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在后面看着“文昌馆”里的情况,看到欧阳尔曼要拿依尘做出气口,为依尘捏着一把汗。

    “小姑娘你会不会茶艺啊?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啦,赶紧出去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叶学智听到欧阳尔曼说出这番话来,真觉得丢脸,欧阳大小姐啊,你也不睁开眼睛看看人家小姑娘的满身的气派,还有小姑娘身上的装备,会是一个普通姑娘吗?

    到时别被人家说你欧阳大小姐没文化,也不好好看看,这个院子取名为“文昌馆”,难道客栈会随便让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姑娘来这里?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俩位是欧阳尔曼小姐与叶学智先生吧”,此时,景彤作为总经理站了出来,她不能让客人间发生矛盾,也不能让欧阳尔曼再嚣张下去。

    “小姐就是客栈总经理景彤了吧?真是年轻有为啊,是,我们就是”,叶学智赶紧替欧阳尔曼回答人家客栈总经理的问话,“如果欧阳小姐觉得‘文昌馆’不对欧阳小姐口味,请欧阳小姐到客栈附楼,那里还有为客人准备了好些娱乐设施”,景彤这样说是很妥帖的,作为一客人,你可去你认为舒服的地方,不用在这里妨碍别人。

    “你是总经理吧?你们客栈真是稀奇了,一个泡茶的小丫头,能有我们客人重要吗?难道连说都说不得啦?今天我就要教教你如何管理企业”,欧阳尔曼真是来劲了,还与人家抬起杠来了。

    殷莫阳越来越看不下去了,这个姓欧阳的,也太无理了吧,就她这样子,还教人家如何管理企业?“欧阳小姐,大道通天,各走一方,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刚才景总已经说过了,你可以选择你认为舒服的地方去,何必扫了别人的兴呢?”

    欧阳尔曼看着对自己说话的男人,这男人很像一个人,真的很像,就在欧阳尔曼愣神的功夫,叶学智也看清了殷莫阳的真容,眼面前的男人很像陆子爵,跟陆子爵有关系吗?

    “欧阳小姐,咱们走吧”,叶学智觉得还是把表妹尽快带出这个地方,“为什么要走,他们能来,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啦,泡茶的小丫头给我来一杯茶,我到要看看,你会不会泡茶?”欧阳尔曼还就赖在“文昌馆”啦。

    依尘就像没有看到欧阳乐曼似的,根本没有给她斟茶的意思,欧阳尔曼看泡茶的小丫头不仅不给自己茶,还不理会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听到没,泡茶的,我要一杯茶”,好嘛,欧阳尔曼连她最起码的风度都不要了。

    “识君者方可共饮!”依尘不动声色的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

    “尘儿,陆子爵到了,已经进门了”,小柯也不知道陆子爵是从何处突然冒出来的,一眨眼的功夫,陆子爵就已经进到了“文昌馆”的屋内了,而且刚好听到依尘说的“识君者方可共饮”这句话。

    依尘听到小柯传来的急促的话,马上站起身来,“尘妹妹,不用怕,我们自己喝得高兴就行”,殷莫阳以为依尘是为了欧阳尔曼所以要走的,“阳哥哥,秦姐姐,你们慢慢聊,我下班了”,依尘话音未落,陆子爵就已经走了进来,同时,依尘也闪身从身后的小角门出去了。

    陆子爵一进门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好一句“识君者方可共饮”,就是小丫头的风格,陆子爵往声音方向一看,一个倩影一闪而过,陆子爵马上就追到了小角门处,并进了小角门,可是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陆子爵虽然没有看见人,但那熟悉的气息就在附近,陆子爵观察着小角门里面的小天井,不得不说真是个好地方,也是一正房两厢房,很适合女孩子居住,看来这里就是小丫头的藏身之处啦,陆子爵环顾了四周,就转身出了小天井,再次来到外屋依尘的茶台旁。

    其实依尘就躲在小院的小隔间里,距离陆子爵只一尺之遥,依尘在小隔间内都能听到陆子爵的呼吸声,依尘就站在小隔间里一动不动,生怕一动就会被陆子爵发现,待陆子爵出去后,依尘在确认没人时,才从小隔间内出来,回到了她与小柯的办公室里。

    陆子爵回到厅里,一眼就看到了摆在茶台上的小扇子,此刻,殷莫阳也发现了尘妹妹临走时遗忘在茶台上的小扇子,殷莫阳看到刚来的男人一进门就冲着尘妹妹去了,尘妹妹闪进了内屋,这个男人也紧跟着就进去了,显然没有找到尘妹妹,殷莫阳此时有些迷糊了,看来,尘妹妹真是不同寻常,不止有秘密,还有故事。

    殷莫阳注意到,进来的男人再回到茶厅的时候,就看到了茶台上的小扇子,殷莫阳马上意识到,这男人要拿走尘妹妹的扇子,所以,他与陆子爵同时伸手到茶台上,还是陆子爵手快半拍,比殷莫阳之前拿到了依尘的扇子。

    “陆大哥,你也来‘文昌馆’啦,请坐”景彤看到陆子爵进来,这一瞬间的功夫,依尘闪人走了,阳哥哥与陆大哥还同时抢尘丫儿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爵哥哥,原来你也在‘莲舍客栈’,真是太好啦,我也正巧在客栈,爵哥哥,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欧阳尔曼看到陆子爵,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这么好的机会哪能放过。

    叶学智看到欧阳尔曼的行为,差点没背过气去,心里很是别扭,晚上不是已经约了宁听雪了嘛,现在看到人家陆子爵又扑上去了,真不知羞耻,叶学智就杵在原地看着欧阳大小姐继续表演。

    陆子爵就像欧阳尔曼不存在似的,礼貌的对着景彤轻轻一笑,“彤彤姑娘,又打扰了,刚才恰巧路过‘文昌馆’门口,见门开着,就顺道进来了,没想到这里还很热闹?”陆子爵对景彤客气完了以后,马上转身打量着殷莫阳。

    欧阳尔曼见陆子爵不理会自己,还冲着叫景彤的女人微笑,马上,她就把眼睛放在了景彤身上了,哦,不就是客栈一个总经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总经理,说好听点是高管,说不好听点就是一打工的,只是刚才这总经理叫她的“爵哥哥”什么来着?叫“陆大哥”,她凭什么叫“陆大哥”,欧阳尔曼看着景彤的脸越来越黑,就差把景彤生撕了。

    陆子爵从进来到现在,除了与景彤打过声招呼外,就没有理会任何人,但是,当殷莫阳与他抢扇子的时候,他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也是不同凡响的,他抬眼看了一眼殷莫阳,这一看不要紧,面前男人的这张脸是如此的熟悉。

    殷莫阳也看着面前男人的脸,这张脸不就是他上次追踪到“莲愿山水”的男人吗?s市招商酒会上,眼前这男人喝到殷莫曦放过东西的饮料,他是注意到的,所以他一直跟到了“莲愿山水”,先前没有近距离细看,现在近在眼前,这男人刚才景彤叫他“陆大哥”,姓陆的也是用很奇妙的目光望自己,殷莫阳看着陆子爵的脸,心里变得复杂了。

    “陆大哥,这位也是我们客栈的客人,叫殷莫阳,这位夫人是他的嫂子,叫秦勤”,景彤看到陆子爵与殷莫阳俩人相互对望着,彼此都不相让,赶紧站出来为俩人做了介绍。

    “哦,原来是陆兄啊,幸会,我是殷莫阳,这位是我大嫂,秦勤,同住一地,相互关照”,殷莫阳没有再与陆子爵对峙,他发现陆子爵身上有强大的气场,那气场是他不能比拟的,识时务者为俊杰,退一步海阔天空,殷莫阳帅先打破了沉寂。

    陆子爵嘴微微上扬,“殷兄弟,幸会”,随后伸出手要与殷莫阳握手,这对陆子爵来说可是破天荒的行为,陆子爵是几乎不主动与陌生人握手的,也不知为何?见到殷莫阳他会不由自主的伸手与之相握。

    同样,殷莫阳也是一个不会主动与陌生人握手之人,但还是赶紧握住了陆子爵主动伸过来的手,俩人再次近距离对视。

    “陆兄,这把扇子是刚才那位小妹妹的,还是还与她吧?”殷莫阳看着陆子爵拿着尘妹妹东西,觉得一个女孩子的东西还是不要由一个男人收着比较好,所以,让陆子爵把扇子还回去。

    陆子爵听到殷莫阳叫小丫头“小妹妹”,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哼,看来小丫头很受欢迎啊?那可不行,有必要给小丫头一点教训,让她知道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资格叫她“小妹妹”的,陆子爵开始在心里计较了,呵呵。

    陆子爵手里拿着扇子,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殷莫阳,殷莫阳被陆子爵看得莫名其妙,陆子爵顺手把扇子打开一看,首先落入眼睑的是“依尘”二字,怎么又是“依尘”的作品?“依尘”到底是谁?“依尘”与小丫头是何关系?

    “殷兄弟,这把扇子你看到过吗?”,陆子爵观察着殷莫阳的面部表情,“内容没有看过,只是一进来,看到尘妹妹拿着玩耍,应该是尘妹妹的随身物品吧?”殷莫阳看陆子爵一个大男人,拿着人家小姑娘的物件番来复去的看,很是奇怪。

    “是的,这把扇子是尘姑娘的随身物品,陆大哥交由我保管吧,我一定交还予尘姑娘”,景彤赶紧向陆子爵讨回依尘的扇子。

    “殷兄弟,彤彤姑娘,二位的好意,子爵心领了,尘妹妹的物件我自会亲自归还”,陆子爵很自然的说出这一句,但是,现场各位反应就大相径庭了。

    秦勤很吃惊的带着认真的态度看着陆子爵,心想,难不成,陆先生认识尘妹妹,但看俩的年纪,相差有些大啊,陆先生拿着一个姑娘的物品是何居心?

    殷莫阳与景彤很默契的相互一望,殷莫阳从刚才陆子爵进到屋内的情形来看,陆兄一定认识尘妹妹,他一开始就是冲着尘妹妹来的,可这把扇子如何是好?

    “这样吧,陆大哥,尘姑娘的扇子就先寄存在陆大哥这里,等哪天遇着了,再在一起品茶聊天,把扇子还给尘姑娘,可好?”殷莫阳听到景彤这般话,冲着景彤点了点头,还别说,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能把突发事件处理到如此水平,也算不错了,殷莫阳对景彤又刮目相看了一番。百看花丛自爱莲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