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的记忆终于和眼前的一切相连接,唐居易也是明白了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那么我应该是被那个糟老头子一剑给做成了拔丝凉面吧……年纪挺大,下手却是挺狠的。”

    陈旧的小桌对面,兔子男十指交叉,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

    “你现在还没有反思自己的念头吗?你犯了多少错误,你自己都没有一个概念?“

    唐居易叹了口气:

    “怎么会没有概念呢?我过于轻视这个剧本的任务难度,使得自己忽视了可能存在的危险,又过分高估了自己的智慧,为了夺取利益而多次将自己置入险境……本来应当是一个团队合作型的剧本,我自觉可以一人应付,将其他人自动视为了对手,因此和他们站在了对立面……”

    停顿了一下,唐居易继续道:

    “我仗着对电影剧情有着一定的了解,便想要通过这些优势来争取本不应该到手的资源,甚至于如果没有小队专属的提示,我可能在一开始就因为试图对主要人物动手而死亡了……但是,就算那个新人因此而死,我也没有感受到什么紧迫感……嗯,的确是很致命的错误。”

    兔子男抬起了一根手指,放到唐居易面前晃了晃:

    “你最大的失误,就是单纯地将这个任务视为了一场游戏。”

    仍旧处于低沉情绪中的唐居易一愣,不知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我当初用两场游戏带你入局,想让你明白超维度的任务所具有的模式和规律,让你能够快速适应这种依靠现有信息来扩大优势的规则,但是,你却误解了我的想法。”

    兔子面具后的眼眸显得异常严肃:

    “你对自己的性命看的太淡薄了,你根本就没有去认真考虑过每一个选择背后可能意味着什么……你对危险的态度,似乎只是不想游戏失败的好胜心,而非是不愿意死亡的求生欲!”

    说到这里,兔子男一把站起身来揪住了唐居易的衣领,将他拽到了自己面前,语气冰寒:

    “如果你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那么我大可以现在就将其收走……那么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处境?”

    被兔子男扯着衣领,唐居易喉头滚动了一下,但是最终只化为了一声叹息:

    “你说的没错,我太大意了……”

    兔子男冷哼了一声,松开了唐居易的衣领,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何止是大意……放着可以轻松度过任务的路途不去选,却去选择了斧头帮。明知道代价如此之大,却还肆无忌惮地使用。认为自己凌驾于其他超脱者之上,因此而自负地选择了和他们所有人为敌……”

    环抱着双手,兔子男的声音带上了嘲弄的意味:

    “是,你是成功将他们都杀死了,也夺得了大量的物资。但是你两次濒临死亡边缘,甚至差点被阴间邪物入主,还断掉了自己的一条手臂……不是剧情人物救你,你觉得自己能走多远?”

    不等唐居易说话,兔子男直接抬手虚压一下,示意他不要出声:

    “不是我出手,你已经彻底死在了那一场普通级别的任务之中,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散……而现在虽然你还活着,能够跟我坐在桌前交流,但是也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唐居易的脸色微微一变:

    “代价?”

    兔子男靠着椅背向后倾斜,一副嘲笑的姿态:

    “你该不会认为,死而复生会是一件无需付出的事吧?”

    摇了摇头,兔子男接着叙述道:

    “为了欺骗超维度,我抹除了你在现实世界中所存在过的痕迹,而你的性命,也正式归为了我的所有物。在你还清这笔帐之前,你的生与死,只看我一个念头而已。“

    啪,兔子男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光亮便骤然消散。

    坠入深渊的失重感将唐居易笼罩,无边的阴冷和寂静也在疯狂地侵蚀他的理智,只是短短一瞬,他便险些理智崩溃。

    啪,又是一个响指,唐居易重新恢复了视野,仍旧是坐在桌前。

    “呼……哈……“

    唐居易大汗淋漓,止不住地喘着粗气,心有余悸,浑身都在颤栗着。

    兔子男托着下巴看着唐居易,重新回归了当初那种笑嘻嘻的语气:

    “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唐居易低着脑袋喘息着,半晌之后才艰难地抬起头道:

    “明白……但是抹除了我存在过的痕迹……是什么意思?“

    兔子男却并没有正面回答:

    “等你回归了现实世界,自然就明白了。“

    见对方避而不谈,唐居易也是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兔子男伸手招来了一杯暗红色的饮品,自顾自地品味着,同样也没有言语。

    过了不知多久,唐居易才低声说道:

    “我有几个问题,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得上来。“

    兔子男动作一顿。

    “之前上的那个叫温未识的女人说过,将会用普通难度的团队任务来增强我们几个新人之间的默契,这也就意味着普通难度的任务应当是颇为安全的那一类。“

    唐居易仍旧低着头,但是语气却是有些变化。

    “但是,我意外地发现,这一次‘功夫‘中的任务奖励比起我在柳氏山庄中的任务奖励要丰厚了不知多少……当初我险些死亡才封印鬼魂,得到了500维度点数,但是在这一次任务中却只是一个小阶段的奖励……”

    兔子男缓缓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唐居易此时也是抬起了头,面色平静:

    “柳氏山庄的难度,我可不觉得它称得上是普通……你说呢?”

    兔子男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唐居易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不过这些呢也不是很重要,可能只是单纯地因为第二次任务会提高奖励而已……不过,那个一剑杀死了我的刘神医说的话却是很耐人寻味……他曾说‘阳间的人,不该和阴间的邪祟来往’,这也就意味着,在那个维度世界内,能满足这个条件并触发即死剧情的人也只有我而已……”

    唐居易笑了笑,接着说道:

    “这整个‘功夫’维度世界都很诡异,不觉得吗?它一反之前需要谨慎行事,步步为营来谋得生路的模式,变成了一个似乎只要混混日子便能完成任务获得奖励的无脑关卡……如果我没记错,从最开始在你的游乐场中的游戏里就在贯彻这一点——。但是这个维度任务却是高收益,低风险……虽然里面的人物武力值都高的离谱,可是需要和他们交手的场面却是少之又少……”

    一边说着,唐居易一边掏出了一根弯曲的汤匙,脸上的笑容渐渐带上了不善的意味:

    “而这个东西的出现,让我一下子有了很严重的疑虑……为什么刚好在这个维度世界内会有着通往所谓的入口,可以让某个人将他想要送来的东西成功送来呢?”

    “你说,会不会是某个王八蛋,将我带到了一个我本不应该去往的维度世界,并试图用轻松的难度和大量的奖励麻痹我,又设下了一个专门针对着我的陷阱,并且将我的失误完美地归结于了‘大意自负’……”

    “而他不仅可以达成某个不知名的目的,甚至还能顺理成章地将我的性命变成他的囊中之物,毕竟,是吧?”

    紧攥着拳头的唐居易凝视着兔子男面具后的双眼,问出了最后一句话:

    “你觉得呢?”

    兔子男和唐居易对视着,眼眸中满是耐人寻味。

    最终,他还是充满着恶趣味地笑了起来:

    “所以说啊,唐居易先生……太过聪明的话可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它往往会招致怒火和仇恨

    ……你觉得呢?”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