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夜璟恒将幻影开的像是赛车,城市的凌晨,已经有赶早的人起来活动,呼啸而过的车惊的他们一阵骚动,齐刷刷的看向那发出咆哮的源头,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夜璟恒丝毫没有理会那些人诧异的目光,直朝着目标的方向急驰,不到半个小时车子就稳稳的停在了酒店门前,他打开车门,随手将钥匙丢给前来泊车的小弟,径直朝着大厅走去。

    “这位先生,请问您找谁?”

    正在前台值班的服务生突然看到这个时间还有人过来,而且来人衣着华贵,气势逼人看上去不像是普通人,貌似神情很着急的样子,一刻也不敢怠慢,赶紧走上前询问。

    夜璟恒看了她一眼,不过他没有停下脚步,直接指了指身后:“有事找他”。

    那服务生朝后看去,发现又有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顿时眼睛一亮,刚才她以为前面的男人已经足够有魅力,没想到后面跟着的更吸引人,虽然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帅气,但后面的男人面带微笑,更有让人有亲切的感觉,她不知道今天是中了什么大运,能同时看见两个这么优质的男人。

    夜璟恒回头对纪卿阳使了个眼神,径直就走上去了。

    纪卿阳接收到他的信号一脸的无奈,他刚才因为担心苏樱这边有什么状况,所以才跟着夜璟恒的车赶过来,刚才夜璟恒摆明了让他帮忙断后的样子他这么多年可是没少体会,他很久以前就在后悔自己怎么会交了这么无良的朋友,不过为了能让他跟苏樱早点见面,现下只能出卖自己的色相帮忙了。

    他端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对着看过来的服务生露出了自己招牌的微笑:“这位姐姐,我们只是来找个人,绝对不会惹事的,你要是不放心,我把这张黑卡抵押在这……”

    楼上的贵宾套房里,苏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苏樱听到声音急忙起身,打开门看到熟悉的身影后一头扑到他的怀里。

    夜璟恒被突然大力的拥抱撞的后退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及时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紧紧的将她抱住。

    “你……”

    “我……”

    两个人同时开口,听到对方的声音后却又同时顿住。

    “进去说”,夜璟恒先反应过来,他拥着苏樱走进去,听到门关上的声音,突然一个转身,一把将苏樱抵在墙上,直接低头重重吻了上去。

    “唔……”苏樱被他突然的吻惊到,她没有反应过来,嘴里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轻哼。

    夜璟恒大力的压着她,舌尖像是惩罚般攻城落地的侵占,牙齿也毫不留情的咬住她的唇,仿佛这样才能掩饰他的慌乱,他不知道如果苏樱再有什么事他会不会疯,他只知道从接到绑匪电话开始,他的心就一直被吊着,即使现在他抱着她,感受着她的温度,那颗紧张焦虑的心也没有完全落下。

    长久的厮磨下苏樱感受到一丝血腥气,不知道是谁的唇磨出了血,她已经被吻得嘴唇发麻没有了知觉,幸好那带着铁锈味的血将她拉回清明,她忽然想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她开始挣扎的推拒着他,挣脱的间隙小声提醒道:“房间有人。”

    依然沉浸在侵占氛围中的夜璟恒听到她的话愣了一下,不过转念他就反应了过来,他放开她,低声喘着问道:“是谁?”

    “他……”苏樱忽然不知道怎么介绍黎昊,说他是朋友的男朋友,好像不对,起码一方没有承认这种关系,说自己的朋友,他们才见过两次,话也没说过几句,只能算是认识,想了想后她只简单说了一句:“他是我救命恩人,叫黎昊”,想了想,她又继续补充道:“以前在学校见过,算是认识,他淋雨发了烧,所以我们才来了这里。”

    夜璟恒点了点头,表示了解:“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以后也是我的,我们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嗯”,苏樱依偎在他怀里非常认可道:“当然,不过得等他病好了,我们再想想怎么谢他吧。”

    “好,都听你的”,夜璟恒俯身亲了亲她的额角:“幸好你没事”。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苏樱任由他抱着,有些自责的叹了口气。

    “你确实该道歉”,夜璟恒稍微松开了她,低头看着她的眼睛诚恳的说道:“不过我也有责任,我不该放你这么远,学习的事到此为止,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那不行”,听到他说要中断自己的学业,苏樱立马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反驳道:“学习的事怎么能停呢?”

    “可是,我担心……”见她不同意,夜璟恒想要继续劝解,苏樱却直接打断了他:“这只是个例,我们不能因噎废食,我答应你以后会更加小心,你别让我退学,再说这么一点小事就退缩,以后怎么提高自己,怎么和你并肩,怎么出现在你家人面前,我可不想当一只金丝雀”。

    她说完后撇了撇嘴,带着一点别扭的撒娇。

    夜璟恒看着她,如果不是知道她还在失忆的阶段,他真以为以前的那个苏樱回来了,那个有些强势,会跟他争吵的苏樱犹如隔世一般的出现在他面前,他有一丝的恍惚。

    苏樱看着他半天没有说话,摇了摇他的手臂:“喂,你想什么呢?”

    “我真不知道这么上进的你是好事还是坏事了。”良久后他才喃喃的低语。

    “当然是好事”,苏樱抬起头,脸上带着俏皮的笑意:“我这么奋发图强还不是为了早日光明正大的进你家的门,你要支持我,不能拖我后腿。”

    夜璟恒微微笑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尖:“好,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再出事。”

    “好”,苏樱想都没想就张嘴答应,说到出事她忽然想起来那个绑架她的赵项均,不知到黎昊把他打成什么样了,她当时光顾着害怕,没有看清他的样子就被黎昊带走了,她想到如果他被打成重伤,黎昊岂不是要背上伤人的罪名,想到这她赶紧问道:“那些绑架我的人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

    “你是在关心他吗?”听她这么打听赵项均,夜璟恒不禁皱了皱眉头,难道她想起了什么?

    “当然不是”,苏樱不满他对自己的误解:“你想什么呢,我都不记得他是谁,不过黎昊为了救我打伤了他,我怕黎昊担上什么责任。”

    听她这么解释,夜璟恒松了口气,回道:“他们被带去了警局,自有警察处理,而且就算你那个救命恩人伤害了他也是自保,不会有什么事的。”

    “那就好。”苏樱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不过你看见那个姓赵的,真的有没有想起什么?”夜璟恒看着苏樱,又确认似的问了一遍。

    “没有”苏樱摇了摇头:“之前童曼给我看过他的照片,所以我知道他的名字,但也仅此而已,我对他没有任何印象。”

    夜璟恒挑了挑眉,看来那个人确实对她伤害挺大的。

    苏樱想了想,自嘲的笑了一下,继续补充了一句:“反正都是过去的人,想不起来也无所谓,我真怀疑我当时眼瞎吗,怎么会认识这种人渣,不过幸好我现在有你。”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