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际飘过,紧接着身体就撞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倒下的动作被硬生生的截住。

    苏樱侧身一看,接住她的人正是黎昊,不过此刻他的表情不太好。

    “对不起,对不起。”苏樱立马挣脱开他的怀抱,连声道歉。

    “我想该道歉的是这位先生吧。”黎昊没有理会她,指着站在一边的赵亮说道,嗓音中透着冷意。

    “我凭什么道歉,你们对我差别对待,是你们错在先,我还没让你们道歉呢。”那赵亮气势汹汹的,不但不道歉,还反咬一口。

    “哼……”黎昊冷笑了一声,他侧头看了看后面的名牌:“赵亮是吧,这个地方是做公益的场合,来这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我劝你不要失了体面,你要是来做慈善的,我们双手欢迎,但如果你是来闹事的,我就让人把你清理出去。”

    赵亮见他年纪不大说话的口气却颇大,来这的人都非富即贵,人精的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招惹了一个大人物,他稍微收敛了些气焰,侧头问道:“你是谁?”

    黎昊轻蔑的回道:“你不配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正义跟这个人是谁无关。”

    “还是算了吧,这么多人看着呢。”一旁的苏樱看两个人都不相让,她拉住黎昊的手,带着乞求的语调,她可不想因为自己把整个场子砸了。

    黎昊看了一下周围,果然人们的视线都移到自己这边来了,他叹了一口气:“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先放过他。”

    “别让我再看到你,我们走。”他指了指赵亮,狠厉的说道,然后拉起苏樱转身离开。

    “你……”赵亮听他威胁自己,刚想起身,却被旁边的一个人按住,那人对他摇了摇头,一脸的意味深长,他疑惑的坐下,侧身问道:“这位朋友,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我们不认识吧?”。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别人都给你递了台阶,就顺着下来吧。”神秘男子神色淡然的说道。

    感情这个人是为他们说话的,赵亮脸顿时冷了下来,他无意中听到苏樱的名字,便到处打探她的消息,这个女人害的他们赵家从如日中天到人人喊打,他今天只是来找苏樱的茬,没想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更没想到程咬金后面还有程咬金。

    “现在的人都很闲吗,怎么到处都是多管闲事的人。”赵亮瞥了他一眼,闲闲的说道。

    “呵呵”神秘男人轻笑了一下,提醒道:“我是为你好,那个女人的后台可是很硬,怕你哪天不知道就惹了祸,稍微提点你一下。”

    “她能有什么后台,从狱里出来的罪犯,我会怕她?”赵亮一脸的轻蔑,正因为知道苏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听他这么说,神秘男子皱了皱眉,这个人对苏樱这么了解,看来是有备而来,又联想到他的名字,难不成他是赵项均的什么亲戚,想了想他试探着问:“这么说你跟那个工作人员有仇?”

    “与你无关,别多管闲事。”今天是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他的计划还没完成,可不能半途而废,说完赵亮起身朝着刚才苏樱他们离开的方向走过去。

    神秘男子看着他不拿自己的话当回事,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后台苏樱正在给等一下要展示的物品做标识,黎昊坐在不远处看着她,苏樱被他看的心里发毛,终于她忍不住的问:“你是客人,坐在这里不合适吧。”

    “错,我不光是客人,也是主人。”黎昊起身走到她旁边,帮她一起整理。

    “啊?”苏樱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愣了一下。

    “这次活动的主办方里有我的名字。”黎昊将介绍的标签贴在一个陶俑上,简单解释。

    “是吗?我没看到啊。”苏樱将举办活动的组织和个人都记了下来,并没发现里面有黎昊这个名字。

    “这不重要”,黎昊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只要知道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就能把那个欺负你的人赶出去就行。”

    “还是算了”,苏樱摇了摇头:“这么一点小事不值当,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捐赠人,心里应该有爱心吧,而且我看他拿来的东西挺值钱的,应该能拍个好价钱吧。”

    “嗯,纯手工镶嵌的工艺,加上它本身华丽的外表,虽然没什么艺术价值,却能体现暴发户的品质,保不准真有人喜欢。”

    “噗嗤”苏樱被他的描述逗笑:“你这才是骂人不带脏字。”

    黎昊见她笑了,也不禁弯了弯嘴角:“如果真能拍出好价钱,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他。”

    “苏樱,准备好了吗,马上就要开始了。”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叮嘱,苏樱赶紧收起笑意回道:“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好,我去通知外面。”工作人员答应着出去。

    此时外面音乐已经响了起来,主持人正说着欢迎词,苏樱往外赶着黎昊:“你也出去吧,这里都弄好了。”

    “你自己行吗?要不我也留下帮你。”黎昊被推着往外走,不时的回头,眼神里带着不放心。

    “不用,都已经弄好了,你就别在这碍事了,要是让别人知道我走你后门,以后还怎么工作啊。”

    看着她这么强硬的态度,黎昊只得答应:“好吧,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直接去找我,我就在第一排。”

    “好了,我知道了。”苏樱把他推出去后,直接把门关上了。

    黎昊看着紧闭的大门,只好转身朝会场走去。

    旁边的角落里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快速的移动,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我们为大家展示第一个拍卖品。”主持人说完后音乐响起,中间的幕布从两边缓缓拉开,苏樱和另一位同事推着一个推车走出来,推车上面是一个精雕玉琢的飞龙,样子栩栩如生。

    “该拍品叫《飞龙在天》,是著名的玉器雕刻大师张铭先生在1995年耗时两年半的时间做成的,底价1500万,每次最低50万起拍,竞拍现在开始。”拍卖师话音刚落立马有人喊了出来:“1600万”,看出去是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年轻人第一次叫价。

    “1800万”,不远处立马有人出了更高的价格。

    “2000万”,角落里一个中年女人不甘示弱的举了牌子。

    “2500万”,旁边一位大叔淡淡的报出新的价格,人群停了一会,大家开始窃窃私语,拍卖师询问道:“2500万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吗?”她边说着边用精明的目光四处看着,生怕落下哪个要价更高的人,等了一会见没有人举牌,她开始最后的竞价。

    “2500万第一次”

    依旧没有人回应。

    “2500万第二次”

    人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大家也都好奇的四处看着,尤其是那位大叔,他虽然表面平静,内心已经惊涛飓浪,这是他能出的最高价格了,如果这时候有人出更高,他今天将空手而归了。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