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声

    -----“心的天空”

    走着走着,心间突然碧玉般地亮丽,通透而灵光;

    身体轻盈而柔软,似乎完全释去了往昔的沉重而繁杂.......

    小草在轻轻地跳动,柳枝在脉脉地荡漾,

    江河在悄悄地融化,山川在静静地喘息;

    万籁俱静后的涌动,带着一股新新的力量在慢慢复苏......

    过去了,过去了,

    白昼过去了,黑夜也会过去,

    朝霞过去了,夕阳也会过去,

    暮雨过去了,彩虹也会过去,

    没有任何可以为之能停留的,过不去的只能是自己。

    自己为自己而停留,为自己的心而停留,

    每一道过不去的坎均是自己设立的道道心坎。

    来了来了,

    繁枝縁叶来了,秀色缤纷也来了,

    娟娟细流来了,暖暖酥风也来了,

    布谷声鸣来了,花香似景也来了,

    面对自然,?没有任何能为之抗拒,

    抗拒的只能是内心的虚弱。

    每一份来于自然的礼物,不论是“人事”还是“事事”

    都在考量着我们的内心,是否有力道、容量而容之、处之。

    远离一些欲望,远离一些繁杂,简简单单地与自然亲和,

    也就有了沉静而明朗的天空!!

    京城风家别墅的花园里,枯木已经长出了点点绿芽,宛如翠玉般的丝带飘浮在春风中,一个身穿居家粉红色长裙的女子站在别墅花园内,放声朗读着上面的诗篇。

    别墅餐厅内,有仨人正准备用早餐,“风琪又开始诗性大发了,发什么神经,昨晚是不是没有睡觉,一整夜的,怕是想破脑袋,就写了这篇感想?”

    说话的人是个近五十岁上下的中老年妇人,她似乎有点不耐烦了,言语上稍带些刻薄,用眼睛瞅了瞅餐桌上的另俩男士。

    餐桌上另俩男士正在认真仔细地听着屋外女声的诗篇朗读,没有理会说话的中老年妇人。

    “爸、哥,刚才我那篇诗写的怎么样?昨天我们同学约着去春游,很长时间没有与同学在一起了,玩得非常开心,回到家我还一直激动着,所以就写了刚刚朗读的文章,我把它取名为‘春之声---心的天空’,哈哈.....爸、哥,我很满意的”。

    风琪一进门就对着爸爸风树,哥哥风楠叽叽喳喳地说了一通,也不管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嗯、哼,大小姐,别激动了,要吃早餐了,我们都还饿着了,怎么有时间、精力欣赏大小姐你的大作呢?”

    餐桌上那个中老年妇女用鼻子哼出两个音来,连讽刺带挖苦地,对着风琪瞅了瞅眼,看那妇人,眉头拧着,嘴角抿着,满是嫌弃的瞅了风琪。

    “郝姨,你来了,你们赶紧吃早餐,要不饿着郝姨了,就是我的罪过啦,哈哈.....”。

    风琪这话说的没心没肺,但又不失体统,那叫郝姨的妇人再次用眼瞪了瞪风琪,“老风,你也不管管,那么大的姑娘了,也不知道矜持一些,马上要嫁人的人啦,像这样下去,怎么嫁人?谁敢娶你?”

    中老年妇人似乎于风琪相克啊,是一点面子都不与风琪留。

    中老年妇人名唤郝雨梅。

    郝家是风家的故交,风家现任掌门人名唤风树,风树现年五十有三,膝下无儿无女,在一次车祸事中,风楠、风琪的父母死去,只留下小兄妹俩,当年风楠七岁,风琪三岁,正巧风树路过,可怜小兄妹俩,当场就收养了风楠、风琪俩兄妹,并把兄妹俩抚养成人,至今,风树也把风楠、风琪视为已出,风楠、风琪也把风树视为亲生父亲看待,风楠经常对风琪说的一句话就是“养恩大于生恩”。

    郝雨梅一直盼望着与风树结婚,生自己的孩子,但是风树直到现在也没有娶他的意思,她就把风树不娶她的原因,归于风树收养了风楠、风琪,所以她一直不待见风楠、风琪俩兄妹。

    而且她家与风家也算到上是故交,所以,她认为,与风树生活在一起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虽然没有结婚,也不妨碍她进出风家。

    但是风树却不同意郝雨梅随便进出风家,原因在于,不论收不收养孩子,郝雨梅只是郝家的一员,还没有到她可以随便出入别人家里的关系,后来,郝雨梅又打着照顾小兄妹俩的原由,要进入风家,但仍被风树拒绝了

    “琪琪长大了,也会了发感想了,嗯,写的不错,有些意境,借春天来舒发情感,而且诗里面还带着哲理,说明,琪琪已经会用脑子想人生啦,很好,继续努力”。

    作为家长的风树,一开口就直接肯定自家姑娘的诗篇,也没有看郝雨梅的脸色,风树对郝雨梅不冷不热,虽不欢迎郝雨梅来家里,但来了总不能把人扔出去吧。

    “琪琪吃早餐了,你的诗写的不错,以后有什么打算?”作为哥哥的风楠,很关心妹妹的未来。

    “什么打算,姑娘中看不中留的,风琪迟早都是要嫁人的,现在已经过二十四岁啦,对了,我有一个朋友的侄子,今年二十九岁,正好与风琪相配,改天约了见见面,要是合适的话,这订下来,也好准备婚事”。

    郝雨梅就像家长一样的,要为风琪决定婚事,这时,风琪不乐意了,先不说郝雨梅与她没有什么关系,那怕郝家与风家是故交,但也不能随便就决定她的婚姻大事啊。

    “谢谢郝姨的关心,介绍对象就不辛苦郝姨了,我已经有对象了,改天就带回家里来,让大家认识认识”。

    风琪知道一定不能让郝雨梅插手自己的事,她也相信,爸爸也不会要郝雨梅干预风家的事,所以就干脆承认自己有对象了,难不成,你还要棒打鸳鸯。

    “琪琪啊,既然处对象了,那就带回家里来,我们也认识认识,啊”。

    风树也不知道这小妮子的话有几分真假,不过,他是十分反感郝雨梅手伸得太长,风家的事如何能让外人来作主了,所以就顺随风琪的话往下走。

    风楠没什么态度,只要妹妹喜欢怎么着都行,即使现在只是敷衍郝雨梅的,也不错,反正不能让那个中老年妇人来干预妹妹的事。

    郝雨梅见人家父亲都没有反对,哥哥虽然没有态度,也不是明摆着吗?她再一次体会到了在风家的挫败。

    吃完早餐,风楠去了“黑风”三人组办公室,也算是上班去了,他不想面对郝雨梅,总觉得这个女人的心没长正。

    风琪吃好了早餐,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已经想好了,她才不要到风家的企业里去工作的,那样多别扭了,在自家的公司上班,碰到的都是熟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遇着事情还不好处理,所以,她决定作一个自由撰稿人,她要走偏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写尽我们国家的大好河山,然后相遇一份爱情,哈哈.....这才是她想要的人生。

    风琪一想到“相遇一份爱情”,心里浮现出了一个人影,那次星巴克咖啡店分离后,就再也没有那男人的消息,只知道人家叫景鹏,联系电话啊,微信啊,都没留下,现在也不知道去哪寻他?唉,但愿还有缘相遇。

    风家别墅客厅里,只剩下郝雨梅一个了,风树去了公司上班了,也没有理会郝雨梅,郝雨梅独自一人待在别人家里,看看四周,觉得无趣,提起包想走,最终还是没有迈出步子。

    这么多年她一直惦记着风树,也一直未嫁,在她看来,是块石头,凭她这么几年的付出,也可以捂热了,现在这种情形,看样子,风树还是忘不掉那个女人。

    郝雨梅眼中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恨意,那女人有什么好的,一副清纯的样子,还不是装出来的,要不是当初,生拖活拉地把风树关在郝家,风树早跟那女人双宿双飞了。

    她也知道,直到现如今,风树也没有原谅她当初的行力,但她不后悔,虽然没有与风树成为夫妻,但这么多年,还不是与风树变相的在一起了,至于那女人,一直也没有来找过风树,呵呵,那个女人,介于她当初的行为,可能早就恨死风树了。

    可是,这么些年,那女人还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是活着?还是死了?

    想当年,风家与郝家是生意上伙伴,其实定义风家与郝家是“故交”有点不切实际,两家的关系更准确的是,生意合作伙伴,是利益关系使两家才联系在一起的。

    那时候的郝雨梅也是青春年少,清丽佳人,郝家小姐的身份,有多少青年才俊在她身边,可她却喜欢上了风树,一直到现在,任凭多少人相欠,她都没有回头,就希望哪一天,风树能回心转意,与她携手一生,哪怕是风树收养了俩孩子,她都没有灰心过,像今天的情形,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也知道不会是最后一次,可她就是放不下,隔三差五地到风家来,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了。

    想到这里,郝雨梅觉得那女人最好是死了,那样任凭风树怎么地,总不能跟死人在一起吧,只要她继续努力,即使不能与风树成为夫妻,像现在这样也好啊,她一向认为她的要求不高。

    郝雨梅最大的悲哀在于,她以她的执着去度量别人的坚守......

    **********

    依尘、小柯自从哪天遇险回来后,就被沈宇沫下令进行反省,沈宇沫可从部队下来的,一贯讲究纪律严明,所以,近期俩丫头在沈家小别墅里猫着,哪也不敢去,既老实,听话,又乖巧,完全是在修炼淑女名媛内功。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