两人关系的关键。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