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樱着急的赶回学校的时候,前脚刚进到教室,后脚教授就进来了。

    “还好没迟到。”苏樱抚了抚因为刚才一路跑步依然跳的很快的胸口,快速的掏出书本资料。

    “同学们好,今天我们讲税法,请打开课本第17页……”讲台上教授边讲着,边写下漂亮的板书。

    苏樱低头翻书的时候,余光不经意的看到旁边的赵小清带着明显敌意的往自己的方向瞥了一眼。她有些疑惑,这两天忙着准备扫墓的事情,没怎么注意周围的人和事,不知道那天自己离开后,她跟黎昊怎么样了,本来想关心的问一下,但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妥,算了,反正这事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自己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学习的,又不是看别人八卦的。

    苏樱心无旁骛的听完了一整节课,却不知道一旁的赵小清已经将她恨之入骨,她把黎昊不跟自己在一起的原因全部归结在了苏樱的身上,之前那么多年黎昊都没有说过有女朋友,怎么她一出现,黎昊就有女朋友了,还这么明确的告诉自己永远不会喜欢她,总之,一切都是苏樱的错,都是她的出现才打破了黎昊和她的关系。

    既然她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她一定会想办法让黎昊离开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的,不过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虽然心里讨厌她,但表面上还是要维持友好,这样才能对她有更多的了解。

    放学后,赵小清主动提议带苏樱去逛街算是弥补上次的失约,苏樱想了想,今晚没什么要处理的事,便点头答应了。

    一路上赵小清非常亲昵的搂着苏樱,俨然一副认识多年的好姐妹,苏樱开始很不适应,毕竟她从小就没有跟姐妹相处的经验,连童曼都很少这么亲密过,但如果直接拒绝怕是又会闹得不愉快,抵挡不住她的热情的苏樱最后只好忍耐。

    赵小清熟门熟路的介绍路过的一些精品店,有几家还亲自带她进去,一边看一边分享了以前来逛的经验,最后两个人逛得又累又饿,然后直接拉着她去了美食街。

    此时已经是傍晚,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美食街上人来人往的很是拥挤,大部分都是学生,还有一些上班族,苏樱印象中不记得有来过类似的地方,所以有些新奇,到处查看,她本来想买一眼看上去很不错的鸡排饭,不料赵小清却拉着她直接来到一家炒面的小摊前跟她推荐:“这是东南亚风味的虾酱炒面,很好吃的,我尽地主之谊请你吃。”然后不由分说直接点了两单,并且迅速的付了款。

    苏樱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请自己,虽然钱也不多,但总觉得很奇怪,如果直接把钱还给她更奇怪,她只好回说:“好,下次我请你吃。”

    “好啊。”赵小清也没有客气,直接爽快答应,请吃饭是最快建立友谊的手段,而且一来一回的,也为下一次的发展做好铺垫。

    苏樱凑近看了一下,那面是有些发黄的碱面,和鸡蛋炒在一起到还好,只是那虾酱的味道有些怪怪的,不过单已经下了,也不好再退,既然是赵小清推荐,那吃起来应该不错,而且她自己也点了,就当是挑战一下新口味。

    “姑娘,您的炒面好了。”穿着同样风格服侍的大姐将面交给赵小清,她接过来转身把其中一份交给苏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了一句:“苏樱,你有男朋友了吗?”

    “啊?”

    苏樱正接过面想先尝一口看看,听到这话顿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道这个话题。

    “你这么漂亮应该有男朋友了吧,改天让我看看啊。”赵小清边吃着面,边假装不经意的闲聊。

    “额……对了,你跟男朋友怎么样了,和好了吗?”苏樱没有回答,直接转了话题。上次她主动跟夜璟恒表态,所以不能在别人面前说两个人的事情。

    赵小清见她没有回答,反而问起自己和黎昊的情况,心下更是确定她就是黎昊的女朋友了,但她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心下一阵冷笑:“我们挺好的啊,上次多亏了你,回去之后我们就和好了。”

    “是吗,那就好。”苏樱见成功转移了话题,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

    赵小清看着她仿佛松下来的表情很是疑惑,不知道两个人为什么隐瞒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的假装不认识,到现在的隐瞒,到底为什么呢,难不成苏樱自己也觉得配不上黎昊。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她倒是有下手的机会了,黎昊年轻有为,身边从不缺少追求者,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名媛或千金一个个金光闪闪,没道理看不上那些家境好的女人,偏偏选了一个在这进修的“灰姑娘”,虽然她承认苏樱长得确实不错,但身上的衣服看不出什么牌子,应该没法跟那些名媛相比。

    灰姑娘一般内心比较脆弱,经不住别人的旁敲侧击,如果自己经常在她身边“提醒”,让她自惭形秽,就有让她主动离开的可能。

    “上周恒悦集团的千金费安娜用七百万的价格拍下了黎昊的一副画,他当晚就送了我一副钻石项链给我道歉,不过我觉得太贵重了,就锁在保险柜了,你说现在的男人真是的,哄女生的套路太熟练了,有时候我都招架不住。”

    赵小清在艺术圈浸润多年,对那些附庸风雅贵族家的少爷千金的底细知道的一清二楚,说出那些销金窟的事如数家珍。

    其实那次的拍卖会她并没有资格参加,她也是无意中听自己在里面工作的学姐说起的,那位学姐并没有直接说出拍卖的是谁的作品,但是国内的艺术家能拍出这个价格的除了黎昊,她想不出第二个人,这次她把这件事套在自己身上,无非是想试探一下苏樱,一方面看看她的反应,第二个也让她知道这个圈子大概的水平,以此了解他们之间的差距。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