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混小子,飞的时候还能入定”

    看武天还在入定,血狼不由得有点无奈的拍了武天的脑袋一下

    从识海中退出来的武天苦笑着揉了揉脑袋,这时武天才注意,原来两人已经到了刑罚峰的岁月大殿前,而岁尘子此时正站在两人的面前,见武天醒来,岁尘子笑着道

    “你这小子,这段时间没少让我们担心,不过一切都过去了,你竟然真的能提前一年启灵,厉害厉害”

    原本情绪还可以的武天听到启灵,不由得情绪低落了一些

    “是啊!我自己也没想到”

    见武天的情绪突然有些低落,岁尘子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了血狼,虽然武天没有听到两人在说话,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两人正在传音,不用想也知道,岁尘子一定是在问血狼自己的事情了

    果然,没过多久,岁尘子便看向了武天,轻叹一声

    “修行路就是如此,没有什么一帆风顺,有的只是生生死死,你想变强,那么你就要与人争与天争,别人想要变强,那么就需要与你争,与天争,这就是修行路,或许以后我也会死,到时我不需要你来替我悲伤,继续前行就好,我没看到的风景你来替我看!”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岁尘子再度叹了口气

    “好了,走吧,进岁月大殿吧!有些事情需要谈谈”

    说完便带着武天和血狼走进了岁月大殿,当三人都落座后,武天明显感觉到岁月大殿里突然升起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看了武天一眼,岁尘子略显傲然的道

    “感觉到了吧!这股力量便是时间的力量,在岁月大殿建造之初我便向其中输入了我的时间之道,之后每当我的实力提升,我都会来更新岁月大殿的时间之道,如今的岁月大殿,便是天梯境也极难攻破”

    见岁尘子一脸傲然的样子,血狼在一旁不屑的撇了撇嘴

    “不过是相当于九级灵宝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的血狼谷可是神器!”

    撇了血狼一眼,岁尘子的嘴角有些抽搐,可还没等岁尘子说什么,武天突然出声打断了两人

    “当年我武家最后一战到底如何了?我父母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有,这几年里我看过无数书籍,但没有一本记载了方笑攻击其他势力的消息,为什么方笑不对付其他势力,却唯独对我武家出手?”

    血狼看了岁尘子一眼,明显是示意岁尘子让他讲,岁尘子也没推辞,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语言后便道

    “这些事情顶级势力一般都知道,你就算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当年天庭派来了神使段大人,段大人来了后没有人服他,无奈之下,段大人一人战了这一片世界,从此之后再无人敢不服他,而段大人,据说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他执掌这处大陆后并没有对其他势力指手画脚,只不过是一些大型的战斗段大人才会出手阻拦避免无辜的伤亡”

    说到这里,岁尘子顿了顿,看了武天一眼轻叹了一声

    “你武家成也段大人败也段大人,段大人来后不知为什么,对你武家照顾有加,送给了你武家一块石头,也就是红尘石,里面记载了红尘炼心诀,同时也给了你们武家一把武器,也就是后来的天下第一神器,符剑!你们武家靠着这些一下就从顶级势力一举成为了天下第一的势力,后来方笑用计,让段大人生死不知,本来整个世界的人都敌视方笑,可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发现,方笑根本就不管世事,慢慢的大家也就不在意这些了,可你武家不同,方笑害了段大人,而你武家又受段大人的恩惠,怎么能不报仇?所以就发生了后来的一战,那一战可以说是惊天动地了,战斗之中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因为在战斗的时候整个天魂城都被无尽雷霆包裹了,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战斗之后,武家人全部消失了,而方笑则是传令天下,把天魂城当成年轻一辈的试炼之地,老一辈人不可入内后也消失了,你父母死没死我不清楚,但方笑应该是受了重伤,不然这八百年里不会放任你这个漏网之鱼而不管!”

    听了岁尘子的话,武天有些疑惑,如果武家和方笑注定了敌对,那方笑为什么不早些动手?他要是早些动手说不定自己父亲和爷爷都不可能突破到地境,难道是他暗算段大人的时候受伤了,才恢复?可他的伤正好在自己出生的时候恢复,这未免是不是太巧了?

    血狼在一旁看了武天一眼,淡淡的道

    “这些东西你知道就好,主要想跟你聊的是让你启灵的事情”

    “启灵?”

    武天有些疑惑的看向血狼,又看了看岁尘子,满是疑惑的问道

    “我不是已经启灵了吗?还启灵什么?”

    血狼很显然不擅长说这些,只是看了岁尘子一眼便不再说话了,岁尘子翻了翻白眼,给武天解释道

    “当年你父亲突破地境后找我们聊过,他用地境的实力推演出来,所谓的启灵不过就是激发潜力罢了,而人的潜力都是无限的,所以理论上是可以再次启灵的,而据他推测,一个人,在地境之前最多可以启灵三次,不过我们混元大陆只能支撑一个人启灵两次,因为三次启灵需要的材料整个混元大陆也找不到,哪怕是二次启灵需要的材料,你父亲推演出的也都是顶级材料,三次启灵就不要想了”

    二次启灵?难道真的像符剑说的一样,现在自己修炼其实就是弥补缺陷?不然为什么只有地境之前可以启灵,而且还是可以启灵三次?

    看武天沉默,岁尘子还以为武天是在想启灵的事情

    “二次启灵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材料当年你父亲给过我们一些,这些年里我们也自己收集过一些,现在已经足够支撑你进行二次启灵的了,对了,还有这个,给你了”

    说着岁尘子便扔给了武天一枚土黄色的戒指,外表看起来这枚戒指平淡无奇,武天的神识轻而易举的便在这枚戒指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当神识进入戒指内部后,武天震惊的发现,这枚戒指的内部竟然异常庞大,不止如此,在戒指的一些其他区域中还有着很多物品,有着堆积如山的灵石,有着摆放整齐的书籍,还有一件件的灵器,甚至在一个区域中还放着一个迷你的小船,小船的外表看上去同样的普通无比,可武天却记得,这小船便是当初岁尘子承诺送给自己的逍遥梭,据岁尘子说,这逍遥梭的速度可以说是天下第一了

    见武天看向自己,岁尘子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这枚戒指叫乾坤戒,是乾坤派的宝物,不过当年和我对赌输给了我,如今送给你了,这里面的空间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至少我还没看到过比乾坤戒更大空间的空间宝物,至于里面的东西,那都是送给你的,当年接你来的时候我便说过,有很多宝物给你,如今兑现了吧!”

    看着岁尘子的样子,武天虽然心中感动,但表面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地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想了想便向着血狼和岁尘子说出了自己和符剑商量的计划

    听到武天说的关于身外化身的事,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岁尘子满脸震惊的看向了武天

    “天下竟然还有这种神通?厉害厉害,你的计划不错,如此的话你战胜方笑的机会就更大了,这招确实可行,这样,等你去血狼谷二次启灵结束,你就去时间室修炼神通好了,凭借时间精石,最高可达到一百倍的时间流速,虽然时间流速太快,无法让人修炼感悟,但是修炼神通还是挺不错的”

    听到岁尘子的安排,武天点了点头,其实自己很想让天下知道,武家的人回来了!

    见武天点头,岁尘子想了想,有些不解的看向武天

    “以你八百年的积累,正常来讲启灵之后突破到天梯境也不是不可能的,可你现在竟然就突破到了化道境巅峰,这是为什么?”

    听到岁尘子的问题,血狼也看向了武天,虽然没有问武天,但血狼其实也很好奇为什么

    武天笑了笑,看着他们两,轻声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比如我爷爷,我父亲,他们都是一步一步走到巅峰的,没有人可以一步登天,虽然现在我可以,但我不想,我也想一步一步的走到巅峰,虽然第一步迈的大了点,但之后我只想与同辈平齐,我已经错过了很多同辈,这次我不想再错过了!”

    注视着武天,良久,岁尘子轻叹一声,他知道,武天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走一走自己父亲走过的路罢了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不过你要小心一个人,那就是闫闯,这小子如今正在逍遥城堵我逍遥派的门,我逍遥派的年轻一辈无一人是他对手,本来你是可以与他一战的,但是你现在会的都是武家的东西,一旦动手必然暴露你的身份,他的实力很强,我能感觉到,他怕是你这一生的强敌,当年你爷爷有一个散修做对手,你父亲有我做对手,如今你的对手怕就是他了,除他以外,我暂时还没发现什么有资格做你对手的人!”

    闫闯?听到这个名字武天皱了皱眉,这不是自己的情敌吗?记得卓安说过,闫闯这家伙总是骚扰古蓝,不过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实力这么强,都能堵逍遥派的门了

    在武天沉思的时候,岁尘子轻咳了咳,看向武天接着道

    “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你的身份掌门应该知道了,不过应该就他一个人知道,哎哎!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又不是我说的,你还小,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恐怖,当年他可是被称为是世间最聪明的人,你父亲战力无双厉害吧,可一样还是在他手里吃了好几次亏,所以他能猜到你的身份也没什么好意外的,不过不用担心,他是我师兄,我了解他,这事他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们一切照旧就行”

    武天刚想出声嘲讽岁尘子两句,血狼便不耐烦的站起了身,满是不耐的道

    “好了好了,你们太啰嗦了,走了,启灵去,启灵结束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那”

    说完也不等武天反应,提着武天的衣服便飞出了岁月大殿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