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璟恒将所有的东西弄好以后对着镜头问道:“你有什么想对伯母说的吗?”

    “我想当着母亲的面说。”苏樱用手在镜头里指了指母亲的方位,虽然隔着一层屏幕,但能看着墓碑也觉得跟母亲在同一个时空里。

    “好。”夜璟恒按照她的指示调整了一下镜头,不过他的身体总有意无意的挡在墓碑的左边,正在思考等一下想说什么的苏樱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待夜璟恒调整好以后,苏樱想了一会,突然端坐起来,表情也有些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墓碑。

    “妈,我是小樱,您一切都好吗?”

    苏樱说着说着,忽然控制不住情绪落下泪来。

    夜璟恒在一旁看着屏幕里的她,没有打断,任由她发泄着自己的情绪,他只在一旁安静的陪着她。

    “妈,好久没见您,您好吗?我很想你,爸爸也很想你,对不起,女儿不孝,这次不能亲自来看你。”苏樱停了一会,拿纸巾将抽泣的鼻涕擦掉。

    “爸爸他出差了,我也经常找不到他,我替爸爸向你道歉……最近我们的家也在装修,这一次我加了很多自己的想法,相信完成后一定会很漂亮,不过妈妈以前最喜欢的书房没有动,一直为妈妈保留着,还有这几个月我都会在外地学习新的东西,等我回家的时候,再去看您,希望您在那边过的好,您放心,我跟爸爸也会过的很好的。”

    在她说着的时候,一旁徐徐燃烧的青烟和冥钱打着旋升上半空,一缕微风轻轻拂过,青烟被缓缓打散,渐渐消失不见,仿佛已经将她的思念带给了远在天堂的母亲。几片叶子被清风裹挟,飘落下来,有一片轻轻的落在了母亲的墓碑上,夜璟恒用指尖轻轻的将落叶捻起来,将它和那些鲜花放在了一起。

    苏樱说完后吸了吸鼻涕,将眼泪擦干净,对着一旁的夜璟恒说:“好了,谢谢你,让我有机会这么远的地方也能看见妈妈。”

    “你……说完了?”夜璟恒看着镜头里正低头清理的苏樱,缓声问道。

    “嗯。”苏樱带着不确定似的点了点头。

    夜璟恒轻笑了一下:“你好像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阿姨。”

    “啊,什么事?”苏樱回问。

    夜璟恒用手指了指自己:“你还没有把我介绍给你妈妈呢。”

    “额……”苏樱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她还真没想过该怎么把夜璟恒介绍给妈妈,夜璟恒等了一会后,苏樱抬起头,脸微微有些红的说道:“你把电话对着妈妈,然后你去一旁不许偷听。”

    “傻瓜,我不在这怎么拿手机啊。”夜璟恒对着电话宠溺的笑了一下。

    “你不是还有助理吗?总之你不能听。”苏樱非常执着的拒绝夜璟恒在一旁,因为他在的话,有些话她还真的说不出口。

    夜璟恒看她坚持,只好答应:“好吧,今天就依着你了。”他把手机交给助理,然后自己走到了一边。

    苏樱看着镜头里的他已经走得远远的了,才放心的对妈妈说道:“妈,你看到了,刚才的那个男人是我的老公,对,我们已经结婚了,他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对我也很好,虽然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但都过去了,我们以后一定会很幸福的,就像您和爸爸一样,请在天上保佑我们,保佑他,保佑爸爸……”

    夜璟恒带着蓝牙耳机听着苏樱类似表白的话,心里一阵悸动,刚才他虽然走得远远的,但还是用了些小手段,他很想知道苏樱会在她母亲面前怎么介绍自己。

    以前他从来不知道苏樱心里他是怎样的一个人,现在她对着自己的母亲这么描述自己,那她心里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

    夜璟恒在苏樱介绍完自己后为了不让她发现自己能听到,等了一会后才缓缓走回去接过电话。

    “我已经把你正式介绍给妈妈了,以后你要对我好一点,要是敢欺负我,我妈妈会找你算账的。”镜头里的苏樱有些得意的看着他。

    “你都跟你妈妈说什么了?”夜璟恒装作有些不满的看着她。

    “我让我妈妈帮忙看着你,看你有没有做坏事。”

    夜璟恒无奈的摇了摇头,指着屏幕里的苏樱:“你呀,好吧,既然有岳母大人看着,我以后怎么敢对你不好。”

    “嗯,你知道就好。”苏樱看着他的表情更加得意了。

    夜璟恒低头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提醒道:“好了,你下午不是有课,还不赶紧去收拾准备去学校。”

    经他提醒,苏樱猛的惊醒:“哎呀,已经这么晚了,我不给你聊了,再见。”

    夜璟恒看她着急忙慌的样子,赶紧多提醒一句:“你慢点,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说完后苏樱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夜璟恒对着黑掉的屏幕叹了口气,他回身看了一眼墓碑,对着苏樱的父母深深的鞠了一躬:“岳母岳父,我是夜璟恒,是苏樱的老公,也会是她一辈子的依靠,请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谢谢你们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给我当老婆,将来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到时候再来看你们,请保佑她……”

    一旁的苏父碑前也摆满了各种贡品,那是夜璟恒在苏樱打电话前就准备好的,昨天晚上,他提前在花店预定了苏樱要求的那些鲜花,除了那些之外,他自己又为苏父选了一些男性会喜欢的花束,不放心的他今天一早又亲自去确认了一番,里面的每一支都是他精挑细选的,选完后他没有直接带走,而是依旧让店员将他们养护在花店里,中午才打电话让他们直接送去墓园。

    然后他又去了专门卖贡品的地方选了一些蜡烛和纸钱,这些事情都是夜璟恒第一次做,去之前他亲自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选了种类最多的地方,虽然知道苏樱的父母已经感受不到了,但他依然想给他们用最好的。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