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锋自然看得了皇甫台的挑衅,但是他并不在意。他的目光落在了薛佳慧的脸上,他注意到,薛佳慧的眼睛有些红肿,很显然,刚才她似乎哭了。

    秦锋的眉头微微皱起,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很是槽糕。

    如果要说他不喜欢薛佳慧吧,他自然为的确不喜欢,因为自始至终,他一直都是把薛佳慧当做妹妹看待。而且,自从在学校里看过唐菲菲的那场演讲之后,他的内心深处已经深深的烙印下了唐菲菲的影子,那是他第一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他认为,自己最喜欢的人是唐菲菲。

    但是为什么,此时此刻,看着薛佳慧要和皇甫台订婚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有些痛呢?

    就在此时,女主持人笑着说道:“现在,请皇甫台先生和薛佳慧女士面对面的站好。”

    皇甫台满脸笑容的走到薛佳慧的面前,双眼满是柔情的望着薛佳慧。

    薛佳慧十分机械的随着主持人的声音转过身体,看到近在咫尺的皇甫台那张犹如菊花一般绽放的笑脸,她立刻感觉到心中升起无限的恶心,她很想吐。但是,她在忍着。

    这时,男女主持人分别把一枚戒指盒递给两人,然后男主持人大声说道:“各位,大家看到了吗?今天晚上的这二位,男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才华横溢,女的天生丽质、风华绝代、魅力倾城,当真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现场立刻掌声一片。

    台下,薛振强与皇甫台的父亲皇甫坤两人相视一笑,两只老狐狸都不简单,但是他们知道,今天这场订婚宴之后,他们两家所拥有的那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肯定又会直接涨停板了!

    此时此刻,舞台中央,男主持人手拿话筒满脸笑容的说了一大堆祝福词之后,看向皇甫台说道:“皇甫台先生,您愿意娶薛佳慧女士为妻吗?”

    皇甫台满脸柔情蜜意的看向薛佳慧十分深情的说道:“我愿意。”

    随后,皇甫台单膝跪地,手捧鲜花,深情表白道:“薛佳慧,我这一生,别无他想,惟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一世,我别无他求,只愿得你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如果说婚姻是围城,那么我愿意为你营造城中最奢华的宫殿。

    如果说婚姻是坟墓,那么我愿意与你变身彩蝶羽化为仙。

    薛佳慧,嫁给我吧,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皇甫台说完,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所有人全都充满期待的望着薛佳慧。

    今天的薛佳慧身穿一身浅红色晚礼服,艳冠群芳,不管是那一张俊俏的瓜子脸还是旗袍下修长笔直洁白的玉腿,都完美无瑕。

    只是此时此刻,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欢喜之意,眼神冰冷,脸色铁青。

    皇甫台早就看出了薛佳慧根本不喜欢自己,但是他并不在乎,因为他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皇甫台悄然关上话筒开关,压低了声音说道:“薛佳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这次联姻是我们两大集团之间的联姻,这是一场双赢的合作,希望你不要任性,这场婚礼,可是你父亲主动提起的。你可不要坏了他的事。”

    说话之中,皇甫台言辞软中带硬,英俊潇洒的面庞上,眼神中多了一丝淡淡的威胁之意。

    薛佳慧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看了一眼距离自己不远满脸幸福的父亲,

    从皇甫台手中接过话筒,打开了电源开关。

    皇甫台看到薛佳慧的表情,便知道她应该是屈服了。因为他可是听说了,平时的薛佳慧虽然性格泼辣刁蛮,但却是一个十分孝顺的孩子,很少忤逆薛振强的意思。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薛佳慧突然大声的说道:“皇甫台,就算是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你这唯一的男人了,我也绝对不会嫁给你的。你死心吧。因为我喜欢的人是秦锋!除了秦锋,我谁也不嫁。”

    说完,薛佳慧突然拿起话筒狠狠的砸向皇甫台。

    皇甫台连忙闪躲。趁着这个机会,薛佳慧迈着小碎步快速下了舞台,来到了秦锋的身边,抬起头来双眼充满骄傲的看向秦锋说道:“秦锋,我今天晚上,为了你,我抛弃了全世界,你敢帮我拦下后面所有的困难吗?”

    秦锋望着台上经过混乱之后已经恢复平静,正双眼喷火向着这边走过来的皇甫台,望着四面八方正在围过来的众人,他傲然的挺直了腰杆,微微一笑,说道:“薛佳慧,为了你,就算要与全世界为敌,我秦锋无怨无悔!因为我当初欠你一个承诺!”

    薛佳慧听闻此言,双眼中已经泪水涟涟。

    想当初,她苦苦追求了秦锋两年,最终秦锋拒绝了她。但是,秦锋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当时秦锋告诉她,他秦锋虽然无法用感情来回馈她薛佳慧这片柔情,但是,他愿意给薛佳慧一个承诺,那就是不管任何时候,只要薛佳慧求他,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帮助他,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现在,薛佳慧人生之中第一次跟秦锋提出了帮助的请求,秦锋没有丝毫的犹豫,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因为他是一个男人!

    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

    哪怕对面有千军万马,秦锋也敢横刀立马,守护佳人!

    秦锋拉住薛佳慧的手,让她站在自己的身后,直接伸手拦住了满眼喷火冲过来的皇甫台!

    皇甫台充满怨毒的盯着秦锋说道:“秦锋,你想找死吗?”

    秦锋淡淡的说道:“皇甫台,现在是法治社会,难道你想动粗吗?”

    皇甫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对秦锋动粗。

    但是,当他抬起头来看到秦锋那明显高出他半个头的个头,看到秦锋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写满的刚毅和彪悍,看到秦锋胳膊上露出的累累肌肉,他有些萎缩了。

    只有近距离站在秦锋面前的时候,他才能感受到此时此刻秦锋身上那种汹涌澎湃的爆发力。

    尤其是之前,他伸手抓住秦锋衣领的时候,秦锋只是轻轻碰了他一下,他就几乎失去了对自己双臂的控制,这让他感受到了空前的危机。

    心中犹豫了一下,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满脸焦虑冲过来的薛振强。皇甫台立刻心中一动,充满不屑的看了秦锋一眼,转而看向薛振强说道:“薛总,今天的这个场面我真是没有想到啊,该不会今天的事情,是你们父女逗着我们皇甫家族玩呢吧?你这是想要让我们皇甫家族丢人现眼吗?”

    薛振强此刻已经满头大汗,走过来之后,他连忙充满歉意的向着皇甫台拱拱手说道:“皇甫总裁,非常抱歉,我没有想到佳慧今天这么不懂事,你稍等片刻,我这就教训她。”

    说着,薛振强满脸怒火的看向薛佳慧说道:“佳慧,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谈好了吗?你赶快上台和皇甫台完成订婚仪式。”

    薛佳慧看着薛振强,眼神中写满失望,等薛振强说完之后,薛佳慧声音悲泣的说道:“爸,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你所谓的家族荣誉,让我嫁给皇甫台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吗?难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薛振强当然知道,但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个时候,在薛振强身后,薛振强的亲弟弟、薛佳慧的二叔声音冰冷的说道:“薛佳慧,你是我们薛家的女儿,你应该清楚,我们家族利益大于一切,而且皇甫家族在我们河西省也算是名门望族,皇甫台又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很多人想要嫁给他他都不会要呢。你能嫁给他,那是你的荣幸!”

    薛佳慧一直看二叔不顺眼,所以,此时此刻,他也毫不客气,说道:“二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是不是你认为把我嫁出去,薛氏家族的继承人就变成你儿子薛宝林了,别以为你们父子那满肚子的坏水我啥都不知道!”

    薛振刚闻听此言,气得火冒三丈,直接挥手一个巴掌向着薛佳慧打了过去。

    但他的手还没有靠近薛佳慧,便停在了空中,秦锋抓住薛振刚的手往回一推,薛振刚向后退了几步之后这才被后面的人给扶住。

    薛振刚怒视着秦锋。

    秦锋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此刻,薛佳慧是我的朋友,在我面前,没有人可以欺负她!谁都不行!”

    薛振刚怒声说道:“我是他二叔!”

    秦锋冷冷的说道:“就算你是他爸都不行!”

    说话之间,秦锋的目光看向薛振强说道:“薛总,我知道你是公司的董事长,你做出的决策肯定有你的考虑,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女儿要嫁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薛振强脸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认识秦锋,是从陈久昌告诉秦锋和薛佳慧的关系开始的。但是真正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秦锋在上次弘泰集团那个项目中,为了自证清白,参加公司董事会与诸葛强舌战群儒的彪悍和气魄。

    从那次事件中,他基本上可以确定,秦锋进入薛氏集团绝对是有所图谋的。不过那个时候,他依然没有把秦锋放在眼中。以他的阅历,秦锋就是孙悟空,再怎么折腾,也翻不出他这个如来佛的手掌心!

    但是到了今天,当他看到秦锋为了自己的女儿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硬抗整个薛氏家族和皇甫家族这些商界巨头的时候,他才真正的重视起秦锋来。

    薛振强冷笑着说道:“秦锋,你认为,我薛振强混迹商场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你的眼光高明不成?难道我不知道皇甫台是什么样的人吗?”

    这句话可是一语双关,既是说给秦锋听的,也是说给皇甫台听的,甚至是说给薛佳慧听的。与此同时,他也给秦锋设置了一个陷阱。

    如果秦锋承认他不如薛振强,那么他就没有资格再继续拦在这里,阻止他薛振强带走自己的女儿了。

    如果秦锋非得说薛振强不如他秦锋,那么现场有人会相信吗?而且秦锋是他薛氏集团手下的员工,在公司层次上,他秦锋一个小小的员工,难道还敢挑衅董事长的权威不成?

    所以,秦锋不管怎么样回到都是错的。

    这是一个天大的陷阱。

    能够进入今天这个大厅的人,全都是各界的精英和大佬,就算是那些交际花也绝对等闲之辈,薛振强的这句话的分量之重很多人全都听出来了。所有人全都看着秦锋这个突兀的杀出来的年轻人。

    此刻,在最顶级的vip贵宾室内,祥云集团董事长唐云涛和女儿唐菲菲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现场的视频画面,唐云涛笑着看向唐菲菲说道:“菲菲,对于今天的这场闹剧,你怎么看?”

    唐菲菲只是淡淡的说道:“薛振强这个老狐狸平时最喜欢算计人,但是他千算万算,就是错算了他的女儿薛佳慧。因为她太不了解薛佳慧的性格了。她从小就是那种宁折不弯的主。虽然薛佳慧很孝顺,但是她有她的原则和坚持。薛振强想要采取这种突袭的方式逼着薛佳慧默认了这段婚姻,这是不可能得逞的。

    至于皇甫家族的皇甫台吗,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精,一旦两家联姻,他们皇甫家族和薛氏家族联合起来,资源整合之下,还真的有可能压过咱们唐家,成为河西省商界的巨无霸。但是,皇甫台同样错算了薛佳慧。

    不过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啊,简直就是一个愣头青,一个没有任何来历的家伙竟然胆敢搅入这两大家族的联姻大戏之中,而且扮演的居然还是搅局者的角色,这家伙的结局我估计会非常可悲,毕竟,在整个北安市,乃至整个河西省,就算是我们唐家也不敢轻易同时得罪这两大家族。而老爸你把今天第一个项目安排给他们两家的目的,表面上看应该也是为了拉拢和安抚他们吧。”

    唐云涛微微一笑,说道:“菲菲,你没有把话说完啊,你只说了我的表面目的,后面的话是什么?”

    唐菲菲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老爸你应该已经预测到,薛佳慧应该不会同意今天的这场婚姻。所以,你的真正目的表面上是通过让出这个出风头的机会给他们,实际上,你是想要通过这次订婚仪式来分裂他们两家。

    因为只要订婚仪式失败了,那么随之而来的必定是薛家和皇甫家族之间的决裂和对抗。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两家在彼此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谁还敢得罪我们唐家,甚至他们都得对我们唐家礼让三分。如此一来,我们唐家依然是河西省商家的翘楚!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我们一定可以成为河西省商界的老大!”

    唐菲菲表情平静的说完之后,唐云涛的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对他而言,他这一生最骄傲的就是培养了这么一个才华超众的女儿。年仅22岁就从哈弗毕业,25岁就成长为公司的总裁,她的智慧、她的能力远超同辈。

    这时,唐云涛笑着说道:“菲菲,你说这个秦锋能否躲过薛振强这只老狐狸设置的陷阱呢?”

    唐菲菲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的。就他这样的愣头青怎么可能……”

    唐菲菲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现场已经见了分晓,唐菲菲呆住了。

    此刻,舞台之下,秦锋听薛振强说完之后,他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薛总,要说在职场上用人识人,我不如您,但是要说望闻问切,看病救人,您不如我。

    薛总,恕我直言,你知道吗?这个叫皇甫台的男人面黑无泽,声低无力,这明显是肾虚之兆,乃房事过度所致。”

    说道此处,秦锋转头看向皇甫台说道:“皇甫台,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虽然和你发生关系的女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怀孕过,原因很简单,你应该没有成年就开始胡搞了,现在,你的肾水已经枯竭,要想让女人怀孕,没有顶级中医专家帮你调理身体,恐怕从今往后,你终身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说完之后,秦锋又看向薛振强说道:“薛总,您要让薛佳慧嫁给一个这样一个如此虚伪、如此无耻的男人,她会幸福吗?”

    秦锋说完,现场先是一片安静,随即便爆发出一阵哄笑之声,随后,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对于皇甫台平时的作风大家都是有所了解的,皇甫台的好色是圈内人都知道的。但是谁也没有听说皇甫台让那个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怀孕的事情。

    以前大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今天听完秦锋的解释,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皇甫台听完之后,已经被气得七窍生烟,双眼中望着秦锋,眼神之中满是杀气,他恨不得心中就立刻灭了秦锋。

    薛振强傻眼了。皇甫坤也傻眼了。就连薛佳慧和唐菲菲、唐云涛等人也全都傻眼了。

    现场的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薛佳慧默默的拉住秦锋的手,她有一种预感,此时此刻,一场滔天的风暴正在缓缓酝酿着,而秦锋,就是这场风暴的中心。

    薛佳慧双眼中流露出坚定神色,凑到秦锋耳边低声温柔的说道:“秦锋,哪怕前方海浪滔天,我薛佳慧今生今世都会和你站住一起!不离不弃!”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