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几人之中,还有刚入宗门时与自己发生冲突的秦婉卿,当时与秦婉卿一同上山的还有她妹妹秦婉约,也因为岳九灵被宗门拒收。

    秦婉卿用不着像岳夕颜一样,对着岳九灵上演姐妹情深的戏码,她对岳九灵的敌意全都写在脸上。

    但是吸取了妹妹得罪宗门的教训,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当众惹事,就算要找岳九灵的麻烦,也绝对不可以明着来。

    岳九灵不以为意,无论是秦婉卿的仇视,还是岳夕颜的诡诈,她都不放在心上。

    但是不放在心上不等于不动脑筋,该提防的她是绝对不会马虎。

    几人拿到了炼药课的材料,一同回课程场地。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朝着岳九灵的方向摔倒,将她一同撞倒在地。

    没有感觉到敌意和杀气的岳九灵,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突如其来的意外。

    而且转脸看去,撞向自己的人正是路过的欧阳常乐。

    此时,欧阳常乐已经率先起身,连忙搀扶起岳九灵,眼中都是愧疚之色。

    羞怯怯的脸庞上,依旧是淡淡的粉红,一双原本就有些水润的眼睛,更是马上要决堤。

    看到欧阳常乐几欲哭出来,岳九灵连忙一个箭步起身,表示自己并没受伤,依旧生龙活虎。

    看到岳九灵的滑稽表情,欧阳常乐破涕为笑:“九灵,我刚才正要跟你打招呼,感觉后面有人推了我一下,所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被推了一下?

    岳九灵抬头扫视众人一圈,并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咧嘴一笑说道:“啊,没事没事,我皮硬不怕摔,你细皮嫩肉的没伤到就好。”

    两人单纯和乐的气氛因为一个女人的话而霎时僵住。

    “你们俩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岳九灵,你可知道自己摔烂的是什么珍惜物件?”

    “你看她那没心没肺的样子,肯定是不知道了,看她那孤陋寡闻的样子吧!”

    岳九灵看了看地上,一株红色血莲躺在地上,嘘是沾染了淤泥,有的地方已经开始衰败。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这些人给她的不起眼盒子里面,装着这样一个贵重的药材。

    事情发展到现在,她如果还看不出来是有人故意为之,那她就白叫机灵狡猾小九九了。

    “啊,是百年血莲啊。”岳九灵双手抱臂,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两位师姐如此大惊小怪,我还以为是什么稀世珍宝呢。”

    说完,岳九灵将地上的血莲捡起,重新丢进盒子里,刚端起来就要走,听到后面一个响亮的哭声。

    回头一看,霎时被欧阳常乐的哭像逗乐。

    圆圆的脸,哭起来皱皱的,像个肉包子一样。

    “诶呀,怎么了嘛,哭得这么凶。”岳九灵再次放下手中盒子,转身抱住欧阳常乐,像哄小孩子一样拍拍她的背:“没事没事啊,那玩意不值钱。”

    岳九灵的一句不值钱,激起了无数嘲讽之声。

    欧阳常乐不哭了,懵懵的看着岳九灵。

    转念又认真严肃了起来,说道:“百年开花,百年成,你说它不值钱?九灵,我对不起你!如果要受到责罚,我来扛!如果要给赶出宗门,那就赶我吧,我的错我担着!”

    岳九灵伸手指了指她的太阳穴:“扛什么扛,赶走什么赶走,不存在的!把心放回肚子里,好好回去上课,乖!”

    ……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