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清边说着边把自己的手机朝着黎昊递过去,谁知黎昊看都没有看直接将她的手拨开,手机一个不稳直接掉在了地上。

    黎昊有些无奈的仰头看了看天,然后才终于正眼看了下赵小清:“我说过了,苏樱是我的女朋友,至于她什么身份,我一点都不关心,别说是坐过牢,她就算是通缉犯,我也喜欢她,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就这样。”

    此时苏樱却眼睛直直的看着脚边的手机,屏幕上的光依旧亮着,她身高163cm,躺在地上的手机在她的角度看来是侧着的,但这么远的距离她依旧能感觉到上面那张照片的熟悉,她蹲下身将手机捡起来,仔细的把那张照片看了又看,她确认那个照片上穿着监狱服的人是自己无误。

    “我们走”,黎昊看她神色有些不对,直接将手机夺过来扔给赵小清,拉着苏樱就想离开,看着飞过来的手机赵小清下意识的环住手,将手机接住。

    她不明白黎昊为什么宁肯要一个有过犯罪前科的女人,也不愿要自己,巨大的落差感让她的心理极度的不平衡,对苏樱的恨意更是加上了几分,眼神狠狠的瞪着她,嘴唇几乎咬出了血。

    “等一下”,苏樱脚下顿了顿,转身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赵小清问道:“你这张照片哪里来的?”

    赵小清看她不但没走,反而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心里顿时得意起来,立刻来了精神,她趾高气昂的回道:“哪里来的有什么关系吗,难不成我是故意想要陷害你,苏樱,证据面前你还想否认,”她重新将已经暗下去的手机打开,又翻了一下后面的几张图片:“哼,谁能想到曾经的电视台主播竟然坐过牢,我想你是做不回以前的工作才想着来这里参加培训的吧,你放心,我现在就告诉全班同学和教授你就是个罪犯,我看学校里还敢不敢收留你。”

    “这件事我需要问清楚,我以前受过伤,有些事情不记得了,所以我现在需要问一下我的家人。”

    听到苏樱的回答,赵小清立马嘲讽的翻了个白眼:“呵呵,苏樱,你以为是在拍狗血的言情剧吗,你别告诉我你是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虽然我也不想这样说,但事实如此。”

    本来急于解释的苏樱忽然冷静了下来,她需要找夜璟恒核实一下这件事,她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教室走去,刚才出来的匆忙,她没有带手机,这个时间估计夜璟恒已经快到北海了,她也没时间当面去问。

    黎昊看她对这件事如此认真的表情立马意识到了问题,他想起钟医生告诉他的关于苏樱的情况,难不成她消失的时间真的是犯了罪,她说的受伤失忆是真的吗?那她到底是受了什么伤,竟然会严重到失忆的程度,还有那个苏恒,到底是她的什么人呢,他什么来头,竟然能将警局的资料都能抹掉。

    他看着苏樱离开的背影,心里生起了一团迷雾,看来这次真是来着了,他有些庆幸这次的休息能收获这么多的体验。

    他眯着眼睛看苏樱渐行渐远,没有跟上去,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一旁的赵小清见他没有跟着离开还有些诧异,难不成刚才的那些话他听进去了,她顿时又开心起来,她的目标是黎昊,攻击苏樱只是她的一种手段,既然黎昊已经心有芥蒂了,她就没有再去找苏樱的必要了,现在守着黎昊才是重要。

    直到苏樱已经完全看不到了以后,黎昊突然问了一句:“那些照片你从哪里来的?”

    “啊?”赵小清听到他的问话有些发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来自己想的没错,他真的在意了。

    “不说算了”,黎昊没有注意她的心理活动,见她没有直接回答,便没了耐心,抬腿就往校门口走去。

    “我说我说……”赵小清看他要走,立马反应过来,赶紧跟上他的步伐,只要能让自己跟他有机会待在一起,她什么都可以告诉他。

    黎昊看她开口,便停在了路边,冷声道:“说吧”。

    “说?”赵小清也跟着停下,四处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小声问道:“在这里吗?”

    “不然呢?”黎昊冷眼斜睨了她一下,表情很是不耐烦。

    “要不我们去找个咖啡厅?”她私心想着两个人能在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好好交流,便小心翼翼的提议。

    “算了,你要是不方便可以不说”,黎昊完全没了耐心,重新迈开了长腿。

    “我说我说……”见他又想走,赵小清下意识的直接伸手拉住他的衬衫:“我说还不行吗?”

    “放手”

    黎昊看了一眼被她拉住的衣服,满眼的嫌弃,他没有自己挣脱,而是厉声呵斥,眼神仿佛带上了一把冰冷的刀子。

    赵小清吓的直接抖了一下,手顿时松开,也许时间太过久远,她已经忘记了一些事情,此时重新看到的她猛地记起很久以前,她曾经见过一次这样的眼神。

    黎昊刚入学的时候,曾经有过被人霸凌的经历,那时他父母没有时间照顾他,便让爷爷奶奶带着,爷爷是大学校长,在当地的教育界很有名望,很多学校的领导都认识,也正是如此,爷爷怕他受到特殊的关照,从小就告诫他在外面不要说自己是他的孙子,但那些领导们大都是在自己的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好多年的“老油条”,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三不五时的将黎昊学校的情况主动报告给黎老爷子,老爷子也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不再让家里的任何人出现在学校活动。

    但是学校知道黎昊的情况,班上的同学可不知道,有几个同学见他几乎没有任何大人来参加学校活动,他又经常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太与别人交流,就认为他是个没有父母的孤儿,加上黎昊小时候长得白白净净的,很讨女孩子的喜欢,很快他就成了班上那些“坏孩子”的目标。

    有一次,几个以欺负人为乐的孩子趁他值日的时候将他锁在了学校的杂物间里,他在里面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老师才发现,赶紧去把人带出来的时候,和其他孩子一起守在门口看热闹的赵小清就看到过一次这样的眼神,那是赵小清第一次感觉到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恐惧。

    等着看笑话的大家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吓的哇哇大哭的胆小鬼,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他从储物间走出来的时候,像是从地狱中出来的幽灵,浑身带着让人害怕的冷然气场,他的脸色很是平和,但眼神却是比夜晚的月光还要冰冷,他什么都没有说,平静的将在场的人一一扫视过去,然后就直接走掉了,留下失望的众人面面相觑,而后来的几天,胆小鬼确实出现了,但那些人都不是他,而是那几个将他关起来的人。

    他们有吓的直接尿裤子的,有吓的甚至转学的,黎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至于发生了什么后果,他们只能自己咽下去,那些孩子有家长找来学校的,但校领导将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他们以后他们也没有再多话,灰溜溜的接受了结果,黎昊从此以后便成了风云人物,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