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苏樱听完后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就边吃着面边好奇的往前走去。

    赵小清没有得到她期望的效果,撇了撇嘴,只好跟上去继续陪她逛街。

    毕竟是小吃,炒面的分量不多,今晚的运动量又大,苏樱后来又买了一些自己喜欢的食物,也学着赵小清买两份,算是还她的人情。

    赵小清没想到她当晚就请回了自己,但也不好拒绝,只好无奈的接受。

    两个人一路吃一路逛,苏樱怕晚上积食,走完小吃街后又把刚才没有进去的店逛了一下,等消化的差不多的时候,两个人才分开各自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东西一块吃的缘故,她到家没多久就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眼看着直播的时间要到了,她也没来得及多想,匆匆上了个厕所,觉得稍微好了一点,便开始直播。

    苏樱直播的时候延用了以前做主播的习惯,会在互动环节插入最近发生在身边的故事,所以她理所当然的将今晚逛街的事情分享给了大家,还让大家也分享一下他们家附近好吃的好玩的地方。

    期间她觉得肚子又开始有些难受,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就结束,只好喝了一杯热水想先忍耐一下,不料十多分钟后,被热水暖过的肚子翻滚的更厉害了,疼的她冷汗都出来了,她咬了咬牙,坚持了最后十分钟,时间一到后说完再见迅速关上直播,冲进了厕所。

    这一次苏樱在里面一呆呆了四十多分钟才弯着腰出来,不过出来不到一分钟她又重新进去,刚才回来的时候忙着直播不觉得,现在想起之前在小吃街逛了那么长时间,身上难免沾染了烟火气,加上又在厕所呆了那么久,在浴缸里用樱花精油泡了半个小时才终于满意的走出来。

    在苏樱回到卧室吹头发的时候忽然门铃响了。

    一开始的时候她没有听到,毕竟吹风机在耳边嗡嗡作响,很难听到其他的声音,她后来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以为是夜璟恒打给她的,赶紧放下吹风机,正打算过去接,这个时候门铃又响了起来,而且声音还很急促。

    苏樱没有管手机,赶紧跑去开门,虽然她不知道是谁,不过这么晚了,这个地方又只有夜璟恒知道,她以为是他又派人来给她送吃的。

    当她从门口的监控屏幕里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她吓了一跳,赶紧打开门惊讶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夜璟恒一手撑在墙上,一手抓住出现在面前的人,他重重的喘息着,眼神带着严肃,厉声质问:“你去哪了?”

    “我……我没有去哪啊?”苏樱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满头大汗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夜璟恒推开她走进去,直接进到卧室,看到放在桌上的手机,拿起来摔在苏樱面前的床上:“你在家为什么不接电话?”

    “你……你给我打电话了?”

    苏樱每晚的直播夜璟恒都会准时收看,不像其他人会关注在苏樱的聊天内容上,他全程会看着苏樱的脸,这样才能缓解他对苏樱的想念,所以他很快就注意到苏樱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听到她说自己去了小吃街后,便猜测她肯定吃了一堆东西,他本想着等她结束打电话问一下情况,没想到他一打就是一个小时,对方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意识到不对的他又给管家打电话,让他来敲门看看,结果管家敲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夜璟恒心觉不妙,苏樱为了救他昏迷不醒的场面直接冲进了他的脑子里,他什么都没想,直接放下所有的工作来看她,平常两个小时的路程,被他生生压缩到一个小时。

    苏樱拿起手机一看里面竟然有七十多个未接电话,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夜璟恒会这么着急赶过来了,她赶紧解释:“我刚才在洗澡,所以没听到……”

    她还没说完,夜璟恒突然一把抓住她,直接将她压倒在床上,然后像个猛兽一样亲了上去。

    “唔……”苏樱被他的动作吓到,没有反应过来,本能的推拒。

    男人骨子里都有征服的本能,尤其是夜璟恒这种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见她反抗,盛怒之下的夜璟恒,将她的双手绞在头顶,只用一只手就锁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强迫抬起她的下巴,不顾苏樱反抗,强硬的撬开她的唇,重重的吻住。

    苏樱刚洗完澡,身上带着樱花的芬芳,清雅的味道沁人心脾很是舒服,还微微湿润的发梢让她没有了平时的小清新,看上去有些竟有些妩媚,不知所措的眼神微微关闭,夜璟恒本来是想惩罚她,谁料到越吻下去越是沉迷。

    苏樱被亲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周身被男人身上熟悉的草木香和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充斥,男人霸道但不失温柔的吻让她的心化成了一滩水,她放松身体,不再抗拒,反而开始回应起来。

    刚洗完澡的她身上穿的是松松垮垮的浴袍,被夜璟恒一顿猛烈的亲吻下已经散开的七零八落,虽然没想到今晚会发生这么亲密的事,印象中也只有那次类似感冒的后遗症,但她还是坦然接受。

    以前她有伤在身,夜璟恒可能会顾虑她的身体没有碰她,但现在已经这么久了,她的身体也恢复如初,今晚一切都会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吧。

    她曾经幻想过两个人水*融的时候,也查过类似的资料,网上大多数女生的回应都是不太好,夜璟恒这么强势霸道的人,这种时候又是最能体现本性,应该也会是强势的表现,为此她也做好了准备,反正早晚有这么一天,忍一忍就过去了。

    不过在她回应的时候,夜璟恒却突然放开了她,她不解的睁开眼睛,却看到夜璟恒眼中一阵清明的看着自己,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沉迷。

    “怎么了?”她不解的哑声问道。

    “我回去了。”夜璟恒的声音不像他的眼睛,也是低沉沙哑。说着他将苏樱身上的衣服拢好,起身坐了起来。

    “……”苏樱愣住了,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

    看他想往外走,苏樱忽然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他:“为什么?”

    夜璟恒低头看了看围在自己腰上的手,淡淡的说了一句:“还没到时候。”

    “没到时候?”苏樱皱着眉重复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夫妻吗?上次在车里你说不安全,现在是在房间里,没有人会打扰我们。”

    夜璟恒轻轻拉开她的手,回身在她唇角留下了一个吻,安抚道:“今天太晚了,你明天还有课,我就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说完后转身径直离开了。

    苏樱愣愣的看着他离开,没有再强留,刚才的挽留已经用了她很大的勇气,她没有勇气再承受第二次的拒绝。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