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是我愿意的,谁让我昨天被狗啃了,遮都遮不住。”苏樱嘴里吃着小笼包,说出的话含含混混的,她扯了扯衣领,用脖子上的印记配合着自己的话,图文并茂的痛斥着面前的始作俑者。

    听了那个把自己形容成动物的描述,夜璟恒眼神毫无波澜,他瞥了一下她脖子上展示的证据,不仅不思悔改,反而有些得意的挑了挑眉。

    “以后我尽量克制,尽量选其他的地方。”

    “你还想有以后?”苏樱瞪了他一眼,把粥喝完后起身离开餐桌,走去卧室继续她的翻箱倒柜大业。

    “你觉得呢,我们可是合法夫妻”。夜璟恒跟着她走到卧室,不过却没有进去,直接依靠在门框上,双手环胸,看着她折腾。

    苏樱将衣橱里的东西全都拿出来丢到床上,发现确实没有后有些泄气,看到门口闲闲的男人,直接走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衣领,眼神里带着警告:“合法夫妻?要是我不同意,你能怎么样,婚内强抱也是犯法的,你堂堂一个集团总裁不会做这么没有格调的事吧。”

    “谢谢你这么相信我,我确实不会。”夜璟恒低头看了一眼,觉得此刻的她就像一个要炸毛的小动物,忍不住抬起手放在她的脑袋上抚了抚。

    “谁相信你了?自作多情”,苏樱挥开他放在自己头顶的手:“我现在烦着呢,别惹我。”

    “怎么就找不着呢,奇怪,明明记得拿过来了啊。”苏樱抓了抓头发,重新将床上的衣服丢进衣橱。

    夜璟恒四处看了看,忽然瞥见她放在一旁的行李箱,直接走了过去,打开后果然看到被装在黑色防护袋里的套装。

    “是这个吗?”夜璟恒将衣服拿出来递到苏樱面前。

    “对,就是这个,你从哪里找到的?”苏樱两眼放光的接过来,担心握出褶皱,将衣服小心的放在床上。

    “诺,就在你行李箱里。”夜璟恒用下巴指了指,帮她将衣服抽出来,是一间浅蓝色条纹的职业套装,颜色和款式都有些成熟,夜璟恒看到的时候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这衣服不适合你。”男人淡淡的评论。

    “我也知道不适合,不过出席商务场合的话,你不觉得我这张脸让人看起来很没有说服力吗?”苏樱起身将半长的头发捋到耳后,对着夜璟恒指了指自己的脸。

    “所以你就打算用衣服来提高你的说服力?”夜璟恒说着直接伸手将人捞到面前,两只手捏了捏年轻紧致的脸颊,手指下的皮肤滑嫩有弹性,他知道苏樱平常不喜欢用化妆品,顶多在天气干燥的时候会拍一些补水的来补充水分,那味道自然清新,一点没有脂粉气,就像煮熟的蛋白,柔柔软软的,他忍不住在脸颊上亲了一下。

    “唔……你干什么?”苏樱拍开他的手,推拒开他的胸膛,夜璟恒放开了她的脸颊却依然揽着她的腰,凑近她的脖子,在她的耳侧轻轻浅浅道:“其实提升说服力的方法有很多种,要不要我传授你几招。”

    微风一样的呼吸喷在后颈,引得苏樱一阵微颤,她下意识的偏开头:“不要,你那么聪明,万一我听不懂,你肯定嘲笑我,我才不要呢,再说就算要传授,现在也来不及了,我还要赶去上班呢。”说完她大力挣脱开,这次男人没有继续,松松的将她放开了。

    “我还没亲自教过你呢,你就给我下定论,是什么让你下这种结论的,这对我不公平吧。”

    “不用示范我也知道,我一开始找工作的时候你不是还嘲笑我来着。”

    苏樱没有动那衣服,听夜璟恒那么说,她也觉得这件衣服有些成熟,所以她只是将围在上面的丝巾拿了下来,对着镜子在脖子上围了一下。

    苏樱一提,夜璟恒想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

    “好吧,之前我的态度给你造成了不好的印象,我向你道歉,下不为例,以后不管你干什么我都不笑话你,不过我帮你找到了衣服有什么奖励?”

    “帮这点忙就要什么奖励,你刚才不是还说我们是合法夫妻吗,作为一个男人帮自己的女人解决问题不是你的责任吗?”苏樱将那身套装挂在衣柜里,开始找今天要穿的衣服。

    “你现在承认你是我的女人了?”夜璟恒挑了挑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苏樱,那意思很明显。

    苏樱没有理会他的眼神,将围巾在脖子上打了个结,然后换上了一件素雅的衬衫,下面搭配一条半长短裙,这样的装束已经有了ol的雏形,让在一边看着她的夜璟恒眼前一亮。

    以前的苏樱不是清纯的学生装束,就是舒服的休闲风格,亦或者几次街头运动风,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职业女性的一面,这种感觉就像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一点点长大,在女孩的朝气蓬勃中又叠加了几分女人的韵味,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成就感。

    “你看我干嘛?你不用回去上班吗?”苏樱换好衣服后发现夜璟恒还盯着她,眼神里带着探究的意味,心里的警钟立马响了起来。

    “你这是赶我走吗?”夜璟恒眼睛眯了眯,声音渐渐转凉。

    “恭喜你答对了。”苏樱走到床边将手机塞进包里,直接往外走。

    “不准走。”

    苏樱经过的时候被夜璟恒一把拉住手腕,重重的压在门上,说话的口吻有些狠厉。

    “干嘛,我真的要迟到了。”苏樱扬了扬手腕,上面的表盘已经指到七点,从这个地方到工作室差不多四十多分钟,她的驾照被夜璟恒扣了以后就再也没见过,所以她平常都是打车,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你知道你是夜太太吗?”夜璟恒用力抵住她,眼神恶狠狠的看着她,整个人浑身充斥着暴戾的情绪,低沉的嗓音有些危险。

    “我上班跟夜太太有什么关系吗?”苏樱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他为何突然生气,有些瑟缩了一下。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就在这里开了工作室,你这是强制性的要跟我两地分居吗?”

    “我……”

    苏樱突然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了,当时只觉得那是个开工作室的好时机,完全没想过夜璟恒的问题,一方面她觉得夜璟恒这么厉害的人无论自己到哪里,他都能掌控住自己,另一方面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她确实没考虑他这个人。

    “该不会你又把我忘了吧。”夜璟恒看她心虚的反应就知道,伸出一只手扣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我在你面前存在感就这么低?”男人一个反问,尾音提高的语调让他手下的女人感觉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度。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