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行前,凯丽特意警告楚菲一定要好好招待这位财神爷,如果再让他的气不顺畅,回来她就会让自己不顺畅,楚菲迫于淫威只好委屈自己了。

    “那个张总,您喜欢什么样的口味啊?”出来的着急,楚菲没有及时清理掉她那怪异的唇舌,此时坐在对面的张北康看她那张紫色的唇一张一合的顿时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吃饭之前,你能不能先清理一下你的嘴巴”,张北康是在脑子里回忆着楚菲原本的模样才忍住不适,虽然他对楚菲是有好感,但这并不能让他维持一顿饭都对着这样一张脸,他果断放弃自己好不容易保持的风度,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了。

    “额……好的,我去一下洗手间”,楚菲记着凯丽的嘱托,不敢太过分,反正这个造型对张北康的惊吓效果已经起了作用了,她也不用再继续了,便对着他礼貌的弯了弯身,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黎昊的位置是提前订的,所以他的餐点很快就上来了,他把刚才的不和谐画面抛在一边准备享受美食的时候,不经意间的一个抬头,又看到那抹色调重新出现了,对色彩有着极高的灵敏度的他皱了皱眉头,朝那处仔细的望过去,这次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不过看到的第一眼他就惊讶了一下,虽然那个人的脸上五颜六色的几乎遮盖住了她的长相,但那个感觉他绝对不会认错的。

    “胖妞?”黎昊轻声喊了一下,公共场合,他喊的声音不大,毕竟好多年不见,他也不确定,与其说他在喊她,倒不如说他在跟自己对话,没有等对方回应,他便直接走了过去。

    在黎昊过去的人生中,能被他主动打招呼的女生不多,楚菲就是其中一个,两个人都有着相同的遭遇,所以当初还是小胖子的楚菲被赵小清那伙人欺负的时候,高冷疏离从不多管闲事的黎昊会毫不犹豫的去救她,从此以后便被楚菲当成了心中的“守护神”一般的存在。

    而此时正往洗手间的方向移动的楚菲还没有搞清楚刚才的那一声熟悉又亲切的称呼是不是自己幻听的时候,就被一只手握住了下巴。

    “还真的是你啊!”黎昊握住她的脸仔细的看了一下,还顺手将她唇上的色彩蹭了一下在手里摩挲,仿佛对着的不是一张脸,而是一幅画。

    虽然几年不见,但这熟悉的动作立刻将没有对方的空白时光全部填满,那种亲切的感觉又回来了。

    和他的亲切感完全相反的是,楚菲看到他站在自己面前一瞬间的震惊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黎昊,这个她心心念念好多年的男人,如果让她知道两个人会在这里相见,她估计得提前半年开始保养自己,以绝对完美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现实果然是很残酷的,它不会给你任何彩排的时间。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楚菲被吓到,身体本能的往后退了一下。

    “怎么,看到我不高兴吗?”黎昊很不满意她脸上震惊的表情,毕竟两个人算是真正的青梅竹马,曾经非常认真手把手的熏陶她的艺术审美,把她当成自己的弟子来培养,这可是很多人求都求不到的,谁知道她中途忽然离开,害他还沉寂了一段时间,也正是那场经历,让他创作了《望》,拿到了世界艺术金奖,并以此为主题在十一岁就开办了人生第一个个展。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两个人竟然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遇见,黎昊还能第一眼就认出了亲妈都认不得的楚菲,不得不说真是一种天赐的缘分。

    “你放手啦”,楚菲将他的手拉开,揉了揉被捏痛的脸颊,一边痛斥:“我这是脸,脸懂吗?不是你的画布”。

    想当初虽然被黎昊从一堆不良少年中救了出来,本以为从此以后就脱离被霸凌的她却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她就被当初从天而降的“守护神”当成了画布,他一有灵感的时候就会在她的脸上胳膊上衣服上乱涂乱画,只怪当时单纯的她沉迷于他的美貌和才华无法自拔,即使现在也不愿醒来。

    “学工科的女人果然没有审美,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黎昊顺手挑起楚菲额头前的几缕银色碎发,动作十分娴熟,仿佛他经常这么做。

    虽然当年对突然离开的她心生怨念,故意不去打听她的消息,但不知为什么,他总是不经意的就会从周围的邻居朋友间知道她的一举一动,知道她一路跟着搞军工的父亲,从大西北荒漠到东部沿海,还知道她大学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去了德国整天和一堆钢铁打交道。

    “要你管?”楚菲将头发拉回来,径直往洗手间走去,她实在不想以这付模样跟黎昊聊天,而且此时房间里还有个财主等着,亏她还记得那个被忽略的男人。

    黎昊看她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也没继续拦住她,不过他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而是直接在门口等着她。

    楚菲关上洗手间的门才松了一口气,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真希望刚才的会面是一场梦,不知道和不喜欢的人面对面吃饭和在喜欢的人面前化中毒妆哪个更惨。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了,快速的用纸巾沾水将双唇恢复到原来的颜色,想着这么久黎昊应该也离开了,也没有必要精心打扮的她没有再上妆,就直接走了出去。

    “你怎么还在这?”楚菲一出门就看到了倚着墙角的黎昊,顿时惊讶的停下了脚步,她的印象里黎昊可不是会等人的人啊,以前可都是她追着他跑,难道这么多年没见,他转性了?

    “你这是什么话,这么多年没见了,当然要聊一聊啊。”黎昊不满的用食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我……”楚菲见他特意等着自己,有些心虚的朝她的座位瞥了一眼:“我今天还有点事?”

    “对啊,我倒忘了问你”,黎昊忽然想到:“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不喜欢吃西餐吗,难道在德国养成习惯了?”

    “我是陪一个客户过来的,他估计等急了,我们以后再聊。”

    “客户?”黎昊也朝着楚菲刚才的视线看了过去,不过那边有几个座位,不知道哪个是,但他知道公事的重要,没有多问还是放行了:“好吧,既然你有工作我就不打扰了,把你手机给我。”

    “哦”,楚菲听话的将手机递给他,黎昊接过直接打给了自己:“这是我的号码,最近我会在这呆一段时间,你有时间打给我。”

    楚菲拿回来手机看了看上面的一组号码,心里忽然涨的满满的。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楚菲心中不禁感慨:多年不见,那个经常“欺负”她,把她当做画布的少年,虽然已经长成如今的成年模样,但依旧是她熟悉的让她感到安全的“守护神”,在这个独自打拼的城市,这一组号码不仅是冷冰冰的数字,而是她的依靠。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