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看书 > 玄幻奇幻 > 祸世狐妃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藤雨村中再重逢
    一下子被血尊和那个神秘人坑得那么惨,白灼一次性动用了太多魂元来操纵燃灵焰,现在不是一般的疲惫,眼睛一闭就能睡过去了,可是她不能睡,睡了,就可能会出现什么不可预计的情况了。

    白灼坐在一颗树旁,等待着妖族人给她带来君无渡和盛歌的消息。好困!

    白灼眯起的眼睛又睁开,起身,吹了声口哨,不久,一只硕大的白凤凰出现在白灼的面前。

    陌羽白是骂骂咧咧的冲过来的,很不爽,“你不是说短时间内不会来找我?这才几天?怎么......”

    看到白灼憔悴的样子,陌羽白吓了一跳,立马又恢复了平常,调侃道:“你怎么回事?感觉快要累死了一样?谁能把你折腾的这么狼狈?”

    虽说是调侃,可话语中的关心与焦急一点儿不假,白灼苦笑一声,“说那么多做什么?带我去找画上的人,如果有妖族人提前汇报给你他们三个人的下落,你把我带过去就好。”

    说罢,白灼上了陌羽白硕大的鸟身上,丢给陌羽白一幅画,倒头就呼呼睡着了。

    陌羽白无语了片刻,打开画,看到画上的三个人,又是翻了个白眼,愤恨的骂出口:“好你们两个,大家同为上古神兽,你们就这么对我,看,遭报应了吧?惹事了吧?活该!”

    “嗷呜!”感觉到某人狠狠的拔了他背上的几根羽毛,陌羽白气得直跺脚,“死狐狸!你别欺人太甚!”

    白灼趴在陌羽白身上,眼睛也不睁开,出口威胁的话却还有心情说,“再废话,把你毛拔光,让你从白凤凰变成秃凤凰!赶紧的,我没那么多时间。”

    说完,白灼就没了声音,呼吸匀称,进入了虚无沉睡中。

    陌羽白真的恨不得把白灼扔下来,一直提醒自己这是他兄弟,这是他伙伴,这是他要组队对抗所谓宿命的队友,虽然是猪队友,可还是杀不得。可恶啊!为啥不能给他个性格温和一点儿的兄弟?这个女人就知道骑在他的头上,要忍无可忍了。

    虽然陌羽白气,可还是按着白灼的吩咐驮着她四处寻人,飞行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慢,生怕吵醒了白灼,不过这担心纯属是多余的了,现在说白灼睡得跟头猪一样都毫不为过了。别说是打雷吵不醒她,就算是雷劈在她旁边她也不会醒。

    现在就连睡个安稳觉都不行了?白灼啊白灼,你尚且如此了,那么轮到我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种景象了?连睡觉时间都要找人,操心这操心那的,你活的,太累了些。

    白灼醒来之后,人已经落地了,陌羽白就坐在她身旁。白灼起身一看,这个地方,很熟悉。

    “藤雨村?”白灼皱眉,不太明白自己怎么会来到藤雨村村口的。

    陌羽白还在对白灼拔他毛的事情耿耿于怀,语气有些冷硬,“死狐狸,有妖族人跟我说盛歌和君无渡在藤雨村里面,我到这里的时候,也看到他们在藤雨村晃悠,但是我进不去,所以只能到村口停下了。”

    白灼点点头,不怎么意外,“谢谢!”

    陌羽白竖起耳朵,大声喊道:“什么?没听见!”

    白灼白了他一眼,“跟你客气几句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陌羽白无语,果然死狐狸还是死狐狸,根本就是狐嘴里吐不出象牙,别指望从她嘴里听到什么好好话。

    白灼看了眼藤雨村,一只脚踏进去,另一只脚还在外面,陌羽白惊讶的瞪大眼睛,“你怎么进去的?”

    白灼头也不回,将另一只脚也踏进去,“请君入瓮。”

    这个局,本来就是为她而设的,所以外人进不去正常,她却一定可以进去。这更加印证了她之前的猜测。

    白灼深吸一口气,决然的往前走,又是留给陌羽白一个背影,每一次,都感觉眼前的这只死狐狸真的要死了,可每次她都能再次吹一声口哨把他召唤到身边。对于这一点,陌羽白是又气又喜。可是这一次,陌羽白的心有些慌,有种再也见不到这位好友的感觉。

    “死狐狸,你要小心,一定要回来啊!”

    白灼顿住了,不回头,沉默许久,“嗯,我会的。”

    白灼继续往前走,陌羽白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自言自语的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听到,“死狐狸,你要说话算话啊,千万别死了!你都逃不过宿命的话,我们就更无可能了......”

    藤雨村的村民看到白灼,都惊喜的凑上前来,“狐仙大人您可来了,我们等您好久了呢!”

    白灼皱眉,“等我?”

    “对呀!几天前有人跟我们说过了,说救我们于水火之中的狐仙白灼要回藤雨村来看我们了。”

    白灼不解,之前这些村民可不是这么说的,那些人是如何评价她猜测她的她记得一清二楚。

    “你们,不是说我是吃人的妖么?”

    村民们尴尬的挠挠头,一个四十左右的妇女出来说道:“哎呀!还请狐仙大人莫要怪罪哟,我们当时不知道啊!还好有人来跟我们解释了,还把您除妖的画面给我们看呢!我们呀,是真的误会狐仙大人您了。还请莫要怪罪我们呐!”

    跟他们解释?谁会这么“好心”跟他们解释这种没有必要解释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怕又是那个神秘人或者是血尊吧。只是,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当初要抹黑她,现在又要给她洗白?他想搞什么名堂?

    白灼的心里感到一阵不爽,为什么那个人能这般轻易的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可是她却连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针对她,为什么要煞费苦心的引她入局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有没有见过这两个人?”白灼懒得理会他们,直接进入正题,将君无渡和盛歌和的画像给他们看。

    盛歌和君无渡来这里的理由,白灼猜得到。血尊怕就是把秦阳云抓到这个地方来了,然后放消息给盛歌和君无渡,让他们来藤雨村,否则就杀了秦阳云。

    如果白灼猜得不错,他们还耍了个小心眼。为什么他们要这么晚才动手?白灼可不可以认为,血尊知道那日白灼在房顶上偷听?所以故意派一大堆人盯着秦阳云,就是为了让白灼以为血尊的重点就是抓秦阳云。虽然事实也的确如此,可是,为什么那么强大的血尊自己不来抓,反而让手下找到人之后好好看着,白灼一动手他们也动手?血尊恐怕就是要引开白灼,让白灼不再盯着他,他自己好有机会来藤雨村做点什么。他怕是在藤雨村送了一份大礼给白灼了。

    白灼回想起了那日在屋顶见到了秦彻,他知道白灼在房顶,所以才传信给血尊,那么那封信的内容会不会是在告诉血尊白灼在上面盯着他?想来,这个可能是极大的。

    可惜,这一切白灼是在秦阳云被带走的那一刻才想明白的。若是早些想通了,就不是今天的局面了。

    那个人,果然是在想方设法的让我们重聚啊!知道我一定不会弃君无渡和盛歌于不顾么?真是好算计!这一局是她白灼输了。

    或许,她自始至终就没有赢过吧!

    “这两个人,见过,在村长家呢,还带着一个病人。”那个妇人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房子,“喏,那就是村长的家,那个人病得挺重的,看着好可怕!”

    “没准还是什么传染病呢!”

    “怕啥?有救苦救难的狐仙大人在,我们怕什么?”

    白灼低下头,嘴唇抿成一条线,拳头握紧又松开,“我谁也救不了,我不是狐仙,我是狐妖!”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白灼迈着沉重的步子往村长家去了,村民们反应了半天才算明白白灼是什么意思。

    她不救我们了?如果那个人真得的是传染病,她就不会管他们了?她不是专程回来救他们的吗?当初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保护他们吗?现在是怎么了?

    “我看呀,她就是回来害我们的!上次她来这之前,我们村里明明什么大事都没有,她来了之后,每天夜里死一个人!现在他来这里,就多了个危险的病人。”一个村民冷哼一声,瞥了眼白灼继续干她的活去了。

    其他人听此言,也征愣一会儿,讨论一番,最终也散去了。

    白灼听到了他们的言论,只是,她不在乎。勾唇,仰起脸,嘲笑。

    谁跟他们说过她来这里就一定是救他们?也可能是给他们带来不幸啊!他们遭遇到的不幸,的确可以说是白灼造成的。

    随便世人怎么说吧,反正,她已经被妄议了几千年。

    村长出去了,村长夫人正在愁眉苦脸的洗药草,白灼上前打招呼,“您好!”

    村长夫人楞了一下。看到是白灼,立即上前,“哟!原来是狐仙大人!狐仙大人是来找盛歌公主的么?快请快请!公主在里面呢。”

    白灼略一颔首,跟着村长夫人进去。

    里面有三个人,站在一旁端水递毛巾的君无渡,不停给昏迷不醒的秦阳云擦拭上药的君无渡,还有就是躺着的秦阳云了。

    秦阳云的身体上起了一大块一大块的红斑,长了红斑的皮肤直接肿胀起来了,红斑上还有绿色的点,看起来特别恶心,而且,那些红斑还在扩散。

    白灼咬牙,她已经大概能猜出血尊要做什么了。

    “盛歌,君无渡。”

    两人听到白灼的声音,都转过身,盛歌眼角的泪还没有干,看到白灼,眼泪更是绷不住了,直接哭着冲到白灼怀里,“白姐姐!”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