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男人身上考究的穿着还是周围散发的强大气场,那都是和苏樱完全不同的特质,如果是哥哥的话,两人气质应该有共通之处,但是苏樱身上简单的一眼就能看透的特性完全不像是一家人,加上刚才苏樱回答后两个人眼神流转间的那种氛围,他十分怀疑苏樱在隐瞒着什么。

    “对,我哥知道我出了事,特意赶过来看我。”苏樱握住夜璟恒的手拍了拍,顺便递了个眼神给他,夜璟恒接收到她的信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黎昊没有拆穿她 ,直接顺着她的话看向夜璟恒道:“你好,我是黎昊,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他叫苏恒”,苏樱又是快速的接了话,她下意识的不想让夜璟恒的信息曝光,毕竟姓夜的人不多,如果告诉他的真实姓名,她相信黎昊很快就能查到他的身份了,到时候一定很多麻烦。

    “苏恒”,黎昊重复了一下后又问:“不知是恒久的恒还是衡量的衡?”

    “额……”,苏樱看了一眼夜璟恒,她没有想到黎昊会问这么细,一时没有想这么多,而且她印象中没见过夜璟恒写他的名字,所以不知道选哪一个,便求助般的望向夜璟恒。

    “恒久的恒”,夜璟恒无奈的瞥了她一眼,帮着她回答。

    “对对,就是恒久的恒”,苏樱尴尬的笑了一下后立马转移了话题:“那个,你要不要让昨晚那个医生帮你看看”。

    “不用了,我已经好了”,黎昊摆了摆手,看了一眼时间站了起来建议道:“我们在这里呆了一晚上,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还有那个绑架你的人,不知道醒了没有,我看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

    “外面的事情我会让人处理的,黎先生请放心,您既然救了小妹,我们理应重谢,只不过匆匆赶来,没准备什么礼物,不知黎先生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不防告诉我,我们也好尽一份心力。”两个人见他起身,也不好多停留,夜璟恒便客气的对他表示感谢。

    黎昊看了一眼苏樱回道:“苏先生不用客气,我跟苏樱是朋友,救她也是尽一份朋友之意,不用放在心上。”

    “那我们……”苏樱本来也不想太矫情,但这毕竟是救命之恩,怎么能一点表示也没有,那显得太无情了些。

    “叮咚……”

    几个人正聊着的时候房间的门铃又响了,苏樱的话直接被打断,黎昊走去打开门看到是钟医生。

    “少……”钟医生刚想开口却被黎昊直接捂住了嘴巴,他回头对房间内的两个人说道:“两位先回去吧,我这里有些私事需要处理。”

    钟医生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连个人,赶紧闭了嘴,用眼神给黎昊示意了一下后,黎昊才放开他。

    两个人见他已经这么明确的赶人了也不好再多说,夜璟恒只好回道:“既然黎先生有事要忙,我们就先告辞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告诉苏樱,我们一定帮忙。”

    “对,以后有事就找我。”一旁的苏樱也随着附和。

    黎昊好笑的看了她一眼,点头答应着:“好,知道了。”

    “告辞”,夜璟恒客气的对房间里的两个人点了点头,说完后就拉着苏樱离开了房间。

    他们没有再回自己的客房,而是直接下楼办理了退房。

    “你先在车里等我一下。”来到停车场,夜璟恒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安排苏樱先上了车,然后从后备箱拿出一个包裹,重新返回了酒店,不一会他再次回来后才载着苏樱往学校方向开去。

    楼上黎昊跟钟医生正谈论着这次绑架的详情。

    “你说那个绑匪为了报复才绑架苏樱的?”将两个人送走以后,黎昊放松了下来,神情也有些轻松,他躺在一旁的沙发上,闭着眼揉了揉还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边听着钟医生收集来的消息。

    “是,小李的汇报是这么说的。”钟医生边说着边体贴的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刚才他很明显看出黎昊在硬撑。

    “这么看来他们以前是非常熟悉的人?”黎昊小声嘀咕了一下,他救人之前一直躲在旁边,也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两个人的谈话,苏樱貌似叫过那个人的名字,既然认识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他有些不理解。

    钟医生继续回道:“那绑匪刚从狱中出来,不是正常的释放,而是逃跑出来的,我担心他一旦有机会还会再伤害那位苏小姐。”

    “说的不错,所以我们要弄清楚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那姓赵的是经济和盗窃商业机密被人揭发入狱,苏小姐曾经是没什么名气的电视主播,奇怪的是苏小姐后来忽然离开了电视台,她的消息从那以后好像被人故意抹去似的,这两年几乎没有任何她的新闻。”钟医生看着手机上传过来的资料分析道。

    “我估计是那位被她称作哥哥的人干的。”黎昊暗叹,他毫不怀疑那个男人的能力,虽然他才第一次见他,但同水平的人几乎是相似的,他身上透出的强大气场让他也有一点被压迫的感觉。

    “接下来要不要让他们继续打探。”钟医生试探的问道。

    “算了”,黎昊拿起水杯清了清嗓子:“有那个哥哥在,打探不出什么结果,让他们停了吧。”

    “好”,钟医生应了一声后没有离开,又看了黎昊一眼。

    “怎么,还有事?”

    “你的身体……”钟医生担心的看着他,虽然用医生的身份兼职替他打听很多事,但他没有忘记自己医生的本分。

    “没事,死不了”,他不甚在意的起身,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对了,你送我去学校一趟。”说着就往外走,钟医生收拾了一下他的衣服,也跟着出了房间。

    “黎少爷,请等一下”。

    黎昊经过大厅的时候一旁值班的服务生忽然叫住了他。

    “什么事?”听到有人叫他,他脚下一顿,皱着眉看了一眼前台的服务生。

    “这里有一个您的包裹?是一位姓苏的先生留给您的。”那服务生貌似被他的眼神吓到了,立马变的小心翼翼的。

    “包裹?”他有些不耐烦的走过去,服务生将包裹拿给他看,他直接接过来打开一看,发现正是那个失踪的夜光《秋荷》图。

    稍微想了想他便明白了,看来那位“苏恒”从赵项均的手里拿到了这幅画,刚才他一直说要感谢自己,是不是就拿这个当做了谢礼,不过这东西虽然贵重,来源却是复杂,对他来说无疑是块烫手的山芋,不知把这个送他是何用意。

    他挑了挑嘴角,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满,而是非常愉悦的笑纳了,然后带着它一同上了车。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